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約,我從未為我的男朋友們洗手做羹湯過,他們卻以德報怨、不分直彎﹝ straight or gay﹞,個個燒的一手好菜。

香港學長小史三不五時就問我「要不要喝湯?」然後端上一鍋四五個小時火侯燉到軟爛入味、充滿蓮子紅棗人蔘雞腿豬肚之類補品的高級港式煲湯,每次材料和口味還總有不同花樣。運氣好的話,甚至連蠔油鮑魚燴冬菇這種擺明用來炫燿的見鬼高級酒席菜色,都有機會祭我的五臟廟。雖然說這山珍海味通常都用來普渡眾生,不只做給我一個人吃,還是讓我在紐約留學生涯的第一個嚴冬,感到絲絲暖意。﹝註一﹞

台灣律師好友大胖也很天才,念法學院明明應該要忙到斷氣,他老人家沒事就來個可樂花生燉豬腳或祖傳紅燒牛肉之類的台式正港好料宴請同學朋友﹝註二﹞。我感冒喉嚨痛,大律師還準備好川貝枇杷膏進貢給老佛爺養病。

我到美國來幾次記憶中最單純快樂、百分之百享受的的時光,都跟我的男朋友們,呃,或者是說「姊妹」們,有關。排名前兩名的,非「大西洋城喬伊家﹝書書的男友﹞之旅」與「布魯克林麥克斯家﹝肯尼士的男友﹞之旅」莫屬。

我的男同志好友書書在距離紐約市兩小時車程的紐澤西大西洋城當會計師,看似標準的文藝青年,內心卻是十分狂熱火辣﹝註三﹞。書書看過的電影不是普通的多,影評總是鉅細靡遺旁徵博引,沒事還會來城裡溫習早就看到會背的百老匯歌舞劇;他一向有蒐集小熊玩偶的嗜好,整個房間、櫃頭、床上、沙發上都站滿了小熊兄弟姊妹們,最近甚至迷上自己買布料動手縫製泰迪熊,技術和耐心都已經到達出神入化的境界。

我很愛書書,對去他家玩這件事卻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因為每次去大西洋城,他都要秉持台灣人辦桌的精神,端出滿漢全席來招待,非得幫我在一天內製造出三磅肥肉才放我回曼哈頓。書書的「治療系」名菜從各種台灣小吃鹹酥雞甜不辣豬腳麵線肉羹麵酸辣湯到蘿蔔糕珍珠奶茶豆花蛋黃酥,包管治好台灣遊子的鄉愁,只要你敢點,他都做的出來。

最讚的是書書的美國男友喬伊不但長相神似布魯斯威利,還擁有一棟面海還有自家小碼頭的海邊小屋,在夏天可以直接撒籠抓螃蟹。每回我去,書書都會當場抓個「幾十隻」﹝通常是三十隻﹞活跳跳的螃蟹丟進鍋裡清蒸吃,螃蟹上桌後眾人瞬間無語、殺紅了眼齜牙咧嘴大嚼的場面十分驚人。此時喬伊若是再捲起袖子,在BBQ架上烤起用中式醬料醃過的豬排,左鄰右舍所有的老同志們﹝我也搞不懂那個社區哪來這麼多男同志﹞都會聞香而來,讓我恍若置身美式家庭派對,不知道這樣符不符合「同志轟趴」的定義?

甜姐兒肯尼士則是我和書書共同的男同志好友,也在美國上班。肯尼士雖然不會做菜,但他大概是大概是我這輩子認識的人中,修養好的最不可思議的一個。也因為如此,溫柔貼心的肯尼士根本不需要會做菜,只要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他廚藝和縫紉手藝都與書書同樣精湛的美國男友麥克斯,就會幫他把飯菜熱騰騰送上桌。果然性格決定命運,一點也不甜美的壽司不知要輪迴幾百世,才能修到這樣的好命。

麥克斯家住在布魯克林區十五街那一站附近,偏偏我家附近沒有可以直達的F train。碰到週末或晚上地鐵班次少時,光是從我家轉車坐車就要一個小時。但只要甜姐兒肯尼士開口相邀,我這懶人卻總是無怨無悔向前行。原因無他——麥克斯家的氛圍實在太溫馨美好,少了曼哈頓的喧囂吵雜,多了美食美酒還有可愛的朋友,讓我流連往返啊。

每次去麥克斯家,我們都會開瓶紅酒,三個人擠在和廚房客廳相通的美式小吧台上吃晚餐,氣氛絕佳。上次的前菜是帶有特殊酸味的西洋薊派﹝因為太好吃了,我還打包帶回家﹞,主菜是肉汁四溢的烤豬肋排、甜點是美式藍莓派,全都是麥克斯親手做的。吃到配菜的洋芋泥時,麥克斯還神秘兮兮地問:「妳覺得有什麼不同?」我嚐了一口,只覺得美味爽口不膩,不知有何玄機。直到麥克斯公佈答案,才知道原來這個「洋芋泥」根本不是洋芋做的,而是經少許調味後幾可亂真的白花椰菜泥,一點也不肥,麥克斯你真是太神奇了。

這個週末再度到麥克斯家白吃白喝,我嫌一個人路上寂寞,特別邀了一直以來活在無菌溫室中的日本好友肯兒共襄盛舉,認識他生命中第一對同志情侶﹝註四﹞。

昨天晚餐,先一人一小片香蕉麵包加cream cheese墊肚子,配菜是盤飾美麗的涼拌菠菜加蓮藕,主菜是麥克斯曾祖母家傳的希臘式香料烤雞腿﹝註五﹞,好吃到肯兒欲罷不能,一口氣啃了四條大雞腿。晚餐後大家打開窗戶,秋夜晚風徐徐,蜷在沙發上一邊喝Pinot Noir葡萄酒一邊看電影Sideways﹝註六﹞。中場休息時,還順便幹掉一碗甜而不膩的薄荷果仁冰淇淋。

我和肯兒就這樣捧著肚子,罪惡感十足地坐上F train晃回曼哈頓,回味這黯然又銷魂的一晚。


【酪梨壽司說】

這篇竟然寫了兩集還沒寫完,不知道是不是該得意自己的男朋友太多了。

肯兒和我,原本是相約和另一個女同學一起去哈德遜河旁跑步的,沒想到這位女同學臨時因為身體不舒服,取消慢跑之約。失望的肯兒和我,就這樣失足墮入邪惡的美食國度。

看到這裡大家大概也可以猜出,把壽司肚子搞大的罪魁禍首是哪些人了吧?

【註解】

註一:可惜小史和大胖今年都已經畢業了,一個回香港去投資銀行工作,一個繼續回去當律師。嗚嗚嗚~

註二:大胖煮的那些東西我是沒吃過,但據稱頗受歡迎。

註三:火辣刺激的部分,請見書書在PChome新聞台寫的同志情色系列日記。記得要滿十八歲才能看「私人天地/彩虹同志」的部分喔。沒有滿十八歲的小朋友們,就暫且先看書書在Live Journal專門紀錄小熊製作和生活雜記的網站好了。

註四:出發前對同志完全不了解、少見多怪的肯兒還問我,麥克斯和肯尼士哪一個是「女生」,要叫he還是she?

註五:麥克斯的曾祖母是希臘人,所以這是希臘的家傳食譜喔。

註六: 電影Sideways台譯「尋找新方向」,港譯「酒佬日記」,一部講述兩個男人踏上加州品酒之旅,共同尋找人生新方向的美酒公路電影,發人深省外也十分詼諧幽默。電影中的作家最喜歡的,就是我們昨晚喝的這種脆弱不容易栽植的Pinot葡萄所釀出來的葡萄酒。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