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接到前男友的電話問候。

「你也三十歲了,有沒有想過什麼時候結婚啊?」不著邊際地寒暄半小時後,我終於忍不住丟出個比較有建設性的問題。

「沒有,我覺得我錢賺的不夠多,還沒有準備好。」他的答案聽起來不像炫耀,語氣很認真。

「你還沒準備好?拜託,好歹你也月入數十萬,連你都沒準備好,那還有誰準備好了?」我很生氣。搞屁啊,這藉口也未免太爛。

「還有,我工作這麼忙,交女友對誰都不公平。」發現自己的語病,他連忙補上一句。

「哼,說穿了你就是不想負責任!」我嗤之以鼻。

對感情負責的男人都消失了嗎?下午,我決定對現任男友做個立意抽樣調查。

「喂,你有沒有想過什麼時候結婚啊?」我把相同的問題再問一遍,「我是說,不一定是跟我啦。」

「你要聽實話嗎?」他猶豫了三秒鐘。雖然「要聽實話嗎」接下來通常不會是什麼好消息,但管他的,好奇心殺死貓,老娘跟你拼了,說吧。

「我沒想過耶!我覺得我還沒有準備好。」他一派輕鬆。

「為什麼?是因為你不確定要跟我在一起一輩子?」

「是啊。老實說,我是也想過跟妳結婚,不過我沒辦法那麼篤定,至少不是現在!而且我覺得妳有蠻多需要改的缺點,所以…」拜託別說下去,我喜歡打開天窗說亮話,但這傢伙也未免太老實了。

「喔。我知道了。」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鼻頭很酸。身旁少一根筋的他,完全沒有發現我的異狀。

我假裝沒事,但是臉比大便還臭,一句話也說不出。老娘今年已經二十六歲,出國唸書兩年回來就是二十八、九歲,你這死小子竟然斗膽跟我說「沒想過」?難道你只是打算跟我玩玩而已?

假裝專心盯著電腦螢幕,眼淚不爭氣地流進嘴角,好鹹。還有鼻涕。真不公平,為什麼我總是遇上「及時行樂」、「活在當下」的男人?

神經超大條的小胖,終於發現今天囉唆的女友怎麼出奇安靜。「啊?寶貝,妳怎麼哭了?說出來聽聽嘛!」我的眼淚鼻涕糊的滿臉,像極了棄婦。可惡,為什麼瓊瑤連續劇裡面的女主角,梨花帶淚時都充滿美感?

「沒什麼。」我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微笑。

「這笑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到底什麼事?妳不說我怎麼知道?」他把頭枕上我的大腿,開始像小貓咪一樣地撒嬌。

「趁你還有機會撒嬌,多撒一點吧。」這句話我說的既淒涼又帶刺。

「啊?妳怎麼這麼說?」他終於知道大事不妙,惹到惡婆娘,但導火線依舊成謎。等到眼淚氾濫到雙眼皮都變成肥厚的單眼皮,又被溫言軟語逼問的受不了,我承認,是那句「我還沒準備好」讓我變身淚人兒。

「不會吧?妳現在就要結婚?我們認識才幾個月耶!」他嚇到了,完全沒想到這個女人怎麼如此神經質,竟然玩起怨婦逼婚遊戲。

「沒有,我沒有想結婚。」我哽咽著解釋,就是因為不想要讓他覺得我是逼婚的老女人,所以剛才遲遲不肯說哭泣的理由。我沒有想要現在結婚的意思,既然要出國唸書,兩三年內應該也不會,只是想要知道,他的人生藍圖裡面有沒有我?

現在我知道答案了。不該問的。The truth hurts.

「我們在一起不是很快樂嗎?我對妳不夠忠實嗎?為什麼妳要想這麼多?」他不解。他很老實地說,計畫趕不上變化,他從來沒有想過一年以後的事情,只想把當下每一件事情做好,盡力去愛眼前交往的人,即使是他最重視的工作,也是一樣。「妳這樣是要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嗎?」

「沒錯!我就是想要以結婚為前提交往!我跟每一個男人在一起,都是因為覺得他們值得託付終身,否則幹嘛,玩玩喔?要爽我可以直接找個多金大帥哥!」我歇斯底里地大吼,把頭埋進被窩繼續哭。

我一邊嚎啕,腦袋卻越來越清醒,自己幹了傻事。我不是個聰明的女人,即使想婚想昏了頭,也不應該說這種讓男人有壓力的話。更何況,我沒有考慮過要現在結婚啊。唉啊,我好後悔。

但我忍不住懷疑,難道繼「He's not my type」這個魔術句子風靡單身女性圈後,「I'm not ready」也已成為適婚年齡男人的口頭禪?我身邊的單身男性,不管是25歲、30歲還是35歲,面對婚姻,都是一句「還沒準備好」就解決。愛玩的壞男人說「我還沒玩夠」,看起來溫順的好男人說「我還沒有能力養老婆小孩」,老實率性的男人說「還早吧,我沒想這麼多。」但隨便問一個二十五歲的女人,她都能絮絮叨叨地細數,想要29歲結婚、31歲時生第一個小孩、33歲生第二個...。

我想到慾望城市裡凱莉跟有錢的「Mr. Big」談戀愛時,經常為這個男人不願給承諾而傷心。直到分手後有一天在派對裡遇到大人物,身旁有個年輕漂亮的未婚妻娜塔莎,而且之後兩人閃電完婚,凱莉才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原來他不是不能給承諾,而是不想給「我」承諾啊。

我的遇到的該不會都是「Big」的翻版吧?我一直擔心前男友跟我分手後,隔沒幾個月就寄喜帖通知「我要結婚了!」每次做這個惡夢,我都會一身冷汗嚇醒。

小時候經常受到老爸洗腦,他說那些說以「沒準備好」當不結婚理由的,都是沒有能力的孬種。根據他的邏輯,一個成功的男人,總是可以同時handle很多件事情,比如結婚、讀書、工作、生子…,沒什麼不能多工作業。「妳看妳爹我,就是在念研究所窮的要命時生了妳啊!」說到這裡,老人家總要洋洋得意,自以為是成功男人的典範。

我不懂。為什麼到了現實世界,根本沒看到老爸口中的「成功男性」?他們是因為太成功,在高中大學時代就被搶購一空,還是在五年級生以後就此絕種?

「寶貝,妳真的嚇到我了。妳剛剛那句『趁還有機會撒嬌盡量撒』,是要跟我分手?」抱著加油站送的五月花面紙怯生生地幫老佛爺擦了二十分鐘眼淚後,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開口。

「我沒說要跟你分手,只是如果遇到更願意給我承諾、我也蠻喜歡的男人,就很難說會不會跟他走。至少他的未來有留給我的位置啊。哈哈。」我擦乾眼淚鼻涕笑著說,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瀟灑。

但真的瀟灑才有鬼。我很清楚,自己只是個沒有安全感的孬種。自以為能接受現實,卻仍需要美麗的謊言哄騙。I'm not ready是本世紀最討厭的誠實名句,請你放在心底,我不想聽。

對於承諾,你們還沒準備好。

對於實話,我,也還沒準備好。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