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月子回東京後累到快升天,是因為除了照顧新生兒小梅干不時發作的腸絞痛哭鬧、安撫三歲小寶哥的寂寞玻璃心,還得應付豬隊友大白超欠殺的機歪病。

比如週日中午,在家帶小孩快悶出憂鬱症的我,終於鼓起勇氣挑戰一人帶兩小+一老殘(膝蓋壞掉失去剩餘價值的大白)出門放風,行前光是準備小人吃喝拉撒相關瑣事就耗上一小時。

好不容易讓寶哥上完廁所換好衣鞋、把梅干裝進嬰兒揹巾、請大白揹上媽媽包,他的機歪病就發作了:「妳把牛仔後背包的防滑胸扣藏哪去了?沒有胸扣我怎麼出門?」

「我沒碰啊。」我一臉無辜的否認。而且我不用胸扣照樣揹得好好的,不知道這位爸爸在堅持什麼。

「還說沒有,我放在收納櫃抽屜最外面,妳早上不是在整理那個櫃子,一定是妳亂收!」

「我真的不記得有看到耶,會不會是你用完忘了放回去?不管怎樣,現在要出門了,就先拿迷彩包的防滑胸扣去用吧。」

大白臭著臉把另一個媽媽包的防滑胸扣拆下換上(總共也只花了15秒),出門後仍一路碎念咒罵,最後我也怒了:「我顧小孩顧到快發瘋,好不容易出門轉換一下心情,你竟然要為這種小事毀了我難得開心的一天?」

「是!妳就是這樣,愛找藉口又從不道歉!」大白回嗆。

「搞清楚,這兩個背包都是我的耶,這麼堅持是不會自己去買一個,把包包和防滑胸扣鎖在你他媽的保險箱裡嗎?」我大抓狂。

見笑轉生氣的大白立馬調頭走回家。

手上牽著一個、懷裡還揹著一個的我呆立街頭,原本想賭氣繼續向前行,忽然想到今非昔比,我已經不是那個吵架後可以拍拍屁股瀟灑流浪的單身女子了。錢和尿布都在大白身上的包包裡,身無分文的母親若帶著飆屎魔嬰和叛逆小童勇闖天涯,豈不是苦了自己、便宜了對手?

但就這樣回家跟機歪人共處一個屋簷下,鐵定加倍心煩,這下該如何是好?

於是不顧路人側目,我站在世界的中心怒吼:「你!把錢給我留下來!!!」

大白氣沖沖回頭掏出皮夾,把幾張鈔票丟在我腳邊(馬的你以為在演連續劇喔),我不干示弱回敬一隻聽不懂人話的難纏魔嬰,撿起鈔票,牽起變身乖乖牌的識相小寶哥去逛街約會。

母子倆吃了一頓豐盛的鬆餅和班乃迪克蛋早午餐,午餐後到井之頭公園跑跳,歡度出月子中心後第一個不用和磨娘精綁在一起的悠閒午後。

三小時後回家,大門沒鎖(大白知道我沒帶鑰匙),梅干在沙發上酣睡,大白翹腳在旁邊看電視,一副歲月靜好的畫面。莫名其妙的胸扣事件,彷彿從沒發生過。

我想我們都需要休息了。‪


 

#‎決定每週都來一次與小寶哥的一對一約會‬‪
#‎下次出門一定要記得帶錢和鑰匙
‬‪#‎肇事的防滑胸扣最後還是沒找到‬

唉,說完氣話後補句公道話,大白自從改成在家上班後,負責的家務大概是一般日本爸爸的十倍以上,買菜、煮飯、洗衣、打掃、丟垃圾、接送老大上下學,目前全都是他包辦,同時又要工作,壓力也很大吧。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