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我嗎?」在和新男友傑克出遊的途中,珍妮佛甜滋滋地問。

「愛啊!珍妮佛,想起跟妳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我只能說一切真是太神奇!」傑克露出潔白的牙齒,臉上掛起「不純砍頭」的大招牌,要不是一手在方向盤上一手打排檔,他一定會把身旁的珍妮佛緊緊擁入懷中,順便來個汁水淋漓痛快的親親。

「哼,這種話我以前也聽艾力克斯說過,結果勒?」珍妮佛的臉變的比川劇大師還快,開始冷笑。她把頭向右車窗一瞥,從鼻孔裡噴出的一團烏雲讓傑克視線模糊,險些釀成高速公路連環大車禍。

你‧是‧壞‧男‧人。好吧,就算你看起來不是壞人,一定也只是和劉德華一樣,是壞男人界派在好男人圈的臥底;OK,就算你是貨真價實的好人,也只能說你現在還不是壞人,就像梁朝偉在黑社會臥底久了,遲早也會黑白不分同流合污,所以我絕對沒有錯怪你。珍妮佛冷著一張臉不說話,自顧自地演起內心戲。就像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的故事,傑克門上也被劃了大叉標上「內有未來壞男人」記號。在這一場愛情週年慶大血拼中,傑克還沒開始刷卡,就被通知信用額度只剩下零。

過了三個月,珍妮佛發現傑克在床上沒有以往的起勁。他老是晚歸,電話裡也少了甜言蜜語。

「唉,看吧看吧,我就知道你會跟艾力克斯一樣!」珍妮佛每次吵架都撂下這一句。「他是他、我是我,可不可以不要老是拿我跟他比!」加班加到快要虛脫的傑克有理說不清,氣極了。「當初艾力克斯也口口聲聲說他只愛我,你怎麼這麼確定你不會出軌?」珍妮佛拿出艾力克斯的今昔對比,一條條指證歷歷。

比較有溫良恭儉讓美德的瑪麗,雖然反應沒有好友珍妮佛激烈,也有類似的問題。

「給我機會讓我照顧妳吧!」第八次約會後,哈瑪麗很久的同事麥可喝了點小酒,鼓起勇氣說。「嗯……給我點時間好嗎?」瑪麗遲疑。

瑪麗腦袋裡開始冷靜地列表,分別做起喬治和麥可的SWOT競爭力分析。現在這個麥可,雖然口袋麥可麥可、但是唱起周杰倫的「簡單愛」一定沒有喬治深情;雖然隨時願意用BMW給她來個上下班溫馨接送情,但她偏偏想念喬治用破舊小機車帶她去夜市吃粉圓冰。還有,我們約會根本還沒超過兩個月,麥可怎麼能確定他喜歡的就是我?這麼輕易說出口的愛情,顯然只是因為酒精,等剝光衣服發現我的乳溝是魔術胸罩的產物,就只是個風一吹立刻煙消雲散的屁。最重要的是:George & Mary聽起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可是Mike & Mary?別鬧了,又不是在賣只溶你口不溶你手的M&Ms牛奶巧克力!

「這麼篤定地說愛我,必定有詐!」競爭力分析的勝敗優劣已經很明顯,瑪麗暗自下了結論:三振出局。隔天起她在茶水間看到麥可,假裝沒聽到他的熱情招呼,低頭端著咖啡快步離去。(待續)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敲敲天堂的門
  • 倒數第二段的<br />
    雖然隨時願意用BMW給她來個上下班溫馨接送情,但她偏偏想念麥可用破舊小機車<br />
    帶她去夜市吃粉冰。 <br />
    這個麥可應該是喬治才對吧?<br />
    哈 抱歉糾正那麼久以前的文章<br />
    不過害我多看了好幾遍才看懂。
  • cwyuni
  • Thanks for the correction!<br />
    改過來了。<br />
    <br />
    正在和finance掙扎的壽司祝大家好...繼續潛下去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