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禮拜忙著期末考,沒有更新日記。許多同學朋友們一見我就爭相打聽這個故事的結局:Q最後是不是真的搬進鬼屋啦?

很抱歉接下來沒有精采畫面,讓嗜血的諸位失望了。Q先生雖然是個衰鬼,但也還沒有運氣不好到要跟好兄弟同船渡共枕眠的程度。

話說距離逃離恐怖蟑螂屋不過三天時間,我接到Q的喜訊。他興沖沖地向我報告,他已經在曼哈頓中城找到新歸宿,也火速簽了租約。

「嗯,midtown很方便,但一定很貴吧。房租多少?」我一邊驚訝於他的驚人效率,一邊好奇地問價格,想說明年要是搬家,也好有點心理準備。

「才五百五,不過很小啦…」

「什麼?五百五!不會吧!怎麼可能!你到底住去哪裡…」不待Q講完尋屋故事全集,我就以連連驚呼打斷。

美金五百五還是要台幣一萬八,對曼哈頓不熟悉的人恐怕還嫌貴,但內行紐約客都知道,除非走運,通常這種價碼,不是住在破舊骯髒蚊蠅蟑螂齊飛半夜還有免費卡拉OK聲奉送的中國城公寓,就是得在地鐵上哼著「八千里路雲和月」、慢慢晃回家前先睡著三次的遙遠郊區。

對於中城可以找到五百五十元的「老闆瘋了!」流血跳樓價,我足足羨慕忌妒加耿耿於懷了兩天,暗恨自己每月乖乖掏出一千三百五十元奉獻給學校真是冤大頭。

直到在兩天後,我有緣參觀Q的新窩。

Q的新家在二十幾街,是一層老公寓Three bedroom中的一個房間,沒有客廳廚房,和兩位陌生室友共用一間衛浴。這種克難雅房在紐約很常見,但走進Q房間的第一眼,我還是忍不住暫時停止呼吸。

不是看到蟑螂螞蟻恐龍大象或殭屍,而是因為…

好…迷…你…啊。

猶記得高中課本裡,司馬光他老人家在〈訓儉示康〉中不是用「僅容旋馬」來形容某個勤儉宰相家廳堂的狹小儉樸?與我眼前看到的景象相較,宰相他家還是過的太奢侈。Q的房間大約只有一坪多「一滴滴」,在完全淨空的狀況下,不要說讓一匹迷你馬打轉,連兩人同時杵在房間裡都顯的太壓迫,不暫時停止呼吸,還真怕搶走身旁人太多空氣。

與其說這是個房間,倒不如說是顆大型膠囊。聽說寸土寸金的日本東京有一種膠囊旅館,旅客一進門就只能側身躺下,這房間雖然沒有這麼誇張,但對身高一八零人高馬大的Q而言,亦不遠矣。

「呃…是還不錯啦,地板蠻新的,」我顧左右而言他,勉強擠出這句正面評語。但近來找房子找到將近精神崩潰的Q,絲毫也不顧我滿臉「你確定要住這裡嗎」的問號加驚嘆號,洋溢著「有家萬事足」的喜玆玆樂陶陶,還拖著我去附近的Home Depot買了油漆打算粉刷牆壁。因為空間太侷促,沒有一個角落不會被油漆濺滿身,陪Q進行粉刷大業時,我有一半時間都得晾在房門口袖手旁觀。﹝優點是粉刷面積不大,半個晚上就大功告成。﹞

最麻煩的是,Q之前的租處至少是這房間的四倍大,加上在紐約已經混了一年,家具衣物書籍滿坑滿谷,決無可能塞進這顆神奇膠囊。為了趕在三天內進駐膠囊屋,他先是壯士斷腕將所有的家具整批賤價賣給新來的台灣學弟,再買了一張單人床﹝精心挑選了床下空間寬敞,可以堆放雜物的那種﹞。房內放了房東原本附的小五斗櫃和小冰箱後,就連書桌、衣櫃都擺不下;連陪伴他渡過無數留學寂寞夜的最愛—用來看球賽的二十七吋大電視—也只能含淚說分手。

等等,沒有衣櫥,需要吊掛的襯衫大衣放哪?「諾,妳沒看到天花板上有一根橫貫房間的消防灑水管線?當然物盡其用囉。」Q相當豁達。我當下決定幫他跨海報名那種家庭主婦和裝潢專家比賽「誰是空間利用大師」的日本電視節目。

在搬家過程中,與Q房間僅隔薄薄一牆的外國室友過來打招呼,順便提醒:「如果你要在牆上釘釘子,請溫柔一點,否則我牆上書架上的書全部都會掉下來。」幸好紐約沒有地震,否則我懷疑哪天地震一來,他可能會被一直堆到天花板上的書和大小箱子砸下困住無法脫身。

發現兩位室友的房間也大不到哪兒去後,我開始懷疑,精打細算的香港房東,是不是將一間小套房硬是隔成三間分租。唯一的優點,是這間公寓雖老舊、附近看起來有些荒涼,但還算窗明几淨﹝雖然窗小到火災發生時人鑽不出去,也沒有多餘空間擺茶几這種奢侈品﹞,連一般男生同居一定很噁心的廁所,都打掃的一塵不染,馬桶光潔白淨。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這個故事並沒有我想像中的悲慘結局。出乎意料之外,自從搬進曼哈頓結束通勤歲月,Q效法顏回無入而不自得的精神,非常融入他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膠囊新生活,還對市區能找到如此便宜房租感到很滿意。「坐在椅子上,我伸手就可以拿到房間裡所有的東西,都不用站起來,多爽!」在這位曼哈頓輪椅鬥士的身上,我看到人類生命力和空間利用的極限。

但從那天起,我再也沒有去他家做過客。畢竟一山不容二虎,一膠囊不容兩人,要見面還是約出來,比較不會得幽閉恐懼症。

最重要的是,也是從那天起,我再也沒抱怨過宿舍的空間太擁擠。


【酪梨壽司說】

後來得知Q的兩位室友應該都是gay,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難怪房間廁所都井井有條,弄得這麼乾淨。順帶一提,Q現在住的Chelsea區本來就是紐約同志的集散地,走在街上隨處可見手牽手的恩愛男同志情侶。

創作者介紹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ECHO
  • 哇!真 辛 苦,我剛來台北時住的是未使用的廚房,擺的下一張單人床跟一張<br />
    書桌,然後僅剩的空間可以走兩步,月租7000,床頭下排水孔,颱風來時頂樓積<br />
    水,室友跑到頂樓清塞住的水,水一通排的太快倒灌到我的房間,床就浮起來了,<br />
    只能說...大家加油
  • 酪梨壽司
  • ECHO:<br />
    <br />
    住廚房?床浮起來?嗯,很好,你也蠻狠的...<br />
    可惜我當初不認識你,否則也可以寫進日記裡介紹一下。
  • radishhb
  • 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考慮住在Brooklyn?如果住Brooklyn的話,$700左右可以住到<br />
    不錯的1bedroom。當然不可能像學校那樣什麽都包,自己要裝電話,cable,還有<br />
    別的utility,但是即使是這樣,也便宜很多的。依我的經驗,住在Brooklyn南<br />
    邊,坐地鐵去Manhattan中城要40-50分鐘左右,如果你不是特別介意的話,我覺<br />
    得不錯哦:)
  • cwyuni
  • radishhb,<br />
    <br />
    謝謝你的建議<br />
    不過我實在很討厭通車<br />
    暫時還是希望能夠住在manhattan裡<br />
    否則我也早知道住在Brooklyn很便宜囉
  • 潛水客
  • Brooklyn可不便宜,我以前住在離downtown坐地鐵約15分的地方,studio就要<br />
    將近$1000,這還是三年前的行情,現在就不知道囉!就在河邊的Brooklyn <br />
    Heights更是有名的高級住宅區,生活機能不輸Manhattan。<br />
    <br />
    說這些廢話幹嘛?只是讓你知道高租金地區不只是Manhattan,多了項選擇罷了。<br />
    還有,若只依賴華人圈的服務也是不明智的,中國人以欺負自己人聞名,容易吃虧<br />
    外也少了(again)選擇。供酪梨參考。
  • 酪梨壽司
  • 潛水客:<br />
    <br />
    喔,原來布魯克林也有這麼昂貴的地段啊,<br />
    我真是失敬了。<br />
    這樣說來,<br />
    到底哪裡才是真正的低租金地區呢?
  • fish5477
  • 哇 如果沒看妳的文章 我根本不知道 有那種那麼小的膠囊房間耶<br />
    我的見識實在太少了>"< 很新鮮 很有趣呢。
  • 酪梨壽司
  • fish5477:<br />
    <br />
    的確是很有趣啊。<br />
    不知道住那麼小的房間,<br />
    長期下來會不會得幽閉恐懼症?
  • AmyLord
  • Chelsea 是個同志區沒錯,前年自助旅行的時候有到那邊去晃晃。飾有蕾絲窗簾的<br />
    落地玻璃裡面,都是一對一對的同志愛侶在起居室裡過著居家生活。其中還有一對<br />
    應該是音樂家,一個人在客廳彈琴伴奏(旁邊氣窗還打開一點點),一個人在旁邊<br />
    唱,聲音很美,兩個人還不時笑鬧談心(嗯,其實我是很不道德又很不上道的聽到<br />
    談心內容才知道他們是一對...|||)。我蹲在兩間屋子之間的死角,一邊眼眶泛淚<br />
    讚嘆人間怎能有如此神仙眷侶,一邊像怪女人一樣偷聽到太陽快下山...>///<<br />
  • 雪球
  • 欸,其實有人有幽閉恐懼症,也有人有空曠恐懼症,這種人就會特喜歡小空間,而<br />
    且還不喜歡開窗,不然就一定要把窗簾拉起來。我很怕幽暗的房間,以前在美國的<br />
    臥房沒有燈(檯燈被我們拿到客廳),室友不在的時候我還會跑到客廳睡地上。
  • 酪梨壽司
  • AmyLord<br />
    <br />
    唉,好一對「琴瑟和鳴」的神仙眷侶啊。<br />
    快別說了,人家我這個老女人也開始覺得好寂寞。<br />
    <br />
    雪球 <br />
    <br />
    聽起來比較像是怕鬼或怕獨處的症狀耶...
  • quinietos
  • w23rd street + 9th Av.<br />
    樓下有一間 mahattan laundro.<br />
    <br />
    Mr.Q 是住這兒嗎 <br />
    該不會住我以前租的那間吧 room 22<br />
    <br />
    我只能說太巧了<br />
    但房東是白種老人<br />
    我付 160/week
  • 酪梨壽司
  • 嗯,不是唷<br />
    Q的房東是香港人<br />
    也不住在23街<br />
    <br />
    否則也真是巧的太恐怖了一點
  • quinietos
  • chelsea+tribeca+village 這一大片 <br />
    讓我來算算<br />
    popu.= 100,000.<br />
    <br />
    0.3[100,000*{(1-0.217-0.05-0.2-0.45)}]<br />
    =2490<br />
    <br />
    共有2490人 有資格當 Sugar dad/mom.<br />
    機率是0.0249 所以每遇100人 有2個半有資格 且有機會<br />
    <br />
    雖然我沒看過你是否能夠賽貂蟬<br />
    不過 有空多出去走走吧<br />
    紐約客是查不到 "不可能" 的<br />
    <br />
    註.<br />
    30% = 口袋資格<br />
    21.75% = feggot <br />
    5% = bi.<br />
    20% = straight femelle<br />
    45% = 未成年<br />
    <br />
    好像有點重複算 誰來幫壽司算算 有多少機會免費住 upper east<br />
    <br />
    <br />
    <br />
  • 酪梨壽司
  • quinietos<br />
    <br />
    嗯...看到你這一大堆算式<br />
    好像在上operation...<br />
    饒了我吧!<br />
    <br />
    反正也沒差,<br />
    我對免費住upper east沒有興趣。
  • Neptune
  • 哈哈哈~好可愛的房間喔~你那位朋友還真悽慘~不過,你有<br />
    沒有幫他阿?他看起來好可憐喔~^^
  • cumuni
  • 哇~哈~哈<br />
    第一次偶然逛到你的網站<br />
    你朋友Q的搬家故事 真是令人噴飯連連阿<br />
    (雖然應該要同情他的 但.........)<br />
    怎麼這麼精采阿<br />
    (這也可能跟你的文筆生動有趣有關)<br />
    真是太妙嚕<br />
    希望他未來一切好呢^^<br />
    <br />
  • obiwan
  • 看了最後一段,終於知道為何我室友的位置總是那麼乾淨跟整齊了~~<br />
    因為他前幾天也跟我說他是gay了:p<br />
    <br />
    這點我要筆記起來,或許以後找房子可以考慮跟他們合租XD<br />
    <br />
    我是亂入的鄉民,你的文章都好有趣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