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記錯,大白這個週末就要來台,而我好像下禮拜就要結婚了。可是現在一咪咪緊張的氣氛也沒有,感覺這只是件待辦事項,瑣碎是瑣碎,但牙一咬辦完打個勾就OK。我反而比較期待聽大白講穿套頭毛衣的大屌黑人的笑話(註1)、考他還記不記得「老闆我要一杯珍珠奶茶」的中文怎麼說。

原本這麼早辭職,是以為可以提前辦一些婚前的手續,結果傻妹我實際打電話到各外交單位詢問,發現異國配偶來台公證的手續和文件還是男女雙方都要親自到場才能申辦,連最簡單的「結婚要件具備證明書」也不能請男方寫委託書代辦,一個人乾著急也是枉然,乾脆先放空。

我的公證儀式連公婆和爸媽都不會參加,只會抓之之和朋友(如果朋友都要上班行程太滿,則情商媽媽代替)來蓋章,換張有法律效力的結婚證書。由於法院公證要三到四天前備齊證件事先登記、到了現場還要排隊,而大白來台含週末也不過十天,我決定聽好友大胖的讒言建議,使用和大胖同一個民間公證人。價格不變,但時間更彈性,旁邊也不會有閒雜人等觀禮造成尷尬。

整個結婚儀式最慎重的一點,就是讓雙方家長象徵性的見個面。原本我們連這套都打算省了,因為大白的爹媽不會講中文或英文,壽司家的日語程度應該也只限於「空泥吉哇」,老人家硬湊在一起微笑點頭雞同鴨講根本是相互折磨。但為了怕壽司爹娘懷疑女兒假結婚真賣淫,大白還是安排了我未來的日本公婆下禮拜來台灣玩三天。

大白很聰明,特別幫爸媽買了旅行團,所以故宮啊,鼎泰豐啊,台北101啊,士林夜市之類日本人最愛的風景名勝,全都不用壽司家張羅,大白爸媽只要在離台前一晚陪我們吃個飯就好。由於無法精確預估辦完公證手續會是哪一天,這餐在某小館子訂下的七人晚餐(註2),可能是提親飯,也可能是喜宴。

至於學日文的計畫,嗯,既然大白沒說話,我很阿Q又苟且地決定到日本再找語言學校,在台灣剩下的日子就好好享受最後的單身米蟲歲月。幸好大白的中文不好,否則要是知道娶了一個如此不知上進的台妹,應該會悔恨自己每天加班是為誰辛苦為誰忙。

於是準外籍新娘手上沒戴婚戒,沒拍婚紗、不用選餅、免張羅酒席。四大皆空,自然也不用忙著瘦身美白保養置裝,厚顏如我竟還規劃了一場婚前最後的自助旅行,上網買了便宜機票,拖著之之去香港找好友大吃五天四夜。(註3)一天五餐餵食的結果,胖了一兩公斤不說,還適逢毒辣的「大暑」,曬的整整黑了兩個粉餅色號,穿T恤涼鞋上市場都會被誤認為菲傭。 

娘最近不只一次在我耳邊碎念「妳敢嫁去日本真的很有勇氣」。其實我不是有勇氣,只是腦袋簡單,暫時沒想到那麼多。前幾年在紐約時和「萬一先生」斷了聯繫,回台後也忘了重拾友誼。留學那兩年沒讓我發大財(莫名其妙賺了一個老公算嗎),但讓我學習到,有些事情想太多就不會發生,管他路人甲乙丙丁七姑媽八嬸婆怎麼想,去做就是了。

那個誰說的好,無知的人是幸福的啊。

註1:是一個大白發明的黃色笑話,每次來台至少會講一次。大白的岳母定期收看本網誌,為避免乖女婿形象大壞,細節暫且不表。

註2:因為一切從簡,七人晚餐選了一家我吃過還蠻喜歡的中式小餐館,成員是大白、大白爹、大白娘、壽司、壽司爹、壽司娘、壽司妹(之之),其餘親戚都不在邀請之列。看到這篇的親友們請勿見怪,離台前我會另外找你們吃飯聊天的。

註3:請見新相簿2007夏香港美食之旅,可知一日五餐養豬行程所言不虛。有好幾餐因為菜一來就忙著掃進肚,連拍照都來不及。此行的另一感想是,人生有幾個好朋友真的很重要。我跟小史相互約定,如果跟老公吵架離家出走又沒有臉太常回娘家,就用大白的附卡刷一張去香港的機票投靠他。

【延伸閱讀】
萬一先生
結婚的勇氣
秘密情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