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部分觀眾要求,將Q拍的老鼠照片放進內文,以免嚇到路人。「有興趣」的再點全文看吧。放心,沒有血肉糢糊的鏡頭啦。﹞

很抱歉我想不到更有創意的標題,因為在寫這篇日記時,我已經被嚇的魂飛魄散,想打電話問朋友紐約哪裡可以收驚。

昨天半夜,我坐在沙發上看下禮拜要討論的企業案例,眼角餘光忽然瞥見一團小小黑黑的影子迅速爬過廚房地板。

不‧會‧吧‧

我身體還僵在沙發上、腦子裡有千百個念頭打轉,小黑影倏然從廚房往沙發方向奔竄過來。沒錯,就是我屁股下面坐的那個沙發。完全不怕生不畏人也不打招呼地穿過我腳下,鑽進沙發下面。

「啊!!!」

我愣了兩秒鐘,開始淒厲尖叫,來紐約的第一次。明知叫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我﹝註一﹞,頂多是怕屍臭的鄰居報警說有兇殺案,但當下我的壓力指數已經高到不用尖叫紓解,就會腦中風的程度。

老鼠就在我屁股下面。光是這個念頭,我就起了全身雞皮疙瘩,太陽穴發漲。我想起身逃走,屁股卻像是被大型黏鼠板沾住,動彈不得。

我打電話給好友Q。

Q住的跟我不算近,也絕沒憐香惜玉到願意半夜衝過來救我。我向他尋求精神庇護,是因為他剛當上紐約捕鼠界的新達人。

如果大家還記得,Q是我在紐約命運最坎坷的朋友。上一次在日記中出場,是因為和千百隻蟑螂大軍浴血奮戰的英勇事跡。原以為從蟑螂屋前線撤退到大後方的膠囊屋,從此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退役生活,無奈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才過了半年,膠囊屋又開始遭家鼠肆虐,變成老鼠屋。

膠囊屋這麼迷你,當然連廚房都沒有,Q在房間也沒有藏什麼食物,可是老鼠偏愛在我們這種管線老舊、處處坑洞的曼哈頓老公寓裡閒逛,沒事半夜清晨還囂張地吱吱叫,擾的他無法安眠。

不像沒路用的孬人我,Q是一個意志力堅強的鐵漢。自從兩週前發現敵人蹤跡,他就如同被重新徵召上戰場的老兵,興奮地把槍管皮鞋擦的啵兒亮,每天都跟我報告他捕鼠驅鼠的新動態。

「今天早上我的黏鼠板又黏到兩隻老鼠,牠們一邊掙扎一邊亂叫,腿都幾乎扯斷了。」這是第一天。

「這是我幫老鼠拍的照片,妳看!」第三天,Q把在黏鼠板上掙扎的老鼠當作他的MSN顯示圖片,還直接把照片傳過來給我。噁。﹝沒錯,就是下面這張。﹞



「超音波驅鼠器好像沒什麼用,老鼠還是照來不誤。」第六天,Q嚴肅地分享科技產品使用經驗。我還跟他交換了一下心得。我大一時開始住政大當時最老舊的女一舍,擁擠的六人寢室中也有鼠患。向舍監借用超音波驅鼠器,剛開始都還有老鼠減少的錯覺,過不久牠們好像就「習慣」了,或是演化出耳聾的新品種。可是大一是這麼久以前的事,當年的室友也都很勇敢,輪不到我來滅鼠啊。

怕老鼠的我,剛開始時聽前線戰報聽的很痛苦,還差點想跟變態的Q斷絕朋友關係,後來也就漸漸習慣。可是,聽「老鼠床邊故事」畢竟跟「老鼠就在你床邊」是兩回事,我可沒想像過我家繼Q的膠囊屋之後,成為老鼠樂園的光景啊。

半夜兩點,我驚慌失措,在電話這頭開始靠夭。Q建議我立刻衝出去買黏鼠板,活逮這個沒禮貌的小傢伙,可是這麼晚,Kmart早就關門了。還有,活老鼠我怕,死老鼠我更怕,半死不活的老鼠更是史上無敵的噁爛,所以我不能用毒鼠葯,任何形式的捕鼠板/器也都不在考慮之列﹝註二﹞,除非有人願意在老鼠被抓到的那一刻火速隨傳隨到,來我家幫忙收屍處理。

等到好不容易敢躡手躡腳走下沙發﹝靠,不速之客大搖大擺,屋主本人幹麻躡手躡腳﹞,開始神經質地檢查廚房。我再三確認所有食品都在冰箱中,或是在堅固密封的塑膠整理箱裡,地板上水槽邊也沒有任何食物殘渣,門縫也還是用膠帶封死的狀況。可惡,老鼠到底是從哪個洞哪個管子冒出來的,我家沒油水供養你這個小祖宗,拜託你行行好快走吧。

這一晚,驚慌、寂寞、又無助地在床上輾轉反側,連燈都不敢關,凌晨四點半才入眠。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看出男友這種生物無可取代的重要性。畢竟還有誰會在半夜兩點,睡眼惺忪義無反顧別無選擇地前來搭救被困在高塔上的公主?

如果能夠戰勝對老鼠﹝呃,還有會飛的蟑螂太太﹞的恐懼,這輩子應該就可以不用靠男人了吧。


【酪梨壽司說】

紐約是一個生氣蓬勃的地方,如果我沒記錯統計數字,地鐵裡的老鼠數量比每日地鐵乘客還要多﹝四、五百萬﹞。不過地鐵裡大部分都是大型的rat,家裡的是小型的mouse,是不一樣的種類。我上次跟美國同學描述家裡有rat,差點沒把他們嚇昏,頻頻問我「你說的是mouse吧?」

順帶一提,剛剛寫完這篇文章正要上傳時,又看到老鼠先生﹝or小姐﹞走過電視機後面,去廚房探險。啊…

# 剛剛把這篇日記重新歸類在「紐約留學生的Urban Legend」系列。要提醒大家的是,我在一年級結束的暑假,就已經搬出第一集裡面提到的高貴宿舍,遷來離學校走路十分鐘不到的東村﹝East Village﹞紅磚式老公寓裡的小套房,外牆都是復古防火梯的那種。當然,房租還是貴的嚇人啦。

註一:千萬不要重複「破喉嚨」和「沒有人」的笑話,雖然很經典,但真的太冷太膩。

註二:不用黏鼠板的理由還有一個,就是鄰居家的老鼠聞到香味都會過來一探究竟,永遠都黏不完啊。



【紐約時間10/10凌晨4:30戰況報告】

各、位、觀、眾!

雖然現在是半夜四點半,還是要上來跟大家報告一下戰況。

今晚我在捕鼠達人Q技術指導下,在老鼠經常出沒的路徑佈下兩個天羅地網。第一個是在廚房,另一個在我的沙發死角。因為這次買的黏鼠板非常小,沒有照片上那個那麼充裕的空間,如果黏到老鼠我勢必得跟老鼠近距離接觸。於是我自己想出一個權宜之計,就是把那種大的黑色垃圾袋開口平舖在地上,上面放了有誘餌﹝一點肉鬆、半匙奶油、和一粒花生米﹞的黏鼠板,這樣老鼠一落網,我就可以保持安全距離直接把袋子四周抓起來,老鼠就在黑色不透明的袋中,眼不見為淨。

剛剛四點鐘,聽到廚房裡傳來大力掙扎的聲音,開燈循聲去看,果然老鼠中計了。我半瞇著眼﹝因為不敢仔細看﹞,用掃帚的柄把垃圾袋的周邊撐開,把老鼠包在袋子裡面,打死結後衝下樓,拿去屋外的垃圾桶丟掉。Yes!

我開始漸漸了解Q的心情了。當一個怕老鼠怕到會心臟休克的女子,靠自己的雙手,獨立在半夜解決鼠患,真是既緊張又驕傲。

啊,我人生的第一隻老鼠--老鼠致命且錯誤的一小步,我勇敢成長的一大步。

明天不管還有多少的老鼠、多少的挑戰,我都跟他們拼了。﹝有這麼勵志的結尾當祭文,老鼠也被黏的很值得了吧。﹞

【紐約時間10/10凌晨4:40 am戰況報告】

才剛剛寫完上面那篇,又看到另一隻老鼠在廚房逛街了。唉...人生果然是充滿著挑戰,恐怖片裡面的殺人魔也都是死不完的。長期抗戰開始。

【紐約時間10/10凌晨4:55 am戰況報告】

把另一個放在沙發角落的黏鼠板移到廚房,竟然在十分鐘內捕到剛剛那隻逛街老鼠。垃圾袋打死結、衝下樓、丟進垃圾桶、回家佈下第三個黏鼠板。越來越熟練了。明天要記得多買一包黑色大垃圾袋和黏鼠板。

真不敢相信,出國前的我連一隻蟑螂也沒打過。爸、媽、妹,你們現在一定很為我感到驕傲吧?只能說人真是潛力無窮的生物。

【紐約時間10/11上午8:20 am戰況報告】

由於前天晚上太疲倦,昨晚我十點半就睡著了。一覺到天明,早上七點半起床,廚房的黏鼠板裡沒有老鼠的蹤跡。但我前晚確定還至少有第三隻漏網之鼠。不知道他是識相地暫時搬家了,還是懂得繞道而行,總之昨夜一夜安眠,也就不跟他太計較了。

隨著天氣越來越冷,我有預感這會是個八年人鼠抗戰。

【紐約時間10/12中午12:30 am戰況報告】

昨晚也沒有聽到老鼠聲音,謝天謝地。當然有可能是我睡的太死了﹝看書看到一半,連大燈沒關就昏死過去﹞,也有可能他們真的搬走了。今天發現我麼這棟公寓中央空調的暖氣竟然已經啟動﹝不能選擇關掉的那種﹞,心有點驚,希望老鼠不要被溫度吸引過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