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新工作後,每天滿腦子都是錢。

更精確點說,是滿腦子都是「沒錢」。

前兩個禮拜,我第一次發揮MBA所學,用Excel試算我的Asset﹝資產﹞與Liability﹝負債﹞。這才赫然意識到要將三百多萬台幣的留學債還清,就算一個月能還三萬,也要至少八年才能全部還清。薪水是比以前賺的多沒錯,但扣掉要還爸媽的錢、欠老妹的錢﹝我之前窮到跟妹妹週轉了數萬元﹞、固定支出的稅款保險費大樓管理費水電瓦斯電話費、還有每個月的計畫存款,我的經濟狀況可以說是赤貧,沒有比卡奴們好到哪裡去。

非常汗顏,本人在出國前工作近四年,幾乎沒有存到什麼錢。賺的少當然是一個原因,但追根究底,是我不拘小節的豪邁個性,和得東奔西跑的工作性質害的。每個月有三分之一的薪水拿去和朋友吃喝玩樂,三分之一奉獻給計程車司機北北,最後三分之一則是神奇地人間蒸發了。

當年不記帳的無知歲月可是過的很闊綽,從來沒有一秒鐘憂心過錢的問題。反正人不負我我不負人,只要不欠債,我每個月都把錢花的嘟嘟啊好,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需要過起清貧日子,「投資」兩字從不在字典裡。在紐約更是以「我是學生嘛」當藉口,沒想過回台灣後這大把鈔票要怎麼還。

但這一天終於來臨了。感謝上帝,賜給我一對明算帳的父母,堅持要我負起責任還清留學債;又賜給我一個超級賢慧的模範妹妹,可以每天走路騎腳踏車上班,一個月只花三千元吃飯,畢業一年就存下三十萬。

有為者亦若是,上禮拜開始,我毅然開始新生活運動,每天坐公車上班,中午帶便當,週末自己上傳統市場買菜做菜,一天交通費加餐錢花不到一百元。工作早出晚歸,也就自然而然推掉所有要花錢的飯局派對。這也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帶便當的上班族在公司很難交到朋友,但也沒辦法,同事動輒就去光顧的兩三百元午餐我可消費不起。咬牙當全台北市唯一沒有社交生活的單身女子不要緊,最慘的是上班最順路的那班公車因為經營不善,總是嚴重脫班,在艷陽或暴雨下等個半小時是常有的事,這才發現坐計程車的人生是多麼愜意。

老天爺是公平的,有人倒吃甘蔗苦盡甘來,我則是正吃甘蔗,老大徒傷悲。那天聽說有個大學同學想要辭去工作出國唸MBA,目標是回國後馬上創業。我的良心建議是,如果你的目標是自己做小生意,不是投資銀行企管顧問,那還不如把這幾百萬存起來當創業基金還節省幾年奮鬥時間,甭出國了。

剛剛揮汗上市場買了兩百多塊的菜,總計有絞肉一斤、紅蘿蔔三根、洋蔥三個、馬鈴薯兩個、小白菜一把、青江菜半斤、豆乾半斤、全麥麵條半斤、雞蛋一打,加上上禮拜妹妹幫我包的水餃還有剩,喜滋滋地地盤算大約可以吃一兩個禮拜。向好友大胖報告,他笑說:「哇妳轉性了,在紐約兩個禮拜可能兩百美金都不夠吧?」

我沒後悔過出國留學,但此時此刻,此情此景,這話聽起來還真是悽涼的緊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