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妳難過什麼,但我知道我難過什麼。」我話鋒急轉直下,急著脫離「悲憐上帝的小兒子」的橋段。這段NG太多遍了,我有點疲倦。

「妳?妳難過什麼?」Amanda有點驚訝。

「我難過的是,為什麼現在這種男人越來越多?還是只是我們剛好遇到?」入戲太深,我也忍不住感慨起來。

「恩,我不太會覺得這是每個人的問題。老實說,這個過程我並不受傷,我只是為他難過。我還是相信有好的人,雖然我也會擔心我快老了沒人要。」

「最恐怖的是有些人會利用妳氾濫的母愛和同情心,欺騙妳的感情,讓妳以為他有意跟你長期發展,最後再抽身說:啊,我們兩個「認知不同」!」我忿忿不平。如果大家記憶猶深,將這句話運用最經典的,是當年腳踏周玉蔻何麗玲兩條船的黃義交先生。

「這點我早就很清楚,所以帶著去鴻門宴的態度赴約。不然我就不會叫我同學在半途一直打電話進來,我請了兩個同學打,蠻狠的。我還沒去之前就在想要怎麼辦,覺得非去不可,但是一定要一天之內把他結束掉,我們在學校某些工作還有點重疊,為了以後的工作,我不想一直不接電話,這樣很難看。」

好樣的,這點倒是跌破我眼鏡。沒想到阿曼達小姐看起來傻,其實並不太傻嘛。

「看不出來妳還蠻聰明,處事圓融呢!所以妳為他哪一部份難過?」

「他還不夠壞,所以今天有點為他難過。就是因為知道他還是有良知,還是不夠壞,被我逼一逼,就什麼都和盤托出。我想他日子已經過的不好,被我這樣一弄一定更不好,所以心裡覺得很難過。」Amanda說。啊我們女人是犯賤嗎?人家玩弄妳的感情,就說他是王八蛋殺千刀生兒子沒屁眼,道行不夠高放妳一條生路,就開始為他掉眼淚?

「對對對,我承認他還不夠壞,但他以後很有可能變成『夠壞』的,因為他再打滾幾年就會知道,不要說清楚,反而更容易上手。不過妳的危機處理還算蠻得體啦。況且妳也沒說什麼狠話啊,只是讓他面對自己的真面目而已。他原本可能想假裝看不到的。」親愛的,妳不知道妳讓他面對自己,已經是積陰德了嗎?

「所以我是為他難過,不是為了我自己,但是還是很難過。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他昨晚那麼痛苦,因為他覺得自己很卑鄙,這是我覺得難過的地方。」歐,這是今天我聽到的第28次「難過」嗎?怎麼好像鬼打牆加耳鳴。

「他是成人了,這總是要面對的。總不能像小時候一樣,拉屎拉尿都不自主控制,然後屁股留給別人擦吧。他死不了的,男人的復原力遠比妳想像的更高。如果我預測的沒錯,他很快就可以在別的地方找到別的女人,取代他原本期望妳的功能。他不會痛苦太久,說不定妳的愧疚還會比他的久呢!」

這可不是信口開河隨便亂預測,而是統計多年下來的結果。我看多了男性好友出軌東窗事發被迫分手時,連眼淚鼻涕都流滿臉在我面前嚎啕「我錯了!我愛她,但對不起她!但已經太遲了!」,隔了一個禮拜還不是喜孜孜向我報告最近又上手了什麼皮膚嫩奶大屁股翹的新貨色。

「我希望他不要用這樣的方式,應該好好找個女孩子,安定下自己的心。我覺得我不是活菩薩,我幫不了那麼多人。要走出來都要靠自己的,何況我自身難保,我比他還孤單吧?」Amanda有種恨鐵不成鋼的遺憾。

「是啊,可是如果他內心根本不想安定,妳學目蓮下地獄救他,也救不出來的。更何況他自己根本不覺得那樣的關係是地獄吧?我只能說你們兩個期待的關係是完全不同的。」

「我什麼也沒期待…」

「你期待當朋友啊,他期待當多功能談心砲友,就這麼簡單。」我想這就類似黃義交和周玉蔻當初所謂的「認知上的差距」。

「其實,我真正難過的原因,是因為昨天跟學長聊天時,學長跟我說,他內心很寂寞過的很不好,很羨慕我心靈比他完整的多。我跟他說,因為你是有錢人家裡有依靠,所以沒機會build up你的內心,讓自己堅強一點。我跟他說:我最強的時候,就是身邊一個人都沒有,最寂寞的時候。我不見得比你不寂寞,但只有在這個時候你才成長最快。」也就是說,Amanda在學長面前從性幻想對象搖身一變成救世主的角色。

「他怎麼反應?」

「學長聽了一直發呆。我的好朋友蜜雪兒就笑我,聊那麼哲學的東西,他還會想吻你喔?不簡單,哈哈。」

「哈哈哈,或許就是這樣他才愛?覺得妳是一個可以當心靈導師的砲友?」

「他真的蠻軟弱的,所以我走時,他才開始痛苦。他說他覺得現在開始跟自己過不去,他感覺自己是個壞人,對不起我。所以我覺得他還有救。我相信他是說完以後會去思考問題的人,希望這件事可以改變他的生命一點點。」Amanda頭上的光圈愈來愈強,刺痛我的雙眼。

「嗯…」

「但他還是有做困獸之鬥。所以回家後他才忍不住在MSN上問我,為何親吻不能作朋友。我想他應該有兩點問題:價值觀太混淆,心智太軟弱。但我想他知道是非對錯。但他以為只要親到我,就代表他做的事情都沒錯,一切都不用去思考,不然打擊會很大,還得面對自己不是一個太好的人這個事實。但既然他要問,我就照實達,最後他還是承受不了自己。」

「唉,我在想,這種人會有一天長大,然後變成一個價值觀堅定的人嗎?」我得承認,和大慈大悲Amada比起來,我是某種程度的「懷疑論+人性本惡論者」。

「看命運,我不知道。所以妳現在知道知道我為什麼難過了吧?不是真的為了我拒絕他,而是可憐他的心不完整。」

「妳愛心這麼多,倒不如多可憐一點非洲難民。」我是認真的。

「我知道價值觀不確定的痛苦,這樣的痛苦,不見得比難民好受。因為他有錢有權了,都不可能改變他的困境。妳知道嗎?昨天他聽我說到最後,都說『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我不該跟你討論。』」原來還有這麼一段啊。我開始想像學長被Amanda擊潰心防撲倒在地哭泣的模樣,好像九點檔連續劇。

雖然不太情願承認Amanda的觀點正確,但聽到這裡,我也同意,那個「心不完整」的學長,說不定真的比非洲難民痛苦十倍。我那些左右逢源令同儕豔羨的花花公子朋友們,午夜夢迴時,是不是也都輾轉反側?Jason口中的lonely,除了horny是不是還有別的意義?

但我還是懷疑,學長會因為有人戳到他的阿基里斯腱,隔天早上起床就下定決心重新做人。

「Amanda,我跟妳打個賭吧。雖然不見得能知道結果,但他還是會很快找到下一個慰藉麻痺自己。要痛苦很簡單,要改變很困難。這種人一開始會是這種人、說出這種話,必然有他們的道理。都已經活了三十年了,這個衝擊我看還不夠大,他改變的機率只有10%吧。」這是神探壽司的提交警政署長的結案報告summary。

「我現在也在猜,他會找下一個呢?還是改變自己。就我對他的觀察,他在工作和學業上表現都很優秀,這也得有某種堅強程度的人,才能做到吧。雖然我們以後的人生不會有交集,但我聽到他那句『要思考的太多』時,其實有點高興,我在想,他真的要開始思考他的人生了嗎?」

「我只能說God bless him。」是啊,我還能說什麼?學長應該打死也沒想到,以「我只是想聊天」當開場白的浪漫愛情動作片,最後卻是以親情倫理大悲劇收場。

「Bless him.」Amanda懷著滿心祝福與憐憫,向我道晚安離線睡覺去。

我懷疑她睡前有沒有跪在床前為學長禱告十分鐘。

阿們。


【酪梨壽司說】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憐之處。從一開始很討厭這整件事,我最後只覺得感傷。

不是故意吊大家胃口,但這個故事剛發生,不是小說,所以有可能就這麼結束了,之後也有可能有新的發展。這就是寫日記有趣的地方吧。

當然,身為Amanda的朋友,我暗自祈禱這是完結篇。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matahari
  • 天哪,好險你完完整整的呈現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br />
    我發現我根本就是Amanda型的「蠢貨」,<br />
    雖不給男生佔便宜,但是兇完對方之後竟然會懺悔,<br />
    苦惱之餘,大家偏偏只會含蓄的說:你真是太nice了!<br />
    原來我一直在當爛好人。<br />
    <br />
    壽司,你的文章應該放到寺廟去當善本,救助天下無知的女孩子呀!
  • 風一樣的吹過
  • 我相信每個人心智尚未完全的人都有這麼一段的日子.當你一個人寂寞的時候會想著<br />
    一些無聊的事情...尤其是男人會在這個時候想佔女孩子的便宜(雖然我也是男孩<br />
    子)..我曾經也這樣想過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出來...即使做出來也會傷害到彼此...<br />
    雖然謀種層面上看來女孩子在心理和生理上會吃了虧...但真正受傷的卻是男孩<br />
    子..因為男人在這個已經混淆了他的心智...所以女人如果這個時候能適時的給男<br />
    人狠狠的一腳...這樣對難人才是一種正面的回應...雖然我是男人...但我不願意<br />
    這世界有男人不為自己的感情負責...
  • cimim
  • 「你期待當朋友啊,他期待當多功能談心砲友,就這麼簡單。」<br />
    <br />
    妳怎麼總是能寫出這麼精采絕倫的句子啊 > <
  • 涵文
  • 很棒
  • Mandy
  • 也許妳可以換個方式安慰Amanda小姐:"別擔心他~親愛的^^ 好歹他還有一雙<br />
    手嘛~"(妳懂我的意思吧?呵呵~)
  • vans724
  • Amanda是仙女...
  • 電車
  • 啊﹖大家和壽司的反應是醬﹖我怎麼覺得學長明顯就是Amanda(壓抑沒展現出來的) 鏡像﹖只有這樣解讀才勉強可以讓她那一長串不知所云的獨白make sense. (是獨白。壽司你根本沒和她在同一個平臺上對話嘛。) 我是不是受佛洛伊德那種老變態荼毒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