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悲情小苦力還在公司加班,認命地扮演愚公試圖移除桌上堆積如山的稿件,享受永遠完全看不到盡頭的變態工作樂趣。

說時遲,那時快,天空從萬里無雲到忽然下起大雨,大雨又瞬間變成冰雹,打在隔壁樓房的鐵皮屋頂上霹靂啪啦,聽起來真是超級刺激。台北夏日傍晚的冰雹在我眼裡好比竇娥冤裡的六月雪,唉,原來我的命運坎坷到連天空也為我哭泣。

說到天氣,我永遠搞不懂,到底是誰規定辦公大樓裡外的溫差一定要超過10度C。辦公室裡的冷氣總讓我凍的穿外套還起雞皮疙瘩流鼻涕,下樓買個午餐卻被可以煎蛋的高溫烤到快脫皮。大樓中央空調的運作機制始終成謎,因為無論怎麼調整溫控開關,它都鐵石心腸來個相應不理。一進一出間,我得說服自己正在享受貴婦級的免費三溫暖才不會發神經。

連晚上回到家裡,臥室的溫度也要跟我過不去。睡覺前還在想今天天氣涼爽開個窗省點電費別吹冷氣,到了半夜三更,就從孫悟空勇闖火焰山的夢中被熱醒,全身濕搭搭好像洗過蒸汽浴。心不甘情不願掙扎起來把溫度調到27度C,早上起床又喉嚨乾頭痛感覺全身都是病。電視廣告誠心建議我應該換台東元變頻冷氣,我偏偏鐵齒決定跟這鬼天氣硬拼,每天重複同樣的輪迴,以及不變的結局。

認命吧。就算你在冬天下著大雪的阿美利堅共和國誕生,有藉口不喜歡台灣的溼熱天氣,但回到台灣都快二十個春夏秋冬,還在耍什麼假美國人脾氣。小姐,醒醒!別忘了妳現在可是在台北,不是New Jersey;By the way,妳的冤屈指數跟竇娥差了十萬八千里,別再作夢老天爺會幫你把夏天變成雪季。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目男
  • 頭香

    哇!頭香!如假包換的頭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