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或情人)總是趁你最沒有防備時,狠狠給你來個痛擊。

今天早上我的白馬王子Kellogg(西北大學凱洛格商學院)用一封輕描淡寫的「status check」當電子郵件標題(這就是他來信一向的風格,冷淡,至少直接明瞭),信件內容很簡單,只給我一個鏈結,指引我去學校網站看申請結果。

不妙。Kellogg這一輪公定的錄取公佈日期是3月12日。今天才美國時間3月5日,早到的通常80%沒什麼好事;更何況,我大概是這一次申請Kellogg的學生裡面,少數沒有被面試到的吧。Kellogg原本今年的interview policy是「所有申請者都要接受面試」,但或許我申請時負責面試的校友人力已經不堪負荷(Kellogg的申請者平均一年約五千多名),約一個月前學校發了封信給我,大意是說:

「對不起,我們一時找不到人面試妳,為了怕耽誤妳的申請進度,直接waive掉妳的interview,交由審查委員繼續審查。我們保證,沒有面試不會對妳的申請機會造成任何影響。如果評審委員認為有需要,會用電話與妳進一步聯繫。」

嗚呼哀哉,這不是等於告訴我這個灰姑娘5831號,試穿玻璃鞋的隊伍排太長了,雖然妳沒有拿到號碼牌,但是王子依然有可能會把妳娶回家的喔,等他來敲門吧,別擔心!

一個月後的今天,我深呼吸,心跳比晨跑完五公里後還快,手抖著打開來自王子的信箋。不愧是王公貴族,信寫的很有禮貌,咬文嚼字,但翻譯成村姑看得懂的白話文就是下面這兩句:

「很抱歉我沒辦法愛妳,我有更喜歡的人了。祝妳在未來的日子裡,找到妳屬於妳的真愛和幸福。」

於是我的第一封「Dear John Letter」(其實我們根本還沒交往過,應該根本還稱不上分手信),就成了我因時差熬夜數天,終於不敵睡魔誘惑香甜地睡了一大覺後,睜開眼睛後第一個禮物。

我沒流眼淚,沒捶胸頓足,依然打開冰箱啃了一顆大饅頭當早餐。其實不說我也明白,我雀屏中選的機會很渺茫。我研究過去年Kellogg的錄取平均背景,自忖工作背景沒有任何突出的競爭力,急忙趕出的essays也寫得不夠好。還有,通常前幾名的名校MBA很少不給面試,就錄取申請者。眼看公佈錄取日期漸漸逼近,我很早就死心了。

路人甲說:啊自己知道就好,那妳還嚷嚷著受什麼痛擊?

唉唷,人總是期待奇蹟的嘛,要不然一開始明知高攀就不會去排隊申請試玻璃鞋了啊。

灰姑娘望著窗外陷入沈思。雖然最近一個禮拜有三個可愛小夥子先後帶著牲口當聘禮來提親,可她內心深處,還是痴痴巴望著王子哪一天會騎白馬,帶把刀,從遙遠的城門一路鋪著紅地毯到她家門口迎娶她。她想著想著,皇家鼓號樂隊的聲音彷彿近在耳邊。到那一天,繼母和兩個惡姊姊一定會嫉妒死了,哈哈。

但從夢幻雲端被擊落地面,灰姑娘原本只是心微微揪緊了一下,接著卻又開始擔心,萬一上次她參加的另外幾個鄰國王子妃選拔(灰姑娘再笨,也懂得分散投資,不會笨到沒把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也摃龜了怎麼辦?

「通常壞消息都是壞壞壞,連三壞啊。」灰姑娘的老爹出門種田前,冷冷拋出一句。老爹說,妳不要太貪心,就挑個來求親的小夥子嫁了吧。上次那個阿明,人又老實,又帶了三隻牛當聘禮,很不錯啊;要不然那個大強也可以,他家不是家財萬貫父母雙亡,財產還願意登記在妳的名下?

真是個老實的好爸爸,一點也不懂安慰少女破碎的心。



【酪梨壽司說】

我又食言了。因為每天幾乎都有好好壞壞的新戰報從前線傳來,以致於沒辦法專心好好寫之前答應要的「美東瘋狂面試行」和申請經驗分享。不管了,這個禮拜我一定要來寫積欠的美東遊記,趁我還沒淡忘以前。

告訴大家一個小秘密,其實我真正懊惱的是,前幾天我和一位網友打賭,如果總統大選前前三個學校通知都是捷報,那我就去投票,反之就不去。啊Kellogg的抱歉信要是來得比Georgetown的admission早一步,我就不用浪費睡覺時間出門投票了,X的。(路人甲:這個女人是不是該看醫生了?民主豈容兒戲。)

ps.這張配圖是我從google上找來的,不覺得很像電影裡面的畫面嗎?男女主角一夜纏綿之後,早上女主角起床,發現身旁枕頭空空,床上留了早餐和一張字條...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