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為困在鳥籠裡的我命運坎坷,直到我見證留學生好友Q的租屋血淚史。

Q比我早一年來紐約,因為生活費預算較為拮据,住在遙遠的皇后區裡的「土庫」裡,月租約莫六百塊。

土庫是什麼?其實就是紐約華人對地下室的俗稱,分成只有貼頂窗戶露在地表以上的「土庫」,和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的「半土庫」。不過不管土庫或半土庫,都得跟地下室的鍋爐、水管、瓦斯管比鄰而居,因為有安全和健康顧慮,在紐約出租土庫是違法的,住在裡面也總有不見天日的落魄感。

Q的學校在曼哈頓downtown,從他Forresthills的家到學校單程超過四十分鐘。除此了是地下室又比較遠之外,這個one bedroom的土庫其實環境清幽,舒適寬敞,倒也不壞。

好景不常﹝如果一直花好月圓風和日麗,故事也講不下去﹞,Q的房東在一個月前、期中考週的一個晚上,向他宣布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不好意思,我把房子賣了,你得搬家!

根據法律規定,一旦立下租約,房東不可以隨便破壞契約趕房客,壞就壞在租地下室並不合法、當然也從沒立過租約。Q的房東不是惡人,求情後給他一個月的緩衝期覓新居。只可憐Q一邊上網找房子還要一邊忙期中考,搞的分身乏術焦頭爛額。

Q的運氣不太好,因為此時正值租屋淡季,出租的房子選擇少的可憐,在他八百元預算以下的房間更是寥寥可數,就算有屋況也極糟。「馬的,剛剛又在China Town看到一間恐怖破爛的房子!XXX!」連續兩個禮拜,每天我光是分析Q每天打電話的發語詞和語尾助詞,我就可以判斷他的尋屋進度有多不順。

剩下不到兩個禮拜,擔心在零下寒冬流落街頭的Q開始病急亂投醫。「我找到了!」有一天Q跟我報告,在布魯克林區的某個拉丁聚落找到一個房間。看屋時幾個大陸房客還沒搬走,屋子看起來是有些髒亂破舊,但既然香港房東一口保證會幫忙整理翻修,Q也實在找累了,就心一橫簽下契約,交了七百塊押金,幾天後就請紐約留學生搬家的第一把交椅「簡先生」把家當全都運去新家。

「Q先生!我幫你把房子弄得很乾淨了!連冰箱的霜也除了,你去看看吧!」新房東自信滿滿地向Q打包票。

不說還好,Q再度踏進新家,差點沒被眼前的景象嚇暈。

蟑螂。

很多蟑螂。

滿坑滿谷的蟑螂。

之前大概是因為家具和雜物堆積有障眼法效果,但前房客搬走後,這些小動物就就無所遁形。不只如此,整個房間還瀰漫著一股噁心油膩的氣味,不知道是前面房客留下的繞樑餘香,還是無數小強身上累積的油臭味。

就這樣,這位運途多舛的台灣留學生,從不見天日的土庫搬進了一間蟑螂屋。不是那種小巧可愛放在地板願者上鉤的粘蟑螂工具,而是百分之百、不折不扣,住滿上百個蟑螂家庭的金字招牌大型「蟑螂屋」。

傻眼的Q立刻向房東先生抱怨,交屋時理當乾乾淨淨,無奈房東老大錢拿了翻臉不認人,睜眼說瞎話「已經很乾淨了,你隨便擦擦就可以了!」既然房東耍賴不打算解決問題,Q也只好發揮「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的窮學生精神,準備好殺蟲劑掃把畚箕垃圾袋,捲起袖子打算獨力和這種生命力超強的遠古生物一决死戰。

第一天,Q將前房客留下的垃圾全部清掃乾淨,殺了至少一兵團的蟑螂大軍。

第二天,蟑螂仍在,生生不息。Q卯起來噴殺蟲劑,噴到回家頭痛了一整天,差點沒有中毒病倒。

第三天,蟑螂不死,只是凋零。Q打開冰箱準備清理,赫然發現世界上最噁心的景象:整個冰箱裡面不但長霉發臭,還都是蟑螂!冷凍庫有蟑螂、冷藏室也有蟑螂,凍死的有、活蹦亂跳的也不少。那場面詭譎噁爛殘酷,有如人間煉獄。

「幹!之前那些大陸人到底怎麼住的?冰箱裡面也可以養蟑螂?」Q在瀕臨崩潰邊緣打電話給我發出SOS求救訊號。他忍不住懷疑大陸房客是否以蟑螂為主食,但押金都繳了,也只能硬著頭皮認命地將整個冰箱清理乾淨。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當Q費盡好幾小時將冰箱內部清理乾淨後,心想大功告成,準備關上冰箱門call it a day...

嚇!

Q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

蟑螂,更多更多的蟑螂,在冰箱門緣的膠條細縫間竄動。徹底實踐「夾縫中求生存」的蟑螂爸爸蟑螂媽媽蟑螂爺爺蟑螂小妹,全部歡天喜地向Q打招呼。﹝而且佔盡死角地利,根本清理不到!」

到此為止。我可憐的好友正式精神崩潰。顧不得損失押金又白費三天的清掃苦工,他從蟑螂屋落荒而逃,連碰過蟑螂的掃把拖把畚箕都不要了,只請簡先生幫忙將其他家當全部運走。「掃把他比我需要,押金就當是給他買藥吃,」豁達的Q把損失想成做功德,才稍稍從驚嚇中平復。

臨走前,他忍不住指責房東不負責任、房子又髒,房東惱羞成怒,呱啦呱啦嚷起來:「是啊,我髒嘛,我就是髒啊,怎樣?我知道你找到別的地方想搬走,不用找藉口…」

好一個「我就是髒」,的確也不能怎樣。誰叫Q急著找房子急到昏了頭,喪失談判的籌碼?

舊房東臨時賣房子趕人、新房東又是小強摯友兼犀牛皮魔人,Q這個一個禮拜內被迫搬兩次家的倒楣界奇葩,連幫留學生搬家無數的簡先生都忍不住嘖嘖稱奇。簡先生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跟朋友說:「厚,這孩子有夠可憐!」,最後還大發慈悲心讓Q將家當留在他的車庫,省的下回再搬時麻煩。

十一月底,眼看舊家只剩下一個禮拜就要到期,Q每晚睡在幾乎被搬空的臥室地毯上,因為暖氣不足被凍的重感冒。為了不流落街頭,他發狂似的找房子,還請了仲介幫忙。現在只要没蟑螂又低於八百塊,給他鬼屋他都會點頭!﹝待續﹞


【酪梨壽司說】

請原諒我沒有在戰地SNG連線,只是二手採訪報導,因為當Q要我過去見識蟑螂屋實況時,在家看到小強就會跳到椅子上的我,實在提不起深入前線的勇氣。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