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鄰居上禮拜搬走了。這戶不幸的人家被夾在兩個新生兒家庭中,我們是其中之一。雖然他們從未上門抱怨或報過警,我還是很心虛。

今晚寶包吃中耳炎抗生素時頑強抵抗,最後一口藥溢出弄髒睡衣。大白破口大罵,寶包哭鬧不休。我請爸爸小聲點,別這麼激動,不然待會苦的是我,陪睡安撫要花雙倍時間。

盛怒的大白回嗆:「那妳從今晚開始不要陪了,我負責讓他睡!」,不待我點頭,就以老鷹抓小雞的氣勢,將兒子一把逮進臥房內。

受驚的寶包哭著找媽媽,爸爸高聲怒吼:「吵死了!沒有媽媽!閉嘴!快點睡覺!沒有媽媽了!不准哭!」

被哭鬧咆哮聲煎熬數分鐘後,我忍不住破門而入(但有忍住沒去廚房抄一把菜刀),質問這樣寶包哪可能睡得著,半夜會做惡夢哭醒吧?

「這就是我帶小孩的方式!他哭累了自然會睡!妳不用管!」

我搶過滿臉眼淚鼻涕的孩子,抱在懷裡秀秀,逼孩子的爸滾出去,他臨走前撂下狠話:「以後妳就不准再抱怨陪睡很累!」

寶包啜了幾分鐘奶,蜷在我身邊安心入睡。我邊用嘴唇摩娑他頭上的細絨毛,邊低聲說:「馬麻愛你。把拔是個脾氣超壞的渾蛋,但他也很愛你喔。」

一出臥房,發現客廳熱得像個蒸籠。大白賭氣將空調設定為30度高溫,風量催到最強,只因我最受不了過熱的暖氣。

早知道就該抄那把菜刀的。

 

父子倆正在讀的繪本是《100層樓的家》日文版。別以為我家天天都像照片上這麼甜蜜歡樂,打雞罵狗的家醜只是沒入鏡。歡樂版和暗黑版床邊故事的案發時間,不過差半小時而已。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