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下班前來電,說今天恐怕很晚才能回家,要我先幫寳包洗澡,不用等門。(吼,早半小時打來,我就不用費事煮晚餐了)

遲歸的理由不是加班應酬,而是他部門中一個約聘員工無故沒來上班,電話email都聯絡不上,身為主管,大白必須親自到他通訊錄上登記的住址跑一趟,確認屬下安危。

哇,原來日劇裡面上司專程前往缺勤部屬住家按門鈴的情節不是亂演的?

重點是這個人住得離都心很遠,單程通勤兩小時,來回就要四小時。最糟的狀況是對方真有什麼萬一(呸呸呸),還得在醫院或警局忙上一整夜。

請大白路上小心後,我忍不住補了一句:「要是他真的不幸那個了,拜託你回家前跑一趟附近神社淨淨身,別帶不乾淨的東西回來嚇寳包。」(日本神社有提供這種服務嗎?)

掛掉電話後很內疚,意識到自己是個不夠體貼又缺乏同情心的迷信愚婦,但當下不說那句心裡又會有疙瘩。

這種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的心情,只有傻媽媽們懂吧。(取暖中)

隨手在臉書記下此事,網友紛紛提起新聞報導東京都大田區有位27歲科技公司女性派遣社員今天無故缺勤,上司前往探訪才發現她在自宅慘遭絞殺。這麼不吉利的巧合,不想還好,愈想愈心驚。

送寶包上床睡覺後,一個人在寂靜的家中左思右想嚇自己,傳了封簡訊給大白關心後續狀況,同時做好徹夜等門的心理準備。不料晚上十點多,大白竟然到家了。

我嚇了一跳,急問:「怎麼這麼早?去過同事家了嗎?」

「去了。」大白一臉木然。

「見到面了?」

「沒有。」

「失蹤了?」

「還活著。」

「什麼意思?」我一頭霧水。

「他不接電話不回信,倒是應了門鈴。透過對講機問他一切還好嗎?他只說了句『大丈夫』 (沒問題),沒有要開門的意思。」

「什麼狀況?」

「誰知道?離開時我想起他手上還有未完成的工作,只好又按了一次門鈴,跟他說如果不想幹了,麻煩請記得完成工作交接。他說『』,我就搭電車回家了。」

也對,不回家難道要捶胸頓足哭倒在人家門口,逼他出來面對嗎?又不是剛分手的男女朋友。

睡前用擠牙膏的方式追問臭臉大白,才拼湊出比較完整的故事:這位部屬是合約即將到期的約聘員工,不是今天才無故缺勤,而是日前請了病假,病假期滿後四天仍未出現,也沒再繼續請假。同事用盡所有管道都聯繫不上,請老家父母幫忙找人,父母也說他沒接電話。

獨居年輕男子(和新聞中的大田區OL年紀差不多,約27-28歲)病假後人間蒸發,怎麼想都毛毛的,該不會出事了?

公司人資掛慮員工安危,拜託部門主管前往探視,於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大白桑只好千里迢迢在濕冷的週末夜,專程搭電車去吃閉門羹。

得知他人沒事,大家都鬆口氣,老天保佑溫骯不用當命案第一發現者,愚婦也無須繼續操煩該如何幫寶包收驚,但仔細思量,整件事也未免太謎:這年頭就業市場已經好到不爽上班就直接人間蒸發了嗎?非正職員工合約又快到期所以沒在怕?還是病到神智不清,用盡吃奶力氣才勉強擠出「大丈夫」和「好」幾個字?或者像電視劇演的,他已慘遭歹徒囚禁凌虐一個禮拜,用對講機報平安時脖子上還架著刀,向遲鈍的主管打了半天暗號,對方卻沒聽懂?

這麼說來,是不是該報警啊?

面對愚婦的大驚小怪疑神疑鬼,苦主大白倒是無比淡定,只說以後如果再有部屬無故缺勤,一定要學大田區OL的上司一樣趁上班時間探訪,再也不會犧牲他幫愛兒洗澡的寶貴時光了。

──週末夜懸疑事件簿 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之完結篇 ‧ THE END(應該吧)──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