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的gay friend書書留言告訴我「一件很好笑的事」。

前幾天他來找我拿書時,他爸媽遠遠在車上仔細觀察我。驚鴻一瞥,兩位老人家不但猜測我就是書書未公開的神秘女友,一直問他什麼時候要把我娶過門,因為他們實在太滿意我了。「看來妳是我最新的不婚擋箭牌了,」書書得意地下了個結論。

我回去愈想愈不對勁。拜託,這件事哪會好笑啊。生平第一次有人的爸媽愛我,他們的兒子竟然不愛女人。

老天爺,你會不會對我太好了一點。


【酪梨壽司說】

1. 因為太黯然太銷魂了,今天的日記就這麼短。圖是之前在某個不知名網站找到的,現在有點想不起出處。

2. 親愛的書書,當擋箭牌一次酌收心理建設費100美金。

3. 順便報告最新申請進度,壽司在收到NYU Stern錄取通知後,今天又收到Cornell的on-campus面試邀請。正在遲疑要不要回覆或改要求phone interview。明天耶魯可能就會放榜,我緊張之下吃了三個奶油紅豆餅一張蔥油餅和一包多力多滋,一邊回答某網友的疑問:「是的,我真的可以慢跑五到八公里」。The truth is,我最近肥的跟豬一樣,也不知道多久沒有穿上我的慢跑鞋,說不定連跑一千公尺都會喘。

4. 慢跑又是另一個造化弄人的故事。話說我和小胖喜孜孜印了身份證,轉帳一百五十元報名費,打算把報名表傳真給Nike五公里路跑賽主辦單位時,對方說:「很抱歉,我們已經額滿了。」這對肥滋滋情侶充滿朝氣活力的「三二八之夢」就這樣灰飛煙滅。

5. 誰告訴我半夜在你耳邊嗡嗡又打不到的蚊子,除了用腳踢男人之外,到底要怎麼獨立制伏,不靠男人新女性我快瘋了。

6. 附註比本文長,真的是一件很荒謬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