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媽媽渴望放假的心聲,爸爸聽到了。

母親節前一天,大白主動帶愛兒出門逛街,提前放媽媽一天單身假。

回程行經日本橋,他無意間發現這裡竟然也有我最愛的兔屋(うさぎや)銅鑼燒,喜孜孜買了半打回家,當愛吃鬼的母親節禮物。

日本橋兔屋的銅鑼燒外觀和我思念已久的上野兔屋一模一樣,我迫不及待拆開包裝,大口咬下,卻嚐到失望的滋味。上野兔屋餅皮略帶濕潤,日本橋兔屋的餅皮卻超~級~乾,不配茶水難以下嚥。(怪的是網路評價不差,或許有人就愛這一味吧)

獻寶不小心獻到地雷的大白非常沮喪,說他排隊時超得意,滿腦子都是我驚喜的表情。我安慰他沒關係,重要的是心意啊,只是日本橋兔屋壞壞,幹嘛連商標都做得跟上野兔屋這麼像,欺騙我們的感情。

(上方是上野兔屋官網上的logo,銅鑼燒包裝紙上是日本橋兔屋的)

上網搜尋後才發現日本橋兔屋是上野兔屋創始人谷口喜作的三男出來開的,阿佐谷還有另一家長女開的,但兩家都不是分店,而是子女自立門戶。

究竟是心機很重的歐多桑暗自留了一手,還是不肖子孫沒學到精髓,不得而知,但果然跟台灣一樣,小吃還是要認明正宗創始老店啊。

我的另一張禮物訂單「睡到太陽曬屁股」,宇宙顯然沒收到。

母親節凌晨三點,枕邊人忽然將頭緊緊埋進我胸前,說他做了一個好恐怖好恐怖的噩夢,嚇得睡不著。

「別怕別怕,有我在啊。」我反射性地用溫柔堅定的語氣安撫,輕拍他的背,摸摸他的頭。一切都那麼自然,彷彿人母天職就是二十四小時待命的噩夢終結者。

「做了什麼夢?說出來就不會成真了。」我問。

大白用顛三倒四的破英文抽抽噎噎說了幾分鐘,千言萬語總歸一句話就是廁所裡有鬼,還是個鬼寶寶(baby ghost)!

我強忍笑意和睡意繼續哄了五分鐘,眼皮愈來愈重,即將被睡魔抓走之際,大白再度開口:

我想尿尿。

想去就去啊,還怕馬桶裡伸出小手幫你擦屁股嗎?

我當然沒這麼說。想到昨天有人揹著小孩排隊買銅鑼燒,又憶起小時候半夜做噩夢媽媽總會讓我上床一起擠,心軟了,嘴巴怎麼硬得起來?

於是我盡可能用人類所能發出最溫柔的聲音問:「要不要我陪你去?

他在黑暗中瞇起深度近視的小眼睛,如獲救贖地點點頭。

牽起長男(?)的手,我躡手躡腳走進沒開燈的廁所(以免吵醒一個人睡在廁所對面嬰兒房內的次男),坐在淋浴間門檻上等他尿完,再牽他回主臥室,在床上緊緊握著他的手,直到他安心沉入夢鄉。

我在第一個母親節,學會媽媽的溫柔與無敵。

  

為了回報陪尿之恩,長男今天又帶次男出門,請我在家好好休息補眠,這就是為什麼我有空坐下來寫完這篇文章。

親愛的,謝謝你送禮總是送到心坎裡,也謝謝你從不介意在我面前示弱。

你或許不是最勇敢的男人,卻是最貼心的老公,最傲嬌的爸爸。

我們都愛你。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