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和「疑似精蟲衝腦學長」晚餐約會的隔天。照例,我們又在三姑六婆聖地MSN聊開。

「結果,我今天感覺變得很糟。」Amanda語帶沮喪。

「怎麼啦?」啊,該不會妳昨天其實被硬上了不好意思告訴我吧?拜託不要千萬不要,我發誓會買機票去倫敦連夜去閹了這個傢伙。

我屏氣凝神等待Amanda說話。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朋友蜜雪兒啊,問她的朋友、也就是學長一個知己的女性朋友這件事,結果那個女性朋友覺得他是有點認真的,因為以學長的個性,是不會去找女生上床的,連跟女生搭訕都不會。」大約是有點激動,Amanda打字速度突飛猛進,一連出現了四次「朋友」,我花了二十秒,才搞懂「Amanda的朋友」當起徵信社從「學長的朋友」下手調查學長是不是有前科。

「我不懂,在哪方面認真?是認真想跟妳作朋友、認真想跟妳交往、還是認真上床?」我立刻點出,「認真」跟斯斯一樣也有三種,而且不只是感冒膠囊、鼻炎膠囊、和咳嗽膠囊的差別,買錯可不只是感冒好不了的問題。

「所以我想,他是認真想作個朋友。那個女生說的,那個學長跟她是那種知己的朋友。」Amanda又強調一次,好像知己就是全天下最瞭解學長的人。

可是,學長的女性朋友當然幫學長說話啦!誰知道這個「紅粉知己」跟他有沒有搞在一起,或是那個知己長的太醜了,學長對她根本沒有性衝動才會變成「知己」,所以因此我有合理懷疑要片面宣布背書無效、重新驗票!看在Amanda有點感傷的份上,上面這句刻薄機車話,我用力忍住沒說。

「那我就更不懂了。除非他表達能力太差,但以我的經驗,他寫出來的那些話,並不像是想跟妳交往,只是要一段露水姻緣!」嗯,我可是想了很久才想出「一段露水姻緣」這麼文雅的詞來代替「給他爽一下」。

「我除了給蜜雪兒看,剛剛也給我男性好友看。可是他們都說,如果這個男生要上床,其實管道很多。他們是認為他想找一個伴,但是不一定是上床。」眼看情勢已經不利學長,Amanda趕緊傳喚證人B出庭。

「依我看,『一個伴』是什麼?是個砲友,但同時可以當朋友的那種。」我方律師砲火依舊犀利。

「有可能。但學長還蠻尊重我,所以我昨天感覺並不差。」她說。

「這種人我還真是認識不少,他們不是壞人啊,但是問題是,那是妳要的嘛?」我問。

「我不要,但是我覺得我傷害了他,所以我今天感覺很糟。」啊啊啊,看不出小姐妳年紀輕輕就當上慈濟功德會榮譽委員每天照三餐讀證嚴法師靜思語?要不然怎麼會有如此悲天憫人的胸懷?

「既然妳不要,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吧?我說你真的是太好心。他那種要求本來就超過了,對於一個潔身自愛的女性而言,我並不認為妳講的有什麼不對啊。」我開始苦口婆心。今天老娘不證明「學長」=「沒膽色狼」,我就是小狗。

「而且他昨天其實很痛苦,我就在想,他會不會太痛苦…今天整天就覺得很擔心,心神不寧。」Amanda好像沒聽到我說什麼,自顧自地開始喃喃誦經超渡亡魂。對不起我剛剛說錯了,Amanda並非慈濟人,根本就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轉世,專程來渡化迷惘的眾生。

「廢話,誰求歡被拒不會痛苦啊?我跟你說喔,Jason每次被我拒絕邀約的時候 也都一副我踐踏他感情的模樣,比妳那個學長表現的嚴重多了!」我說的Jason,是我一位花花公子男性朋友,整天遊戲花叢間不說,有時候還會把壞腦筋動到我頭上來,如果我嚴峻拒絕他的午夜曖昧邀請,他就會故作可憐兮兮狀在話筒那一端:「原來妳…根本不把我當朋友嘛…」

我給Jason的回答都是:靠,半夜這麼需要朋友,幹嘛不花五千塊上網找一個,我又不是外送比薩!

「我發現原來人到了國外,不只是女生會孤單,男生也孤單。」Amanda幽幽嘆了一口氣。

「每個人都會孤單啊,問題是你要不要這麼做而已!」我提醒她「孤單」不是找學妹打砲的藉口。

「我覺得還有一個可能,因為他之前因為工作居無定所,現在又確定要外派歐洲了,所以會覺得更孤單。」Amanda又幫學長想了一個理由。怪了,今天被害人怎麼猛幫兇手說話,讓我這個原告律師不知道要怎麼辯下去。

「妳只是跟他說不要。這很過份或很難理解嗎?」大家都知道,女生不要就是不要,沒什麼好覺得內疚的吧。更何況妳也沒有踹傷他小弟弟讓他家從此不能傳宗接代。

「就是今天聽人家說他其實是個好人,我就覺得很對不起他。我當初出門時其實不應該預設立場心裡帶著一把刀,把他砍到重傷。他什麼也沒做,不需要砍這麼多刀。」Amanda愈說愈沈重。

「說真的,我不覺得你哪裡做的不對。如果是我,可能會教訓他一頓。好人到處都是,但精蟲衝腦的男人如果你給他機會,等於給他默許,到時候會不可收拾。這個妳不會不知道吧?」我在螢幕前雙手合十,阿曼達我的寶貝,快回魂吧!

「我今天跟我男生好朋友講啊,好朋友是站在我這邊幫我想,不過他說,如果說我有問題,是因為我看起來很有感情的樣子,所以覺得孤單的啦、感情受挫的啦,都靠到我這邊來了。但我說,那我呢?我的感情誰來照顧?」太好了,Amanda終於有點開竅了。是滴,妳應該多為自己想一點。

「我完全可以理解那個人心裡在想什麼,他很寂寞,需要撫慰,而妳看起來可以給人撫慰。所以他想要找妳當個暫時的精神&肉體避風港。」這下子我成了心理醫師,開始鉅細靡遺剖析一位留學倫敦的富家紈絝子弟心理需求,差點沒搬出馬斯洛的金字塔來證明。

「難怪他昨天一直問我為何不可憐他…」Amanda好像有點懂了,陷入沈思。

「沒錯,所以我的重點是:妳不用覺得抱歉。他對妳或許有一點感覺,但他非常清楚你們並沒有長期發展的可能性,所以他想談一場不用負責任的戀愛。如果妳沒有問他,他就打算這樣矇混自然發展下去;如果妳逼問他,而他是個老實人,就會說出昨天那種話。而且妳忘了嗎?他都說如果妳們kiss,關係不會有什麼改變。這不是很明顯嗎?」我乘勝追擊。

「他是沒有長期發展的打算。你知道嗎,他三個星期以後,就要去德國工作了。所以想要三個星期的相親相愛。我因為感覺到他的孤單,加上知道他名聲不壞…所以同情他。」

「他的心態大概就像是那種在異國上岸的水手,想找一個溫柔的安慰,」哼,孤單?就只有妳這種傻蛋才會把沒得逞的色狼塑造成憂鬱流浪者的形象。喔不,這句話我收回,傻蛋好像還不少呢。

「我只能說,我今天還是覺得很難過。他一直都在海外工作,難道要這樣一直下去?」Amanda的眼框含淚(MSN看不到,當然是我猜的),頭上有光圈。

對不起,我可以花一分鐘懺悔嗎?

我以前不應該懷疑「神愛世人」的。


(不要揍我,但還是待續。同一天的對話太長了,整理好了再上來貼完。)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imim
  • " 「認真」跟斯斯一樣也有三種 "<br />
    <br />
    我習慣從你的文章中找出經典的句子了~
  • Connie Juang
  • "靠,半夜這麼需要朋友,幹嘛不花五千塊上網找一個,我又不是外送比薩!"

    七年後讀到這句話,晚了點但還是要說聲『讚』!
  • 謝謝妳的讚,看到這麼久以前的文章被妳翻出來,真害羞啊。

    cwyuni 於 2011/12/18 16:33 回覆

  • 訪客
  • 淑彗
  • ▼365天
  • 淑彗
  • 新一哥哥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