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酪梨壽司小姐:

我是你的忠實讀者,從你的文章中,感受到許多的歡笑與激勵,這次,我貿然地寫這封信打擾你,實在不好意思,不過,總覺得自己的處境與你類似,不同的是,我較悲觀,常常擔心未來,因此,這此鼓起勇氣,寫這封信希望能得到你的建議。

我目前是留學生,就讀於** ( 註1) 的MSM,本來背景是工程學生,會想來美國轉念商科管理,主要是希望自己能有出息,將英文學好、商學知識弄懂,以後可藉此找到好工作,可是,來這後,發現自己的英文真的很差,尤其是發音,不管是美國人、台灣人,他們都聽不懂我的發音,我是高雄人,過去學英文只重視讀寫,發音都忽略了,發的音也多和別人不同,這個問題在這困擾了我一年多,也不知怎麼解決,也有多參加演講班且多朗讀練習,可是問題還是一直都在。

因此,書也讀得不好,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自己看時間又不夠,人際關係也很差,外國人很少與我來往,我越來越內向、害羞、對人越來越不信任,做事也越來越煩躁,常常浪費時間在發呆和閒晃網路。

現在,快畢業了,自己負債了近200萬,卻感覺什麼都沒學好,英文還是不會講、管理越學越糊塗,越來越沒自信,我該怎麼辦?

無助的留學生

註1:這篇原本是公開留言,但為了不造成主角困擾,還是幫他打上馬賽克、隱藏原文好了。

【酪梨壽司說】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除了宣傳公益活動,有好一陣子不見「壽司的信箱」系列。不是寫信給壽司的人少了,而是那些拖泥帶水的愛情問題重複率太高,而且答案都在主角心中,關鍵只在於他/ 她有沒有下定決心。面對這種明知故問執迷不悔的迷途羔羊,我都會附上網址,請他們直接閱讀幾篇探討愛情的陳年舊文和數百篇網友回覆。如果還是不懂,很抱歉我也黔驢技窮,建議去擲筊、觀落陰或養小鬼更有效率。

直到昨天在網誌留言板看到這篇公開留言,內容不聳動,我卻第一次對讀者的困擾這麼感同身受。

那種「我真的努力了,還是差一大截」的無力、「要是可以說中文,還容得這些白痴在課堂上bullshit 嗎」的憤慨,派對中啤酒瓶拿到手酸滿臉堆笑卻格格不入的孤獨,相信90%的留學生都有過切身之痛。台灣女生還算幸運,只要五官齊備,總有偏愛東方口味的老外願意護花;台灣男人則不管在國內如何稱霸一方,出了國門都曾動念將英文名改成Sula。失根的蘭花從剛開學時的雄心壯志力爭上游,到半年後的隨波逐流憤世嫉俗,啊多麼痛的領悟。

以小強為精神領袖的壽司自有一套放洋生存哲學,但更好奇其他留學生是如何克服﹝或不克服﹞「好苦的洋墨水」症候群。在我回答之前,邀請各位過來人現身說法。以這裡留學生讀者的出沒的頻率,討論精采可期。

※本文同步刊登於「酪梨壽司的日記 - 無名小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