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夜奶】

這趟返鄉之旅最大的收穫,是寶包終於斷了夜奶。

(關於我家出生七週就自動一覺到天明的小天使,十個月大突然變身夜奶小怪獸的血淚故事,請見前情提要

由於1Y4M的寶包已聽得懂人話,上週開始我依照阿公的建議,每晚睡前最後一餐奶提醒他:「多喝一點喔,晚上ㄋㄟㄋㄟ也要睡覺了,早上天亮起床才能再喝。」

第一晚我還是親餵了三次,刻意減量點到為止,凌晨時他最後一次討奶,我就說「寶包乖,沒有囉,ㄋㄟㄋㄟ睡覺了」,他無法接受,像犯了毒癮般瘋狂哭吼「媽媽!ㄋㄟㄋㄟ!」直到天明。

這一小時內我硬起心腸,口中不斷重複「沒有了,ㄋㄟㄋㄟ睡覺了」,偶爾抱抱或輕拍他的背,讓他知道媽媽還是愛他的。 第二晚睡前我仍在睡前先提醒晚上沒奶喝,寶包夜裡起床三次討奶,每次我都柔聲堅持「沒有了,ㄋㄟㄋㄟ睡覺了」,只用親親抱抱安撫。

經過前一夜的經驗,他知道媽媽是認真的,哭鬧音量和頻率大幅降低,每次都只掙扎五分鐘就自行入睡,天亮後才開放無限暢飲。

第三晚他只醒來一次,不再討奶,哭了幾分鐘後後就在媽媽輕輕拍哄後睡著。此後數夜,就算惡夢驚醒,也沒再討過奶。

好久沒有連續熟睡超過兩小時的我,現在既開心又捨不得,更加珍惜白天親餵的時光,還忍不住拍照留念。

這就是母乳媽媽的甜蜜與哀愁吧。

 

【Part 2:陪睡】

   

夜奶雖在三天內成功戒斷,我還沒有勇氣開始執行「戒陪睡」。

三次中總有兩次會陪到不小心睡死,一天中唯一屬於自己的短暫時光就這樣被睡掉了,超氣。偶爾想與小人同進退,乾脆一覺到天亮,無奈勞碌命阿母睡滿五小時就自動清醒,凌晨兩三點起床也不是,繼續睡又睡不著,真想飛踢同床呼呼大睡的左右護法。

昨晚好不容易撐到寶包熟睡,躡手躡腳爬起來,剛扒了兩口飯,還沒睡穩的寶包忽然驚醒大哭。請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大白進房安撫,爸爸一抱,寶包就放聲大吼:「媽媽!媽媽!!媽媽!!!」

那幾句「媽媽」,一次比一次大聲,堅定的命令句中混合不解與憤怒,彷彿質問老闆我明明點水餃你上炒麵幹嘛?快把老子的水餃端上來!(掀碗翻桌)

無奈(其實在偷笑)的大白只好隔著房門喚我:「對不起,妳兒指名找妳.....」

獲得奧林匹克指定陪睡員的殊榮,除了含淚侍寢,還有什麼選擇?

我好懷念寶包一歲以前說完晚安就能在嬰兒房的小床上獨自入睡的好時光,這一陪不知要陪到幾歲啊.....

同為四歲愛女指定陪睡員的吾友大胖悠悠說:那我還是不要嚇妳好了。

(我猜硬起心腸應該也只要三天就能戒斷,就是不忍心啊)



上圖為在台灣阿公阿嬤家白天奶睡的自拍照。我的嗜好是邊奶邊偷摸小光頭。

下圖為東京家主臥大床邊拆掉護欄的嬰兒床,印象中是1Y1M或1Y2M後,終於受不了三人擠一張雙人床(不是king或queen size,而是小小的double)才併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