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出門逛街前和大白吵了一架,我撂下狠話「老娘不爽去了,你自己帶你的兒子出門吧」,他就真的把寶包打包帶走了。

意外偷得半日閒,原想補個眠,卻在床上翻來覆去,滿腦子都是焦慮的問號:

午餐只吃副食品夠嗎?會不會哭著討奶?沒奶喝又沒帶水壺會不會渴?爸爸記得他的作息表嗎?看得懂他想睡覺的訊號嗎?推車毯帶了嗎?襪子穿了嗎?帽子戴了嗎?媽媽包裡的濕紙巾和尿布夠多嗎?有多帶一套包屁衣備用嗎?

明知生命自會找到出路,餓一頓哭一哭滿屁股大便不會死,讓爸爸體驗一個人帶小孩有多崩潰也很有教育意義,就是放不下。

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出息了?

三小時後,爸爸推回一個哭到肝腸寸斷心靈受創的孩子,直到上床睡覺前仍在抽泣。

驚嚇過度的寶包整夜噩夢連連,清晨也提早醒來,即使媽媽祭出親餵奶睡的絕招,也難以平復情緒。

大白不是第一次單獨帶寶包出門,之前都相安無事。這次結局會這麼慘烈,不是寶包過度思念娘親,而是因為他痛恨坐推車,在推車上睡不著會哭鬧不休。我們平常讓他坐個半小時就會抱起來安撫一下,或改用揹巾讓他小睡。媽媽我臉皮比較薄,逛百貨公司時如果孩子在推車上哭鬧,一定馬上安撫,以免路人側目;爸爸臉皮厚沒在怕,讓寶包哭倒長城都不動聲色,繼續逛街。

這次難得我沒跟出門,大白鐵了心訓練他,全程都讓寶包在推車上哭鬧沒理會。據說他至少嚎啕大哭了一個小時以上,哭到最後絕望心碎。

 

直到今天小人兒還沒走出昨日爸爸推車魔鬼訓練的陰影,從一尾活龍變身一條可憐兮兮小毛蟲,清醒時間幾乎都掛在媽媽身上低聲飲泣,一放下就嚎啕大哭。

七個月大的寶包原本這陣子已經活蹦亂跳忙著扶東西學站,經此打擊,瞬間退化成只會趴在地上呻吟、忘記怎麼爬行、連脖子都抬不高的新生兒。洗澡哭、換尿布哭、玩耍哭,連奶都喝幾口就停下來啜泣幾下。

內疚的爸爸直說:「都是我的錯,早知道這小子跟我一樣固執又脆弱,就不該讓他哭這麼久。他現在一定很受傷,不相信大人,不愛爸爸了......」

諷刺的是,當時爭執的點,就是我打算將揹巾和推車同時帶出門以備不時之需,大白卻嫌麻煩打死不願意。

見他如此自責,我也不忍落井下石,只能在哄小子的同時分神安慰老子:「沒關係,你也不是故意的。慢慢來,我們會用很多很多的愛把他治好。」

其實內心在怒吼:「渾帳!把我的好笑神還給我!

唉,別哭,媽媽秀秀~

【酪梨壽司碎碎唸】

我也是主張要建立生活紀律的媽媽,但母愛大噴發後心腸變軟,已將訓練小人的方式從「一次到位」調整為「循序漸進」。

比如餵食,寶包出生後前幾個月我很堅持每四小時親餵母奶一次,雖然他大部分時間都按表操課,偶有誤差就搞得全家人神經緊張。直到寶包的阿嬤某次提點「媽媽從早到晚吃個不停,怎麼好意思規定兒子四小時吃一次?」一語驚醒夢中人,嬰兒不是機器,餐餐心情和胃口不同,就連大人偶爾也會提前哭餓(或像本人一樣隨時都在餓)。此後我就彈性調整成只要一天總共餵四餐,前後差半小時也無所謂。放孩子一馬,也放自己一馬。

關於睡眠,乖巧的寶包不到七週大就斷夜奶睡過夜,八週就連睡十二小時,我一直很欣慰。但近兩個月,他半夜常因過敏、長牙、感冒、寂寞等原因哭醒。寶包哭鬧時,我不一定馬上衝去抱,會隔著監視器螢幕觀察他是否只是閉眼在夢中哭泣,能不能自己重新入睡,若有愈哭愈淒厲的趨勢才會進房安撫。有時很明顯只是寂寞睡不著,我也會稍微寵他一下,拍拍抱抱搖搖,拿布書唸一小段故事給他聽,讓他感受媽媽的愛。

訓練討厭坐推車的小孩,我會從十分鐘、十五分鐘、三十分鐘開始,逐漸拉長他在推車上的時間,讓他慢慢不排斥甚至愛上推車之旅,而不是魔鬼訓練任他一次哭到飽。畢竟每個孩子的個性氣質不同,不是人人都適用「放著哭就會乖」那套。(安全汽座就沒得商量,非坐不可)

媽媽當久了會變皮,很多事轉個念就海闊天空,沒必要用育兒書上的規則把自己綁死。偶爾也會感嘆怎麼愈活愈回去了,但想想孩子大得飛快,牙一咬也就撐過去,以後說不定會想念這段甜蜜的黑眼圈歲月呢。

◎順便調查一下:你的另一半(孩子的爹或娘)對孩子做過最讓你想怒吼的事是什麼?聽完後我心理應該會平衡一點吧。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