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和大白大吵一架,我撂下狠話要離家出走,大白不甘示弱說好啊妳要走就走啊,於是我立刻開始打包。

行囊收拾到一半,發現兩件上衣隱約帶點衣櫥霉味,找相機和手機充電器時又見收納櫃略顯凌亂,待回過神來,洗衣機已經開始運轉,而我正在重新整理收納櫃......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容易心有旁鶩的人註定是不會有出息的。

網友看到我在噗浪貼的這段小故事,好言相勸:「告訴大白孕婦異常是孕期中正常的表現,一定要忍下孕婦無理的現象!

殊不知我家無理取鬧者是孩子的爹好嗎,孕婦本人理智清醒的很。吵架的導火線,是他為了找不到刮鬍刀充電器暴跳如雷,自己亂丟還誣賴是我藏起來了。不誇張,真的一大早在地板上猛踹狂跳!

這樣算孕期中正常的表現嗎?

大家都說孕婦要隨時保持好心情,才能養出開朗好帶的寶包,這道理誰人不知,可好心情就像好天氣好薪水好男人一樣,往往由不得人,不是在佛祖前燒香許願就有的。尤其是孩子的爹心思比孕婦更敏感、內分泌比孕婦更爆走時,談何容易?

準爸爸大白的壓力和憂鬱從何而來?主要可由以下四個層面分析:(推眼鏡)

一、失寵的隱憂

也就是俗稱的「老大症候群」。

懷孕前大白就再三要我保證,有了寶包後最愛的人仍只能是他。待確定肚子裡的是男孩,不是他朝思暮想的女娃後,大白更加倍心慌,怕母子間的前世戀人親密關係會讓他被打入冷宮。隨著獨生子生涯進入倒數計時,他的脾氣也愈發陰晴不定。

昨晚大白神情嚴肅地宣布,男孩通常都黏媽媽,日後如果夫妻倆正在親吻摟抱,寶包見了眼紅也哭鬧討抱,我萬萬不能拋下老公去抱寶包。正確做法是把爸爸摟得更緊,趁機教育我兒:「媽媽是爸爸的!等你長大就可以抱自己的老婆了!

大白堅持,這樣非但不會造成幼兒心理創傷,還能讓他對和諧兩性關係產生憧憬,提高婚姻幸福美滿的機率。(就不信女兒哭鬧討爸爸抱時,大白也能這麼冷靜)

怪的是從頭到尾都是大白嚷著想要孩子,沒有內建母愛的我完全不介意一輩子過兩人世界。既然這麼愛吃醋,何苦生一個情敵出來跟自己爭寵呢?

二、人父的煩惱

除了失寵,如何和兒子相處互動,也讓準爸爸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黛玉寶玉合體轉世的大白從小就討厭和臭男生一起玩,一般男性沉迷的球類運動、喝酒打屁他都沒興趣,成長過程中也極少有機會和工作忙碌沉默寡言的歐多桑互動。這樣的他偏偏又很愛小孩,雖然暫時當不成女兒的老玩偶,仍渴望成為一個被兒子崇拜尊敬的好爸爸。

在無前例可循的情況下,大白腦中模範爸爸的形象很模糊,每天都有杞人憂天的新幻想。

上禮拜他憂心忡忡地問:「萬一以後我們的兒子愛打棒球怎麼辦?」

「愛運動很好啊,什麼怎麼辦?」

「會把衣服和家裡弄得到處都是泥巴耶!髒死了!」(嫌惡貌)

這是正常準爸爸該擔心的事嗎?我的男性朋友們都夢想跟兒子一起打球耶......(嗯,一起玩紙娃娃也不是不行啦)

話說我兒也太不識相,平日活潑的要命,不分晝夜在子宮裡練拳腳,老爹來摸肚皮打招呼時卻硬是躲起來不見客。吃閉門羹的次數一多,大白開始喃喃自語:「兒子是不是只愛妳不愛我?

我只能心虛陪笑臉:「沒這回事,他只是有點害羞咩......」

三、失業的焦慮

平心而論,大白目前的工作和薪資在日本已是水準之上,上班時數與前一份工作比起來也相對彈性(幾乎每次產檢都請假陪我去醫院),沒什麼好抱怨的。問題在於這傢伙自小就不甘只當個領死薪水的平凡上班族,立志(在我看來比較接近「發夢」)要變有錢人,卻欠缺創業必備的專業技能、續航力和抗壓性。

雪上加霜的是,前一陣子大白的老闆突然暗示,他主管的部門業績如果無法提升,極可能面臨減薪/降職/裁員的命運。

發財夢難圓外加迫在眉睫的中年失業危機,讓大白搖頭嘆氣和臭臉恍神的頻率愈來愈高,近幾個月來幾乎夜夜壓力大到做噩夢,在嘶吼尖叫中驚醒。原本就因懷孕頻尿脹氣腰痠背痛極度淺眠的我,被他這麼一吵,往往下半夜都只能瞪著天花板數羊等日出。

長期睡眠品質欠佳讓人精神耗弱,我憂心大白的身心健康,問他要不要去看精神科醫生或心理諮商,他打死不願,說那是瘋子才去的。(不就是你嗎......)

四、築巢的壓力

東京都心寸土寸金,我家租的是12坪的1LDK(一房一廳)小公寓,兩人住還過得去,有了宇宙繼起之生命後就另當別論,連寶包要睡哪都沒著落。

絕望的大肚婆天天都在盤算嬰兒床要擺哪裡?把茶几丟掉,擺在電視和沙發中間?還是把雙人床換掉,一家三口乾脆打地鋪?

不少媽媽朋友以過來人經驗良心建議「不用買嬰兒床,跟爸媽一起睡大床就好」,無奈我家雙人床也不大,是double不是queen size,冬天一人一床羽絨被就塞滿滿,半夜常因被子掉到地上被凍醒,寶包跟爸媽一起擠可能會出人命。就算勉強擠得下,我也不想跟兩個男人睡。老娘畢生的夢想是一人霸占一張床耶,哪有活到三十五歲還倒退嚕的道理!

住東京的台灣朋友都勸我別浪費租金,趕快買房子,說日本租金貴,但購屋貸款利率超低,東京公寓售價與台北比相對便宜,投資增值空間也不小。

唉,我何嘗不想買,也不是真的買不起,偏偏龜毛老公不肯犧牲便利舒適的環境搬離昂貴地段,基於隨時可能沒頭路的隱憂,也不願負擔比目前更高的租金或月貸。在地段和價格都不肯讓步的癡人說夢條件下,一年來陸續看了數十件新成屋和中古屋,都找不到滿意的租售物件。即便我開口願意負擔一半的買房錢或租金,大白還是嫌經濟壓力太大,不肯提高預算。

當初點頭答應生小孩前,沒把「孩子要住哪」的問題考慮好,大大失策。上一次當學一次乖,本人在此咬破手指起血誓,管他租或買,如果不拿20坪的兩房一廳來換,打死我也不會再生第二胎。

最近看大白工作和生活壓力都這麼大,實在不忍心再用換屋搬家的事煩他,週末假日看屋都抱著隨緣碰運氣的心情。壽司媽看不下去,要我放話要是做完月子東京還沒空間養孩子,就賴在台灣不回去了。只怕到頭來最大受害者的是我娘,得收容我們母子一輩子......

走投無路下,我開始嚴格執行斷捨離計劃,第一步是出清家中部分少看的二手中文書,一週內發狠賣掉兩百多本。雖然很捨不得和心愛藏書說掰掰,再不努力清點空間出來,我兒就得睡浴缸啦。(謎之音:清完後是能睡書櫃嗎?)

再過短短八個禮拜即將卸貨,育兒之路上有玻璃心老公相伴,想必仍有無數挑戰。祝我好運!

【酪梨壽司碎碎唸】

脫離前五個月地獄般的害喜期後,我一直努力保持開朗樂觀好心情,生活中就算有什麼不順鳥事也盡量咬牙吞下,微笑以對,不含怒不靠夭。今日心內A垃圾山終於爆炸了,且讓我把胎教放一邊,說點老公的壞話吧。

偶爾靠夭孕期的煩心事,總會有惜福糾察隊跳出來告誡:「不要抱怨,妳已經很幸福了!很多人想生都生不出來!」或「孕婦不可煩惱動怒,不利胎教!」

請容我再次聲明:我知道我很幸福,也很珍惜現有的幸福,更感謝多數時候大白都是個體貼細心的好老公和準爸爸,熱愛未出世的寶包,也疼惜孕期不適的大肚婆。

順帶一提,孬人我終究沒成功離家出走,當晚大白也乖乖認錯反省了。

◎主圖是我32週的大肚,搭配起滿毛球的孕婦家居褲。

【同場加映:最新孵蛋日記Updated!

4月17日,32週又1天,懷胎滿8個月,正式邁入第9個月的第1天。媽媽比孕前增重5公斤,寶包體重1800公克,成長指標一切正常,母子都健康平安。

經過連續三週的鐵劑注射和點滴,血色素值從8.7微幅爬升至9.9,醫生直誇有進步,不過離標準的12~16g/dl尚有一段距離,回台待產前仍得每週回診打鐵劑點滴或注射。(這張是上週在愛育病院拍的,紀念我這輩子第一次吊點滴)

產檢後散步至久違的南麻布炭火焼肉店「きらく亭」享用肥美的補鐵午餐:我每回必點的蔥花豆腐燉牛肉定食(牛煮込み定食,900円)與大白最愛的和牛橫膈膜定食(和牛ハラミ定食,1300円)。

CP值超高、值得排隊的好味道!

   

晚餐繼續犒賞肉食獸大白,吃麻布十番あべちゃん」的烤雞肉串蓋飯定食(やきとり丼,750円)。

あべちゃん」的烤雞肉外酥內嫩,醬汁入味,缺點是東京這類物美價廉的食堂往往不禁煙,而且口味普遍偏鹹,綠色蔬菜嚴重不足,菜蟲如我若被迫天天外食恐怕會早死。(心中不解之謎:日本外食族已經進化到不吃青菜也能活了嗎?)

享用完美食,身上氣味活像個煙灰缸,回家得狂噴衣物消臭劑(花粉季還沒過,不敢曬陽台通風),再來一碗公青菜水果,均衡一下!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