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line這個字的中文翻譯真的很貼切。死線。一條條要你命的線。

最近的我,就是被無數條心狠手辣deadlines肢解的屍塊。考完一次托福兩次GMAT、準備十幾所MBA的申請表和essays、懊惱平時沒有搞好關係臨時該求誰幫我寫推薦信、苦思不知道哪天才有空回遠的要命的母校申請成績單。指揮明明關我屁事卻要我負責的公司跨部門整合行銷大活動、趕公關天天催魂奪命call追討的英文採訪大綱、寫不知所云的稿、看全部的大校、構思下一期題目、還有開不完的會。我的電腦還落井下石雪上加霜,每半小時就秀逗一次得重新開機。

我的時間表上密密麻麻的deadlines滿到流出來,行事曆從可以放在口袋的黑色小冊子換成A4硬皮本、再換成比A3還大的巨型桌曆。Deadlines們像等演唱會的忠實歌迷,爭先恐後向我說我愛你,從八月初開始抽號碼牌,已經排隊到十二月底。如果不是這本小氣巴拉的行事曆沒有附上2004年一月的日曆,應該還有更多狗屁煩事可以寫下去。

尤其是這個足足橫跨「八部二會」的活動。掐指一算,光是今天我就跟編輯部、廣告部、行銷部、公關部、網路部、製管部、發行部、人力資源部、資訊中心的人說過話開過會。拜託我不是總經理更不是總機,為什麼平白無故要受這種折磨和閒氣。

別以為「能者多勞」這種風涼話就能給我安慰。我又不是三歲小孩,除非給我加薪,否則我寧願要我的MBA比較實際。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黑目男
  • 頭香

    又搶到頭香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