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十二點五十分,剛開完小組會議,我一個人晾在空蕩蕩的教室裡,等著上下一節財務課。眼看來不及出外覓食,只能從系館販賣部冷藏櫃一堆冷冰冰又昂貴的三明治中,勉強揀了一盒賣相不佳的「辣鮪魚壽司(Spicy Tuna Roll)」和Diet Coke果腹。

不情願地遞過十塊美金,收銀機只用清脆的「鏗鈴」聲報答我的慷慨贊助,吐回兩張陳舊的一元鈔和兩個quarters。就這樣莫名其妙又毫無品質可言的中餐,花了我七塊五美金(將近兩百五十元台幣)。不知是:(A)紐約物價太高、(B)MBA學生的錢好賺?還是(C)商學院連販賣部都很會做生意?

不論是哪個選項,都不會改變我眼前得向這十粒毫無朝氣軟綿綿壽司低頭的命運。忍不住懷念起在台灣轉角隨處可見的7-Eleven,每隔十天半個月,就有名稱炫麗、菜色組合繁複的便當、涼麵、飯糰、包子、三明治、甜點新上市,五六十元台幣可以吃到下午開會連打三個飽嗝,我以前竟然還不懂得知福惜福,嫌棄便當裡的青菜不夠多。

好啦,報應來的真快,要青菜是吧,現在學校販賣部的青菜活生生鮮跳跳地在透明圓形沙拉盒裡向我說哈囉,幾片生菜家族成員外加小蕃茄小黃瓜什麼的廉價蔬果,獅子大開口要價6美元。我不買則矣,買了就連盒底最後一滴沙拉醬都要舔乾淨才甘心。

美國學校裡的午餐文化也是一絕。我不知道這是紐約特有習俗,還是全美國學校都一樣,但自從我來求學後,除了企業說明會會提供雞尾酒和點心,舉凡大小午間學術講座或社團會議,食物只會有兩種選擇:披薩和「黑色便當」。

先說披薩。紐約的外送披薩,顯然比台北的必勝客達美樂肥膩十倍,黃色油漬力透紙背,一不小心油還會延著紙盤滴到衣服上,負責訂披薩的活動主辦人又總是很沒創意地只會在燻腸、起司、蔬菜幾種口味之間選擇。MBA新鮮人第一次吃到免費披薩午餐時,還頗有賺到的幸福感,但相信我,如果你曾在兩個禮拜之內,超過十餐都因社團活動或午間講座,得被迫與披薩先生約會,就不會是個太美好的經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由此可見。

「黑色便當」更是一絕。這裡的午餐餐盒統一是長方形、黑色底、前開式透明盒蓋,我在心裡暗自給它取了這個暱稱,反映顏色、也反映餐後心情。我不知道學校是不是像航空公司一樣有中央廚房,但餐盒內食物的品質,卻和飛機餐的難以下嚥程度不相上下,若說有什麼差別,大概是飛機上的選擇還比較多。

黑色便當的內容,比海軍陸戰隊的蛙人操的整齊畫一有過之而不及,精彩度卻和古銅色肌肉男差之何止千里。連排列順序都那麼千篇一律,我閉著眼睛都能默背出來,由左上到右下的四格,分別是:

蘋果(有時是西洋梨)一顆,
圓形巧克力餅乾一枚(很貼心地附上紙巾一張),
三明治一個(有鮪魚/雞肉/火雞肉/火腿/蔬菜口味供選擇)
洋芋片或Pretzel一小包。

乍聽之下這些三明治花樣還不少,沒得挑剔,但天可憐見,我隨便花十分鐘做的三明治或是麥當勞叔叔的起士漢堡,都比它們美味百倍啊。我的英文在紐約一年進步或許有限,但很有信心,吃過幾十個三明治餐盒後,味蕾退化的程度已直逼美國人。(待續)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