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我第一討厭的是看醫生,第二就是跑公家機關。所以痛下決心,公證完立刻殺去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務求所有手續當天辦完,早死早超生。

到達區公所時大約下午四點半,可是安啦免緊張,感謝中華民國政府德政,不知從何時開始,戶政機關的下班時間都是晚上八點,上班族再也不用望著深鎖大門嘆息。

區公所這一站的重點,是在身份證和戶口名簿上登錄大白的名字。交出結婚證書、身份證和大白的護照,我正感慨以後「花輪大白」(註4)這幾個字就要在配偶欄上跟一輩子,承辦小姐就遞過一張表格:「要請妳先生取一個中文姓氏喔!」

「這個阿本仔四個字都是漢字耶,為什麼需要另外取中文名字?」我還以為只有歐美人士需要取一些稀奇古怪的漢化姓名,沒想到連日本鬼子也要。

「嗯,好吧,妳等一下,我幫妳問問看日本人需不需要!」

過了十五分鐘,小姐帶著勝利的微笑回到座位。「很抱歉,因為他的姓不在百家姓之內,所以還是要請妳幫他另外取一個中文姓氏喔!」

酪梨大白的誕生

我回頭跟一頭霧水的大白解釋台灣法律要求外國人要有中文姓名,所以他原來的姓不能使用了,要另外取一個百家姓裡有的中文姓。

「真的嗎?名字可以隨便我取嗎?」整個下午昏昏欲睡的大白眼睛第一次發亮。「那我要取一個很MAN很酷的姓,我要姓Tiger(老虎)!」

「可是親愛的,『虎』不在百家姓之內耶。我看你還是直接跟我的姓吧,簡單多了。」我一步步誘導大白掉入圈套。其實我哪知道虎有沒有在百家姓之內。

男人很是落寞,但老婆都說沒輒了,也只能乖乖在表格上一筆一劃寫上自己的新名字。小姐收過表格,很快就印出新的戶口名簿和剛申請的戶籍謄本,繳完幾百元手續費後,隨即我也領到新的身份證(註5)。翻到反面一看,配偶欄上幾個漂亮的鉛字印著:

「酪梨大白」

哈哈,我老公冠妻姓耶,這代表以後我的小壽司、小白在台灣也理所當然姓酪梨。我立刻打電話給爸媽報告:「喂,酪梨家有後了!」口口聲聲不在乎傳宗接代的一家人,頓時有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痛快,不知道在嗨什麼。原本我很堅持在日本要用原來的姓名,絕不冠夫姓,這下改不改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反正扯平了。

「對了,老公,你知道嗎,雖然Tiger (虎)不能用,但是姓Dragon(龍)的人不少喔!」步出區公所前,我輕描淡寫對大白拋下一句。

「吼!妳怎麼不跟我說,我想要當龍!人家要當龍啦!」與虎虎生風、龍騰虎躍擦肩而過的大白懊惱極了。

「來不及啦,酪、梨、大、白、桑!」

【酪梨壽司說】

花了兩天時間、約三千元台幣,我就這樣成為已婚人士。接下來要請大白回日本為我們登記結婚,順便申請在留證明,好讓我辦配偶簽證。又,或許這篇文章的標題,改成「他如何變成台灣人夫」比較切題。

註4:大白當然不姓花輪,我也不是小丸子。這個名字是我亂取的,以後就當作大白網路上的化名吧。

註5:因為我的身份證是最近一年內辦的,所以本次換證不需要附上新照片。如果超過一年,就要記得帶與原身份證上不同的新照片去戶政事務所辦理喔。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