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七個月又八天大的寶包第一次開口叫媽。

我下意識掏掏耳朵,以為自己睡眠不足產生幻聽,但小人兒笑著抓住我的褲管直叫MAMA、MAMA,一聲又一聲,堅定而響亮。

大清早抱著孩子四處奔波求醫的倉皇焦慮,頓時煙消雲散。好個悲喜交集的一天啊。

2014年1月15日,兒子將生命中第一個字獻給我。或許只是沒意義的牙牙學語,但一廂情願的娘會牢記這天,拿來說嘴炫耀一輩子。

早在寶包剛出世時,夫妻倆就常鬥嘴爭寵,我堅持兒子最愛我,一定先開口叫媽,大白說才不呢,兒子開心玩耍時叫爸爸,拉屎撒尿或半夜哭鬧時才叫媽。

啊哈,賭盤揭曉,媽媽隊大獲全勝!

大白下班回家後,我迫不及待報告兒子先叫媽的好消息(噩耗?),看完存證影片後大白仍不服氣,辯稱根本聽不清楚,但說時遲那時快,爭氣的寶包立刻大叫好幾聲媽媽,字正腔圓,逼得爸爸不得不面對殘酷現實,心碎了無痕。

我得意地笑,抱著乖兒又親又跳。

「等他三更半夜叫媽時,看妳還笑不笑得出來!」

爸爸的咒怨成真,今天凌晨四點,嬰兒監視器裡忽然傳來清晰的「MAMA~MAMA~」,一聲比一聲幽怨淒涼,想必寶包被惡夢驚醒後睡不著,用新學會的實用單字召喚女僕了。

白天媽媽耳中的天籟之音,半夜聽來彷彿來自地獄的呼喚。

小鬼都指名道姓了,娘親再睏也無法裝聾作啞,只能秉持地藏王菩薩的精神,乖乖到嬰兒房報到。

揉著惺忪睡眼,我輕聲嘆氣,想起昨日在臉書上分享第一次被叫媽的感動心情,有網友分享台灣民間相傳「先被孩子叫的那個人比較苦命」,當時我嗤之以鼻,心想這個傳說一定是用來安慰後被叫的那個人。

結果,嗯......

要不要這麼即時生效啊?

寶包好似聽見苦命媽內心的OS,在黑暗中睜大眼睛,衝著我綻放無邪笑顏。

好啦好啦,我投降。誰能拒絕這樣的笑容?至少沒出息的媽媽沒轍。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就這樣又抱又哄,前後花了一小時才將小鬼重新擺平。

 

地獄裡來的小鬼,睡飽後又像個沒事人快活玩耍,用健全的三肢拖著骨折的右大腿爬得飛快,連番表演各種讓人心驚膽跳冷汗直流的危險動作,媽媽忙著攔截,想趁機瞇個眼喘口氣的心願再度落空。

該幫他報名殘障奧運嬰兒組嗎?

【酪梨壽司碎碎唸】

寶包的阿嬤聽到乖孫叫媽,將半杯水哲學發揮到淋漓盡致:「太好了,已經學會叫一半的阿嬤了!」

阿嬤別急,在那之前,我一定要成功訓練他半夜起床叫爸爸。

【後記】

 

大白下了禁足令,規定我至少一個禮拜內不准再讓寶包趴著(只要一趴他就會拖著腿滿地亂爬),只能靜躺養傷,以免大腿骨的裂痕無法癒合。

原以為這樣媽媽會比較輕鬆,其實正好相反,因為好動的寶包沒得玩超不爽,鬼吼鬼叫掙扎著要翻身;過剩精力無從發洩,小睡時間也明顯縮短,累壞老娘了。

有失必有得,內疚的大白這幾天對我們母子格外體貼,柔情似水,每天午休都趕回家陪玩,晚上也提前下班幫寶包擦澡哄睡。

在爸爸的罪惡感消失前,我應該還有幾天可以囂張吧。

這是禁足令發布前最後的趴姿寫真,恐怕也是本週最後一張生龍活虎的寶包照了。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