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把我的好笑神還給我!

寶包從一尾活龍瞬間退化成趴地愛哭小蟲,似乎不只是被爸爸的推車魔鬼訓練嚇到這麼簡單。

昨天傍晚發現他的右腳明顯無力動不了,以某些角度輕拉大腿時還會唉唉叫,難怪他不坐不跪不爬不站,即使心愛的玩具就在眼前,也只勉強伸長手去搆。

   

眼尖的阿嬤在視訊時也提醒我,好動的寶包平日喝奶時都會激動踢腿,昨天卻特別乖巧安分。

原來不是心靈創傷,而是肉體疼痛?

大白和我既焦慮又自責,絞盡腦汁回想每一個小線索,該不會是坐推車時關節脫臼或拉傷扭傷了?整天都和孩子共處一室的我,怎會後知後覺到這種程度?

今個大清早,捧著八公斤重的小娃衝去愛育病院掛小兒科,等了半小時,小兒科醫師卻說跌打損傷不是他們的專長,請我轉診其他醫院的整形外科(日本的整形外科=台灣的骨科),只好又抱著寶包跳上計程車,趕往最近的整形外科診所。

拍完寶包人生中第一張X光片,終於確診是右大腿骨靠近膝蓋處裂傷(上圖的箭頭處,也就是下面這張特寫圖的紅圈處),沒有脫臼。傷處免打石膏,只以夾板和繃帶固定,估計約三個禮拜可以復原。

 

整形外科醫生說嬰兒的骨頭癒合力極強,小心照顧應該不會留下後遺症,不用太擔心。只是這陣子就不方便泡澡,要用溫熱的濕毛巾擦澡了。好險是冬天,不然綑成這麼大包腳一定熱到長汗疹,不洗澡也會臭哄哄黏答答吧。

 

意外到底怎麼發生的?大白推測是他把寶包抱起來換尿布時,腿庫肉被推車安全帶卡住,拉扯時不慎用力過度。放回推車後寶包一直大哭大鬧,爸爸以為他鬧脾氣不想坐車,所以鐵了心不予理會。

「我永遠忘不了他透過車頂小窗口滿面淚痕望著我,原來是在向我求救,我卻連一個笑容都沒給他......」意外闖禍的爸爸在腦中重複播放事故記錄片,自責不已,拼命向寶包道歉「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樂天派的媽媽反倒小小鬆口氣,一來不是昨夜想像中更嚴重的病痛,二來哭成淚人兒原來只是腳痛,不是心碎,代表我兒應該沒有遺傳到公主老爸的玻璃心。(呼~)

  

看完醫生後,淚眼汪汪的可憐蟲又變回笑口常開的寶包,可能沒這麼痛了,或是好開心終於有大人聽懂他在哭什麼了。

 

我要用這張照片向宇宙下訂單,願好笑神光速恢復活蹦亂跳,才能飛回寶島陪親愛的阿公阿嬤過年。

【酪梨壽司碎碎唸】

阿嬤說她昨晚看了我的臉書動態,擔心到夜不成眠,這篇文章應該能稍微為她解憂。

這件事給我的啟示是:小人哭鬧一定有原因,爸媽的責任就是讀懂他們的訊息。遲鈍的解碼人仍須努力!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