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有了重大的體悟:這世界上最難對付的,不是討厭的老闆、難纏的客戶、邪惡的壞男人,而是愚蠢的好人。

有一種好人,總會在你忙到快要抽筋的時候,探頭探腦怯生生地問你:「打擾你三分鐘...可不可以請教一下你的意見?」然後那三分鐘,就會變成漫長的三十分鐘,如果你本身也是不懂得拒絕的濫好人,還可能變成三小時的問答馬拉松。

另一種好人,喜歡為你的複雜行為,想出很多他簡單腦袋可以接受的理由,然後貼心地為你到處廣播。比如妳要是一直沒有交男朋友,他就會搶著對好奇詢問的外人解釋:「因為她事業心重!」或是「她愛好自由,暫時不想定下來!」絲毫不顧當事人可能三十好幾,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他這麼一說,搞不好當場幫妳推掉了三場相親。或是當你明明就不想跟前男友聯絡,怕勾起傷心的回憶,他卻搶著當你們的傳話筒。

為什麼說這種人恐怖?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當你被他弄得肝火上升當場痘痘冒了三個,或是煮熟的鴨子﹝例如天賜良緣、賺錢工作﹞被他慈悲放生,看著他像小鹿斑比般的無辜純情眼神,也只能嘆口氣,繼續回答一連串的蠢問題。你得費盡唇舌拐彎抹角讓他明白:「我不是不想結婚,只是沒有人要娶我!」或「拜託,不要再告訴我前男友的事了,我正在療傷止痛!」

在這個時候,蠢好人會瞬間從小鹿斑比搖身一變成心海羅盤葉教授,丟給你一句:「別這麼執著!船到橋頭自然直!」就像我寫過的白目男,他們永遠不會察覺自己的白目。但白目追女仔還可以拒絕,這些蠢好人可能是你的同事或親朋好友,你為了不想撕破臉別無選擇,只能默默承受。

這種人的共同特質通常是「好奇寶寶」,眨巴眨巴的大眼睛中充滿了探索世界的熱情渴求,事事發問,而且希望你立刻回答。但國事如麻的自私大忙人如我,還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你要探索地心也沒關係,總之不要太常鑽到我這一頭;這世界上有一支神奇電話號碼叫「104」,想找什麼公司行號餐廳KTV請打去問,有一種好用的搜尋工具叫Google,還有聯合新聞網和中時電子報資料庫,想知道什麼儘管往裡面尋寶,不要雞毛蒜皮芝麻綠豆大的事情都丟給我。

我一直以為自己好為人師、長袖善舞,直到碰到這些愚蠢的好人們。他們總是挑最奇妙的時間找你談工作,比如午夜十二點、午休時間、或是開會中;或是在你憋尿憋到滿臉通紅說過三次「我要上廁所」後,還繼續跟你討論一本勵志好書的讀後心得。

這種蠢好人在辦公室中不是少數。我身處的媒體圈,因為記者的職責就是提問,往往症狀特別嚴重。就曾經有這麼一位離職同事,在員工訓練活動模擬聯訪時正經八百地詢問受訪者:「請問你們辦公室的『小強』有沒有特別多?」對方當場愣住,腦中大概想著「小強」是否就是俗稱的蟑螂大哥。這位天兵還慢條斯理地解釋:「我問這個,只是想知道你們的工作氣氛是不是很愉快輕鬆?」

這位仁兄你嘛幫幫忙,員工工作氣氛跟辦公室小強多寡有什麼關係?今天是採訪企業不是做科學研究!

還有個人曾經在我趕稿趕到如火如荼時,在我耳邊碎碎念他的理想抱負,絲毫不顧我三番兩次對他說「我很忙」。他從我當初投入媒體這行的理由、採訪都怎麼避免冷場,一直問到「我今天該做什麼事?」

要是我知道你該做什麼事,今天我的薪水就會是你的兩倍,而且你要叫我老闆,懂了嗎?

我有個朋友也是個老鳥,經常對我抱怨他身邊的蠢好人。他說蠢好人搶到他的路線卻死不放手,還「好心建議」他換個題目做,讓他好一陣子都氣到不想鳥對方。過一段時間我的朋友又回來向我懺悔:「我是不是對他太凶?」

這就是問題的癥結:他們太蠢卻又太天真,而且通常都很認真,以至於讓我們明明是受害者,卻又懷疑自己是欺負好人的大魔頭。

我忽然想起採訪過的一位知名外商CEO曾經說過:企業用人寧可要「聰明的壞人」,而不是「愚蠢的好人」。因為聰明的壞人雖然可能貪污摸魚,但deadline前至少會把問題搞定,而愚蠢的好人只會越幫越忙,把事情搞砸,卻讓你不忍心苛責。

不愧是身經百戰的CEO,說的還真是他馬的有道理啊。

【圖說】

「我有空啊,請進!」本圖來自我很喜歡的一個漫畫家網站Toothpaste for Dinner,他的漫畫裡,有很多上班族才懂的辛酸無厘頭。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