我那熱心又雞婆的男性好友小P,以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為己任,尤其急著把我這個老女人推銷出去。彷彿我一天不嫁,他就一天放心不下。

就在我MBA畢業前半年,小P把他的高中同學介紹給我。剛開始我們分處地球的兩端,只能靠MSN搭起友誼的橋樑。我在相親對象的要求下,傳了幾張童叟無欺絕無修片的生活照供他參考。我很少跟陌生人網上聊天,但當時正值春假,閒著也是閒著,就陪他老兄瞎扯淡了三晚。

小P的高中同學可能是孤家寡人在異地工作太寂寞了,很想定下來。第一次聊天是基本寒暄,挺愉快的,我甚至有點捨不得下線,想說賺死了,一定是壽司家祖先有保佑,否則這條件超優的陽光好男人哪輪得到老娘。第二次,我就懷疑他手上握有一只XX婚友社出版的「一百個問題發現你的真命天女」,在閒聊中小心翼翼地穿插提問,每答對一題就打一個勾。清單中題目包括 :

「妳偏好男友以什麼造型跟妳出去約會?」
(掛滿金鍊子的黑人饒舌歌手造型,金鍊子都歸我)

「妳想生幾個小孩?」
(還沒想過,養的起就兩個吧)

「我希望我家以後的裝潢是簡約大地色系的,妳覺得呢?」
(你家窗簾要螢光粉紅的,也不關我屁事吧)

「妳介意男友有點肉嗎?」
(男人當然不要太胖,但我前男友綽號是「小胖」,我妹叫我「豬豬」,你覺得呢?)

「妳喜歡戶外運動嗎?」
(逛街算嗎?)

「妳喜歡狗嗎?大狗還是小狗?」
(喜歡啊,大狗)

「太好了,妳也喜歡大狗啊!」現在想起來,他高興的有些反常。

當時我只覺得這人怎麼認真的這麼有喜感,完全沒把這些問題放在心上。誰知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婚友社提供的答案認定標準顯然很寬鬆,我的評分表全被打勾,就這樣通過了真命天女的百大考驗。

第三次聊天,我的MSN顯示圖片恰巧從原本的狗狗,換成一隻粉紅鼻子的小豬。

「妳的狗呢?」小P的高中同學上線後劈頭就問,語氣很慌。

「喔,豬也很可愛啊。」我說。

「妳比較喜歡豬還是狗?」小P的高中同學很認真。(從這裡開始改稱「認真男」)

「都很喜歡啊。」

「不行,妳一定要選一個。」語氣中頗有「有她就沒有我,有我就沒有她」的大老婆架勢。

「我比較喜歡豬,但如果真的要養,可能會養狗吧,因為比較方便。」

幾分鐘的沈默後,認真男不放心,重新試探:「妳該不會還是想養豬吧?」

「喔怎麼?」

「我跟妳說,豬的毛很硬不好摸...」

幹什麼!老兄你鬼打牆還是跳針啊?這下可把我惹毛了,冷冷丟下一句:「我想養豬就養豬,想養狗就養狗,沒必要跟你解釋吧。」講著講著,自己都覺得這對話很荒謬。

當時哪裡知道,我拉扯的可是他肉作的心啊。那天晚上,認真男沈默了,沒再翻出那本婚友社考古題抽問我,大概是因為「妻子洋房與狗」的快樂家庭夢碎,深受打擊。在認真男的世界裡,狗就是狗,還得是大狗,怎麼能隨便換成小豬呢?

但認真男畢竟是認真男,如果心碎一次即輕易退縮,那就不夠認真。

春假放完了,我也忙於學業,沒空上線,漸漸淡忘了認真男。第四次MSN上見面,是一個月以後。

「妳去哪裡了?我每天都在線上等妳。早上起床,滿腦子都是妳的臉。」顯然認真男已經克服了豬狗不如,呃,是豬不如狗的心理障礙。

「我最近很忙啊」緊張之餘,其實我心裡在想,靠夭根本沒見過面哪來的臉啊,你滿腦子的是我相親照一號的月亮臉,還是相親照二號的痘痘臉?

「嗯,我也知道妳最近大概很忙,所以在沒有妳的日子裡,就把我們的MSN對話都拿出來溫習......」

「我們還不熟吧?你別想這麼多。」溫習對話?現在是在演恐怖片嗎?

「再過六個月,我們就可以見面了。雖然很苦,但我清楚這等待是值得的。」

「但你人在國外,我畢業後在台灣,也見不到吧?」

「沒關係,為了妳我可以搬回去。」認真男非常篤定。

忘了說,認真男三十出頭,身高超過一八0,長相不賴,國外名校畢業,名片上印著年薪數百萬的好工作,家裡頗有幾個錢,興趣是高爾夫滑雪潛水和出國旅遊。他非但不嫌棄我不是身材窈窕的甜姐兒,據說還很專情。我說我不會滑雪,他說沒關係我下個月要去Mont Blanc,一起來吧我教妳。我還在疑惑去萬寶龍幹嘛難不成要買鋼筆,他就眉飛色舞描述白朗峰是他心中最佳滑雪勝地之一。

這是「我是金三順」的劇情嗎?陽光多金帥哥只不過跟我小聊過三次,就瘋狂愛上我,還決定為我放棄現有的生活。我哈哈大笑幾聲,把灰姑娘的荒誕情節拋諸腦後,開始忙讀書、寫報告、派對、打包搬家、畢業旅行、找工作。

又過了三個月,我聽小P轉述,認真男已經因為我當初一句無心的「男人當然不能太胖」而每天上健身房,成功減肥七公斤。再過了三個月,也就是我畢業返台後,聽說認真男已經辭去海外的工作,回臺灣定居。

前男友們個個都把我的話當耳邊風,碰到這種重然諾的認真男我好像應該感動到痛哭流涕。相反的,我卻慌了手腳,從此在MSN上長期掛「離開」,期待他有一天會放棄。(我不想為他破從不在MSN上封鎖人的例,所以只能選擇離開)

可是一直到今天,認真男都還是默默守候,即使面對永遠顯示離開也從不回應的我,還是每天晨昏定省,不死心地對無底洞大喊「Hello?」

就連介紹人小P也急了,頻頻問我為什麼不甩認真男。「見個面又不會死,妳真的這麼討厭他嗎?」

是啊,見個面真的不會死,一翻兩瞪眼,不來電就說很抱歉。但是不是我想太多,怎麼有預感以認真男的認真個性,我吃巧克力蛋糕時會有被大鑽戒噎到的風險。

小P拍胸脯打包票,認真男是有CAS標章認證的好貨,但很可惜,我怎麼樣也吃不下去。

我想起出國前,曾經寫過一篇哀怨又任性的日記「I'm not ready」,泣訴當時的男友沒有把我擺在他人生的藍圖裡。現在可好,現世報,有個好男人連我面都還沒見過、聲音也沒聽過,就小孩要生幾個狗要養幾隻窗簾什麼顏色蜜月旅行去哪裡都計畫好了,這樣的人生藍圖夠完整了吧?還挑!

但你也知道,人就是犯賤。我們處心積慮列了很多幸福的條件,真正符合的對象跳出來時又以為看到鬼。

為了給小P一個交代,我花了幾夜思考無法接受認真男的理由,想了很久,還是無解。「對不起,你是個好人,可是...」稍嫌敷衍,「你去你的白朗峰,我喝我的西北風」又過於絕情。或許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不傷人的拒絕理由。

直到昨天晚上,不死心的好友小P又再接再厲,搞出「假巧遇,真相親」的花招,製造我們和他另一位老同學三人不期而遇喝咖啡的機會。可以肯定男主角也是被設計的,因為他沒料到老友閒嗑牙會變成驚喜相親聚會,一身短褲拖鞋出門倒垃圾的裝扮,當場窘的無地自容。

撇開尷尬的造型不談,這回小P的大學同學,又是一個長相中上、身高滿分、有正當職業的未婚上進好青年。但我啜著手中的柚子茶,冷眼看兩個大男人聊開懷,只覺得陷入越來越深的黑洞,滿腦子都是「我為什麼在這裡?」

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這不是相親對象條件的問題,而是我的心沒有出席。這些男人一切都好,只差無法讓我大笑。跟他們聊天,我微微牽動嘴角、輕輕點頭,卻默默想著明天的便當菜要帶什麼、家裡的瓦斯關了沒有。

可是,我明明就不是、也不想當一個「微微、輕輕、默默」的人。這些形容詞可以套在侯佩岑或林志玲身上,但絕不是我。

我的人生不用壯烈璀璨,不需要生如春花、死如秋葉,只想找一個沒看到時心裡有點酸,聊天時能讓我放肆大笑到看不見眼睛的男人。

幸運的是,我想我知道這個人是誰;不幸的是,牽起他的手,勢必得放棄很多、妥協很多。

還有一些疑慮,需要更多勇氣。到頭來,原來我也還沒準備好。

多麼諷刺,當年最痛恨的「I'm not ready」,就是我不相親的理由。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