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最近好不好?」大概是在「江湖」上銷聲匿跡太久,最近每隔幾天就有人問我這個問題。

實話是,我過的不差。雖然天天加班的結果,回家多半腦袋空空;動過近視雷射手術的雙眼,現在其中一隻視力只剩0.7;雙手因為長時間與鍵盤搏鬥,好像得了脕道症候群。原本就乏善可陳的台北社交生活,因為下班時間不固定,現在幾乎趨近於零。剛收到的手機費帳單只有284元,再創新低。只有在得知在企管顧問和投資銀行工作的同學,連週末也要賣給公司時,才會有好險我不用的慶幸。

最能心滿意足說出「我過的很好」的時刻,是當下班等公車碰到好天氣,不用當落湯雞也沒汗流浹背。例如今晚,空氣中甚至還有近似洗完澡灑上滿身痱子粉的味道,台北少有的乾爽。

我對市面上99%的香水過敏,什麼香奈爾五號歡沁毒藥全都與我無緣,今天在電梯裡差點沒掐死那個疑似在身上打翻整瓶香水的時髦美女,卻迷戀痱子粉平凡廉價但讓人安心的香味。

痱子粉很奇妙地,讓我想到同樣乾爽舒適的紐約秋天。紫底白字的NYU校旗,韓國城的荔枝燒酒、東村的豚骨醬油拉麵、洋基球場的熱狗,中央公園的馬車,海邊小屋現捕的秋蟹。還有那些如今散落大半個地球,紐約、紐澤西、密西根、上海、香港、東京,我紐約的朋友們

我拿起手機,猶豫要不要撥通越洋電話。要不要?要不要?

結果當然是沒打,因為電話費很貴,人很窮,朋友很忙,還有公車來了。

今天的車有我最愛的大片玻璃窗,車上只有我一個乘客。當然司機臉還是很臭,還是急著在我前腳才踏上階梯時就急著把車門關起,還是要等到離前車只有一公分時才煞車。

跳下十五元的專屬大型計程車,快步回家。扮演OL已經很熟練,平均一個月只有兩次會被人行道夾住鞋跟,跌倒後裝沒事優雅地站穩腳步。在辦公室已經懂得入境隨俗,偶爾和同事一起訂購五十嵐的奶茶。週末最重要的行程是上傳統市場,在主婦人牆中廝殺搶購最便宜的白菜和油豆腐。

十二點鐘響,馬車不收悠遊卡,香水不敵痱子粉,灰姑娘脫下玻璃鞋,改穿夜市買的藍白拖鞋。

【酪梨壽司說】

這篇是昨天晚上睡前寫的流水帳,今天中午清醒狀況下重看,果然不知所云,連作者本人都看不懂。不過管他的,反正日記嘛,寫了就貼吧。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