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剛過,端午將至,不知不覺天氣轉熱,漫長的學校申請季節也即將進入尾聲。

除了兩所學校五月才會公佈結果,我的MBA申請江山大致底定:申請了十三所,命中七所,一所備取、三所槓龜。這對今年初才在兩三個禮拜內,火燒屁股地把所有申請資料搞定的我,無異是媽祖保佑的結果。

我開始和錄取學校的新生們聚會、詢問學長姐、業界人士、親朋好友們的選校意見,認識許多熱心提供建議的朋友。但進入選擇階段,少了之前的緊湊與壓力,多的是莫名其妙的失落感,以及對未知MBA生活「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徬徨(很老掉牙的台詞,但真是這樣)。到底該選擇都市還是鄉村?東西還是南北?MBA還是IMC?學校排名或台灣校友connectoin?

更重要的是,MBA這玩意兒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現在才想這個會不會太遲)

我遲疑了。

前兩天,正在NYU Stern讀MBA的學長「紐約焙果」,寫了一封信給同樣面臨抉擇的新同學J,同時將部分內容轉貼在我版上。這封信原本是用英文寫的,我看完很有感覺,特別在徵詢學長同意後,粗譯成中文,給更多對MBA有興趣、即將申請出國留學的朋友們、甚至對「慾望城市」有憧憬的朋友分享。已經在美國念MBA或是紐約求學的,可能也會熟悉的情節會心一笑。

MBA=光鮮亮麗賺大錢保證=多采多姿社交生活?我適不適合MBA/異國?讀完這篇MBA第一手心情故事後,或許對MBA生涯和留學生活的現實面,會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至於那個地鐵上的小插曲,希望也對正在為工作或生活苦惱、焦慮、迷惑的你有點幫助。不論你在台北、紐約、倫敦還是巴黎。

***

Dear J,

(前幾段較personal,略)

我相信你適合什麼地方,要花多久才能適應環境,要視個性和過去的生活形態而定。但根據我對你的印象和我的生活經驗,我想你的朋友可能沒說錯。像你我這一類人,一開始可能會痛恨這個城市,接著開始喜歡他,最後驕傲地以「紐約客」為榮。

讓我來說個故事吧。

在我留學紐約以前,曾經來紐約旅遊過三次。當時我極度熱愛這個城市。精彩的、有趣的、令人驚奇的、不可思議的…我的字典裡有數不清的正面詞彙可以用來形容紐約。直到我真正在這個城市住下來,一切都變了調。

剛開始,我對展開MBA的冒險新生活充滿興奮之情。但沒多久,我就對每天晚上泡pub喝啤酒的生活感到厭煩。我無法完全投入美國人充滿酒吧和啤酒的生活常態。每當重複回答完「where are u from/ what did you do/ what do u wanna do after MBA」,我的聊天話題也差不多山窮水盡。下課後,我只想回家。新生活的刺激迅速褪色,伴隨而來的是無邊的沮喪與孤寂。(台灣學生可以幫的上忙,畢竟台灣人還是比較瞭解台灣人。)

更糟的是,感情問題也來了。生活變的一團混亂。我討厭這個孤立的城市;討厭排山倒海而來的課業壓力和networking(拓展人際關係);討厭被迫和女友分離,這段感情就此結束;討厭骯髒污穢的地鐵;討厭擾人的警笛聲;一切的一切,對我而言都不對勁。

幾個禮拜過後,一個星期日的早晨,我搭地鐵到學校討論報告。地鐵車廂裡有一半的照明壞了,四周很暗。我坐在那兒,頭倚著車窗,疑惑為什麼我的MBA生活竟然這麼不如我預期、這城市對我又如此惡劣。

就在那一刻,一道聲音劃破空氣裡的寂靜。那是薩克斯風吹奏著「秋葉」(Autumn Leaves),我最喜歡的爵士曲目之一。那音樂以一種奇異的方式觸動了我的靈魂。突然間,我發現長久以來,我的思緒一直被學校的混亂糾纏佔領,以至於忘了品嚐這個動人城市的真正滋味。我領悟到,人生不該是這樣,最可笑的是,是我自己讓我的日子變的這麼糟。

自從那天走過這一關,我的生活開始逐漸好轉。現在的我熱愛生活,一點也不後悔來這個城市。我依舊可以想出一堆在紐約生活的缺點:髒亂、昂貴、吵鬧、孤立,但我已經能欣賞這個迷人的城市,不只是以遊客的角度,而是以「紐約客(NewYorker)」的身份。

OK,現在讓我來告訴你,你今年秋天即將展開的MBA生活大概會是什麼模樣,不論你去的是哪所學校。我有很多台灣朋友和我同時來美國念MBA,我們都有共同的經驗:

剛來美國和剛開學時,你會極度興奮。你享受和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經驗,和同學們飲酒作樂打成一片;當課程正式開始,你更興奮了,因為你已經離開學校好一陣子,也從來沒有坐在充滿來自全世界各色人種的教室裡用英文聽講討論過。

緊接著,沈重的課業壓力迎面而來。千斤重的作業、小組會議、上台報告讓你扛的喘不過氣。你可能也會對課堂參與感到挫折。正確答案或是超棒idea就在嘴邊,你卻沒辦法完整地表達出來,那感覺簡直糟透了。(但不用緊張,假以時日你就會克服這個問題。)

然後你的MBA經驗開始進入「現實世界」:一堆瘋狂的企業校園巡迴說明會。你在學校的儲物櫃裡隨時準備著套裝和高跟鞋,每天下課(或午餐時間)換上。你有一個可笑的小名牌,在企業作簡報時,全程別在胸前當作身份識別。你花大量時間研究名單上的企業,絞盡腦汁試圖想出三個聰明絕頂的問題問企業代表。(也可能整個月都在重複問這三個問題,嗯…)

再來就是有趣的部分啦:一堆穿著價值2000美金Armani西裝的banker(投資銀行家)走進大廳,發表無聊(或幽默,如果幸運的話)的演講,分成小組接受MBA學生們提問。拿著搖晃的酒杯,你嘗試擠進每一個小圈圈。你站著等其他人問完問題,同時瘋狂點頭如搗蒜。終於輪到你發問,你朝那個banker/trader/或管他是誰,丟出你最睿智的問題,他回報以一個肯定性的微笑(當然,如果你幸運的話)和答案。在他的微笑中,你開始臉紅(那是因為有點醉了)。接著其他同學跳進圈圈,重複你剛剛的動作。你記不清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只記得你的頭還是點個不停(歐,還有傻笑)。最後,你決定離開,加入另一個小圈圈,圈圈裡的主角是你有史以來見過最帥氣的banker。在問題與問題之間極短的暫停(最多不會超過99-centi second吧),你向禿頭banker伸出手說: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fuxking busy time; it really fuxking helps me a lot.(啊,用詞有點太惡毒,但若你一週之內重複同樣的動作五十次,就會瞭解我想這麼說的原因)BY THE WAY!!! May I have your Email address/Business card in case I have further questions?”

你拿了他的名片回到吧台,點另一杯Merlot/Chardonnay/Coors/Tropicana(如果你發現自己已經醉的回不了家)。這晚,你重複同樣的程序四次,帶著四張名片回家。

故事還沒結束呢。你回家,打開你的筆記型電腦,連上網路,發現五封email躺在信箱裡,提醒你明天就是小組報告交件截止日。你寄出本週另外六個企業校園巡迴說明的參加回函,而且你「必須」email四封客製化的感謝函給那個禿頭的banker、帥氣的banker、傲慢的trader、以及冷血的分析師。已經半夜12:50了,你還有四十頁的案例要讀。更別提你根本還醉醺醺…

我想柏克萊MBA應該也不會差太多。除了穿著光鮮亮麗Armani西裝的投資銀行家換成穿著卡其褲、超級友善的企管顧問。(請注意:「超級友善」不代表你比較有機會找到實習或工作。)

好啦,我想這樣說的也夠了。想知道更多關於找實習的故事?下次再聊。


紐約焙果

***


【酪梨壽司說】

請原諒我不是專業譯者,無法翻到「信達雅」程度,對許多專業名詞的原文可能也有誤解,學長或讀者們如果看到錯誤,還請在留言版上不吝指正。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wayegg
  • 你好,我也是個在國外留學的學生,看了紐約培果寫的這封信很有感觸<br />
    請問我可以轉貼這封信在我的blog上嗎?
  • cwyuni
  • awayegg:<br />
    <br />
    歡迎使用「引用」功能。如果不會用的話可以參考無名小站的說明。
  • awayegg
  • ㄟ~好快喔!<br />
    謝謝喔~<br />
    也歡迎有空到我的blog坐坐!
  • character
  • 悽悽

    讀著也體會了那樣的彷徨與亮光,我不曾去過紐約,暫時也不想花大把時間與金錢去辦美簽,但能挺身向前又能安然返回,真教人不得不配服壽司妳。
    勇氣啊,希望我也能多些。 新書賣得很好喔,我也去了投標 :)
  • 陶陶
  • 你好~~來日本留學三年多了~~看到這篇~~~心中感受無限~~
    是否可是轉貼在我的facebook上呢?謝謝
  • 部分引用或轉貼連結沒問題,請參考我的引用規則:★酪梨壽司的日記禁止全文轉貼。引用或節錄限全文三分之一內,請註明作者、原文標題與連結。

    cwyuni 於 2010/11/16 07: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