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男人:「就跟妳說啊,我身邊有無數乖乖牌變成monsters的例子。因為他們出軌都是天外飛來一筆,所以傷人傷的最重。但如果妳老公之前就遊戲人間,而妳知道,那麼只要有進步,妳就會覺得好多了。」

笨女人:「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我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感覺被唬。」

壞男人:「我認識很多乖乖牌,他們上好學校、拿好成績、找到一個好工作,大家都覺得他們超完美。And suddenly, shit come out.」

笨女人:「很誇張嗎?很普遍嗎?」

壞男人:「普遍。」

笨女人:「沒有一個你認識的例外嗎?」

壞男人:「讓我想想......條件好的男人沒有例外耶!」

笨女人:「等等,你該不會是想摧毀我對男人的信心,讓我覺得每一個人都跟你一樣,為你自己脫罪?還是你的朋友都太複雜?說不定somewhere out there,有那個又乖又上進又有趣的好傢伙。」

壞男人:「這是trade-off!當然,妳可以找到一個又醜又窮、認真工作、喜歡待在家裡陪媽媽的男人。他會是個好老公。」

笨女人:「其實我之前有想過這個問題耶。在掙扎要不要分手的時候,我想:要是大家都難免會這樣胡搞,他又這麼可愛條件這麼好,那我幹嘛要跟他分手?反正挑來挑去還不是一樣,除非我不結婚。」

壞男人:「為什麼我們不能認識更多人,然後決定誰適合當老婆?」

笨女人:「問題是,你的態度很明顯不是在挑選老婆啊!玩玩的對象跟當老婆的對象,你自己也說不同。」

壞男人:「因為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候選人啊!」

笨女人:「Bullshit!你根本就沒有認真找。」

壞男人:「我有啊!但她在哪裡?哈哈哈。」

笨女人:「我猜你根本不知道你想要的是啥,或者是說不甘願。」

壞男人:「或許是的。妳我都一樣啊。」

笨女人:「我才不要跟你一樣呢.......我有種被抹黑的感覺。」

壞男人:「妳不確定自己要什麼,然後妳在找一個適合的,等待各種可能的機會。唯一的差別是,我對我嘗試的對象比較關心,而妳可能只跟他們去吃飯看電影。」

笨女人:「你的『關心』也未免太『全方位』了吧。像試衣服一樣試。拜託,跟我看過電影的人屈指數得出來。」

壞男人:「我只是舉例啦。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有一個很ok的男人接近妳,不管現在身邊有沒有人,妳都不會拒絕這個可能是好老公的新對象,對吧?」:

笨女人:「我發現我的問題是,我一旦跟一個人還不錯,就會放棄認識新男人的機會,我太忠誠了。所以囉,根本不會有你說的那種新的ok guy出現。」

壞男人:「拜託,如果真的有一個真的『非常ok』的男人追妳,妳怎麼做?」

笨女人:「不知道耶。你是說他很忠心不會亂搞嗎?」

壞男人:「隨便妳怎麼定義啦。總之接近妳心中理想的典型。」

笨女人:「那可能真的會很心動,奔向他的懷抱。(唉啊,原來我也是人盡可夫的女人)。我承認我是經常會心動,但又是經常會瞬間冷掉那種,所以往往對方還沒發現我很熱,我已經冷了,不會發生什麼事。現在越來越老,大家的自尊都變得很脆弱,沒有人願意先開口或是先行動,也就不會發生什麼事。我百分之八十都是碰到只想上床have fun的。我懷疑我有種奇怪的磁場。」

壞男人:「哈哈哈…」

笨女人:「或許就像你說的,最後我可能只能找一個35歲以上,終於『玩夠了』的傢伙在一起,從失火的十八樓跳下來,試試我的運氣。」

壞男人:「祝福妳。」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