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夏天還是來了啊。

當整個北半球開始高唱我愛夏天,只有我一個人躲在陽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焦慮,祈禱夏天別來。要命的,討厭的,魔鬼般的夏天。

「唷,原來妳這麼怕曬黑?」男性朋友對於宅女婉拒週末踏青或海灘戲水邀約,總是帶著戲謔口吻下結論。

才怪。我天生就黑,走在街上被菲傭誤認為同胞不下十次,死豬不怕開水燙,再黑大不了移民到牙買加去當美女。對夏天的厭惡,可不是單純嫉妒滿街的迷你裙熱褲。說來沒人信,外表黝黑肥壯如我,硬要裝陽光少女也勉強能唬過路人,卻和吸血鬼分享同一個致命罩門:見光死。

這世上應該找不到比我更容易中暑的人了吧。

「妳?中暑?」男人聽完大笑。他們沒有說出口的是,中暑應該是王心凌之流白皙紙片人才有的特權,怎麼會輪到妳?

嘖,你以為我想嗎?人生就是這麼不公平啊,老天沒有生給我長腿白膚,只有中暑這點做足了高維修美女的架式。冷到零下30度我都能忍,偏偏對太陽毫無招架之力,一曬就翹毛。為了減少東施效顰的機率,每近夏天我就開始晝伏夜出的蝙蝠俠生活。平常上班日早出晚歸,還能勉強硬撐,週末假日除非清晨和太陽下山後,幾乎足不出戶。

更悲慘的是我人在台灣。台北的夏季尤其溼熱黏膩,悶到人心浮氣燥,頭頂冒煙,臉上長痘,口角生瘡。今年更誇張,不知道是否因為全球暖化效應,連端午節都還沒到,我就已經中暑臥病在床四次。

今年第一次中暑是清明節。每年清明我都拼命祈禱清明時節雨紛紛,以免到時候欲斷魂的不是路上行人,而是我本人。不巧的是壽司家討厭人擠人,所以清明節前一個禮拜就上山掃墓,老天爺像是懲罰我們不守規矩,總以超級烈日伺候。就算掃墓儀式簡化到只剩拈香祭拜,連金紙都不燒了,中暑這症頭還是來勢兇猛,才不管你是否帽子加洋傘全副武裝,只要半小時,保證眼冒金星。

第二、三次中暑都是週末上市場買菜,市場距離我家不過短短兩條街,十分鐘路程,回家就躺了整個下午,吞了兩顆止痛藥才止住嚴重偏頭痛。第四次則是被興致高昂的朋友騙上陽明山擎天崗散心,顧不得丟臉,全程洋傘不離身,還是逃不過中暑命運,臉上還當場爆出五六顆被熱度逼出的小痘痘。

中暑最痛苦的不是前半段的烈日灼身,真正的惡夢始於進入室內或車內後。空調不知出於何種神秘原因,總是瘋狂強冷還直對著腦門吹,瞬間溫差20度,腦血管熱漲後再冷縮,整得我幾乎腦中風。中醫說我體質濕熱,灌水、刮痧、放血、中藥,什麼民俗療法都試過,總是治標不治本。過去也曾有一段時間發奮鍛鍊身體,但直練到一口氣可以跑十公里,還是只能在清晨七點前和傍晚七點後運動,白天中暑症狀依舊。就這樣無計可施,對夏天和太陽的恐懼症越來越嚴重,最後連看《CSI犯罪現場》影集都會下意識跳過熱力十足的邁阿密篇。邁阿密美則美矣,陽光、沙灘、海水,光看了就教人頭暈。

因為怕中暑又不會游泳,人生徒留許多遺憾,例如從來沒有去過綠島浮潛、沒參加過墾丁春吶,連唯一一次的加勒比海之旅,都浪費在樹蔭下乘涼讀書。或許出於某種可笑的互補原理,我擇偶時不愛憂鬱小生,歷任男友都熱愛陽光沙灘海水,夏天一到就雀躍不已,連夢想中的旅行首選都是夏威夷之類的熱帶島嶼。

可是兩個月連續四次中暑也真的夠了,誰再讓我曬暈我跟誰翻臉。白天不懂夜的黑,我命中註定與陽光少年無緣,拜託誰賞個后羿,幫忙把天殺的太陽射下來吧。

【壽司說】

1. 我很怕冷氣,偏偏辦公室中央空調沒得選擇,朋友車上的冷氣也一個比一個猛。怎麼,只有我吹冷氣會生病嗎?
2. 既然提到全球暖化,突然想到可以趁機宣傳一個消暑又環保的網路闖關遊戲「Cool地球之連環36計」。這是由《天下雜誌》主辦的公益活動,酪梨壽司也是守關部落客的一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