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給寶包穿的紗布衣。可以找呷七碗收廣告代言費嗎?

上上禮拜五,也就是十一天前,我終於成為名正言順的「老娘」了。

卸貨日比預產期6月11日早四天,比大白訂的來台陪產行程早一天,讓準爸爸大白痛失擁抱初生愛兒的寶貴機會。幸好之後幾天連本帶利全補回來了,這位原本只巴望著女娃的爸爸,對兒子也愛不釋手。

大白事先訂了預產期前三天的機票、請了兩個禮拜的年假來台。為了讓他有機會陪產,35週返台待產後,我一改在東京活蹦亂跳百無禁忌的習性(直到34週都還持續慢跑快走散步),每天在娘家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不是坐著就是躺著的神豬生活,祈禱寶包能耐心撐到爸爸來台再出來打招呼。

就在39週又2天,幾週來忙著幫我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的壽司媽不巧重感冒病倒了。娘家是兩層樓透天厝,我挺著大肚上上下下爬了幾十次樓梯,幫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娘親倒水備餐,一整天下來腰背痠痛,還跟媽開玩笑:「爬這麼多樓梯,搞不好馬上就生囉?」

不料一語成讖,睡到隔日凌晨開始陣痛,待每五分鐘痛一次時,請爸爸開車送我去醫院。在醫院囫圇吞了泰山八寶粥和美而美鮪魚蛋三明治當早餐(再痛也不忘要吃飽),在待產室歷經死去活來的四小時激痛,推進產房十分鐘內,寶包就蹦出來了。

沒打無痛分娩的自然產有多痛?過來人常形容「像被卡車輾過一樣痛」,不,這還不夠精準!被卡車輾過往往當下就昏死過去了,再痛也只是一瞬間。自然產的痛,根本是「在全程清醒狀態下,被卡車來回碾壓下半身幾百遍,還被要求用斷腿站起來自己走回家」。至於總共要被卡車碾幾遍、返家之路有多漫長,端看個人造化。大概是因為平日有運動習慣,下半身肌肉還算有力,我只痛四小時,以第一胎而言算是效率很高的。

還有,之前聽說生產時在無麻醉狀態下被剪會陰時根本不會痛,我還以為是誇大其辭,實際體驗後才發現此話不假。醫生幫我剪開會陰時,我聽到剪刀的喀擦聲,也隱隱感到皮肉被切割,但真的一點也不痛,只因生產劇痛早已遠遠超越剪會陰的痛。(男性讀者們請自行想像無麻醉割包皮/捏爆LP的痛,再乘以100倍)

沒打無痛不是因為我特別勇敢,早從開一指時,每隔五分鐘我就激痛到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哭求「快幫我打無痛!」,卻一再遭護士婉言勸退或虛以委蛇。(我的醫師是個超級自然派,不輕言答應產婦施打無痛或非必要的剖腹)

等我終於抝到無痛分娩同意書,奮力簽完名,幾位資深護理人員又拼命搓哄「已經開了四指半,五指全開就進產房了,到時候不可能再幫妳加劑量,還是會痛,不要浪費錢啦」,在三人輪番催眠下,就這樣莫名其妙含淚忍過去了......

陣痛地獄雖然不堪回首,我還是非常感激我那巧言令色(?)的醫護團隊幫我省下六千元和無痛分娩可能的後遺症。 經此一役,老娘的戰鬥經驗值瞬間提升兩百倍,再也沒什麼能難倒我了!(挺)

 

▲終於抱到愛兒的大白樂歪了,只恨他自己沒有奶。(老子比兒子還白三個色號是怎麼回事?)

言歸正傳:我兒是6月7日生的雙子座0型男生,體重3030公克,身高52公分。託大家的福,除了黃疸還沒退、跟白雪公主爸爸合照不太感光以外,是個健康活潑的小子。無緣生個像金城武的台日混血小帥哥自然有點遺憾,但孩子畢竟不是金城武的種,媽媽也不是美女之流,娘就別嫌兒醜了吧。

懷孕時我不只一次提及自己沒有內建母愛,擔心被嬰兒煩到產後憂鬱,當過媽的朋友和網友則再三拍胸脯保證,等寶包生出來就會愛如泉湧。當寶包呱呱墜地,產房護士做完簡單清潔,將光溜溜的寶包放在我胸口,進行第一次母嬰親密接觸時,都還沒有為人母的真實感。產檯上的我只有一個念頭:「這個皮皺眼腫黃黃黑黑的醜怪小東西,真的是從我肚子裡生出來的嗎?

直到當天中午開始住院,躺在透明嬰兒箱裡的寶包被推進個人病房後,才被突然爆發的母愛沖昏頭。當護士問「寶包在嬰兒室時,妳想指定餵哪個牌子配方奶」時,我竟滿心不捨,下意識脫口而出:「我要24小時母嬰同室,自己餵母奶!

於是卸貨當晚就展開24小時母嬰同室的血淚乳牛生涯。全母乳親餵又忙又累,新生兒還不會正確含乳,經常吸得我乳頭紅腫,會陰縫合的傷口也很痛,但小寶包每一分鐘都長得不一樣,每天都有新花招,好奇妙喔。(眼放愛心)

自然產三天後出院,隨即搬進月子中心。

台灣人坐月子最重食補和靜養,頭不能洗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我不是走傳統路線的產婦,沒有特殊禁忌,但平日非常重視飲食和睡眠品質,是個沒吃飽睡好就會脾氣暴躁的人。卸貨前早打定主意,月子期間將孩子全權放手給護士照顧,過一個月吃飽睡睡飽吃的爽日子,絕不搞什麼母嬰同室;要是奶量不足或懶得擠,餵點配方奶也無所謂,不必逼死自己,反正媽媽我本人沒吃幾天母奶,還不是靠配方奶長得頭好壯壯。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入住月子中心那天,當護士詢問「妳的寶包每天要放在嬰兒室幾小時?打算怎麼餵?」時,我又再次被神秘的母愛催眠,主動要求「24小時母嬰同室+全母奶親餵」!

問題來了:我的婦產科醫生是要吃給吃要抱給抱的親密育兒派,月子中心則是主張每四小時規律餵食一次的百歲醫師派。究竟該走溫情、紀律還是折衷的超級保母路線,讓新手媽媽好生掙扎。我家寶包在外人面前乖巧安靜不哭不鬧,和媽獨處時瘋狂討奶歡個沒完,真給他喝奶時又不專心,把奶頭當奶嘴玩,沒兩口就呼呼大睡,半小時後又餓醒鬼叫。這麼賊的磨娘精該如何教育?

產後住院那三天,寶包幾乎一整天都掛在我胸口,平均每半小時餵一次,餵得娘親黑眼圈比熊貓還深。住進月子中心後,在專業護士建議下開始訓練寶包規律進食。第一天他曾哭著討奶討了一個半小時,聽得娘心都碎了。

好加在我兒有慧根,我也有當全職乳牛的潛質,奶量瞬間衝起來,訓練不到三天,當時才一週大的小嬰兒已經學會正確含乳+每四小時喝一次奶!接下來這幾天,基本上能維持規律作息,因為餐餐都能吃飽,哭鬧頻率也大大降低。喔耶!距離一覺到天明的日子應該不遠了吧.....

(過來人不要急著潑冷水,我要活在當下+使用秘密的力量,有花堪折直須折,今朝有酒今朝醉)

今天是產後第十一天,蛇寶包瘋狂脫皮中,乳牛阿母也快被人肉抽脂機榨乾了。

整個孕期我胖了近9公斤,前天抽空(是滴,新手媽咪忙到連過磅都得排行程)量了體重,和孕前只差不到1公斤,今日再量,只剩0.3公斤。扣掉胎兒、胎盤、羊水,卸貨當天立刻就少了快5公斤,另外4公斤是過去十天來24小時母嬰同室+全母乳親餵的成果。

(6/18補記:產後第十二天,今天早上量體重,已經比懷孕前還瘦0.1公斤了。最近不管怎麼狂吃,平均每兩三天就掉一公斤,被寶包吸成骷髏精也是遲早的事吧。)

產後我沒運動也不忌口,一天平均吃六大餐──月子中心餵食五次,外加我媽和朋友輪番進貢的高熱量食物,沒事還會偷吃一半大白的家屬餐 ──體重還是直直落。

產前到月子中心試吃月子餐時,還傻呼呼地問工作人員:「一日三餐外加下午點心和宵夜,這麼多高熱量食物和湯湯水水,誰吃得下?」展開乳牛生涯後,發現自己當時的問題真蠢,親自帶小孩的全母乳媽媽一天餵食五次還餓得慌啊!

這也才恍然大悟,以前都錯怪女明星惡性減肥才能在產後瞬間恢復窈窕身材,其實只要24小時和嬰兒餵奶纏鬥,坐完月子比懷孕前倒瘦5公斤不是夢!

  

▲小兒科醫師說新生兒脫皮是正常的新陳代謝,無須掛心。寶包修長的腳趾頭是遺傳自他老爹,大白腳趾也很長,腳版很大。

親愛的北鼻,不管脫完這層皮你會蛻變成一隻小天使還是小惡魔,把拔馬麻都愛你♥ (當然小天使會愛得輕鬆一點啦)

當我忙著在月子中心當全職乳牛,大白也請了兩個禮拜年假看他的寶貝兒子,順便陪老婆一起體驗台灣特有的月子文化。為了紀錄寶包成長點滴,愛子心切的他還特別買了數位錄影機。

雖說請了年假,身為部門主管,大白仍需維持手中專案運轉,緊盯屬下工作進度,並不能真正享受假期,只是把辦公室從東京搬到台灣的月子中心。除了分擔換尿布、拍嗝、清洗擠奶工具(我以親餵為主,但奶太脹時還是會擠出來備用,帶寶包去醫院回診、乳頭腫痛或忙到來不及親餵時,會視情況改用瓶餵)等育兒雜務外,只要是上班日,大白幾乎天天都得在嬰兒哭啼聲中開好幾個越洋視訊會議,壓力比在日本上班時還大。

睡眠不足的新手爸媽火氣特別大,上週的某個深夜,我們為了一件現在根本想不起來的小事鬧口角。大白生悶氣等著我搓哄,累得半死我根本無心分神關愛大寶包,煩到最高點下撂了狠話:「我已經夠累了,沒時間照顧你的情緒!你幫不上忙就不要搗亂,乾脆早點回日本算了!」

怒極攻心的大白旋即收拾行囊,兩分鐘後快閃出房門,除了他的浪跡天涯小登機箱,不帶走一片雲彩。

胸口正掛著奶娃的我根本沒空也懶得鳥他,帶點壞心眼偷笑暗想:三更半夜,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城市角落,你一個不會講中文的外籍配偶能去哪裡?

兩小時後,正當我終於餵完奶、拍完嗝、換完尿布、寫完母嬰同室記錄表、洗完澡準備就寢時,大白灰頭土臉拖著登機箱回來了。

浪子回頭第一句話,慌張又心虛:「我把一隻蚊子帶進房間了,怎麼辦?

我強忍笑意,板著臉冷冷回答:「自己帶回來的蚊子,自己負責解決啊!

於是深怕愛兒嫩肉被蚊子攻擊的大白,只好默默守著一盞昏黃小桌燈,睡眼惺忪找了一個多小時,才順利打死蚊子,上床睡覺。

隔天早上,兩人都氣消了,我問大白半夜那兩小時究竟去了哪,他委屈泣訴:

「起先我想搭計程車去機場,但滿街根本找不到半台計程車;」

(傻瓜,這可不是遍地小黃的天龍國啊)

「接著我改變主意,想找家旅館過夜,拖著行李走了N條街,都沒看到HOTEL招牌......」

「然後啊,這附近沒什麼路燈,半夜路上一片漆黑,好多恐怖大蟑螂!怕踩到蟑螂的我幾乎都走在車道上,差點被撞死!最後只好回來了......」

~史上最弱的離家(月子中心)出走記,THE END~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