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代木公園之秋   

「好矛盾喔,我希望歡樂週末不要過得這麼快,又希望過快一點,禮拜一才能去醫院看小壽司。」上週六,我家的準爸爸感嘆。

過去三個禮拜,大白每天都引頸期盼第二次產檢。若非醫藥費高昂,又沒這麼多假好請,他一定會每週都上醫院報到。(產檢超便宜的台灣對他而言是天堂吧)

昨天終於給他盼到了小壽司(他仍堅持一定是女娃)的第二張照片。以下是簡單的產檢流水帳報告,給我自己留作參考,大家就隨便看看吧。

【候診】

預約11月5日週一下午3點,愛育病院的川名醫師,2點55分到院,3點50分才輪到看診。漫長的等待時間,讓我慎重考慮下次是否該換家醫院,還是乾脆不要準時報到?(遲到該不會要等更久?)

值得一提的是,大白是現場唯一陪老婆一起來產檢的準爸爸,大概很少有日本男性上班族這麼有種又有愛,每次產檢都請假陪老婆上醫院吧。

【子宮頸癌抹片報告】

陰性,一切正常。看到結果小小鬆了口氣,畢竟我已經偷懶好幾年沒做抹片了。在此呼籲有性經驗的女性,記得每1~3年做一次子宮頸抹片,30歲以上的女性,台灣政府補助每年免費做一次篩檢喔。(日本也有補助,但懶鬼我每年都沒去.....)

【血液檢查報告

包括血型、紅白血球數、血小板數、梅毒、B肝、風疹、HIV抗原抗體等項目,一切正常。我是O型,大白是A型,我們的寶寶不是O型就是A型。

【血壓與體重

基於某種神秘原因,醫生說前兩次產檢尚不需測量血壓體重,下次產檢再開始。不過等待時閒著無聊,我就在候診區量了血壓。

最高血壓94mmHg,最低血壓65 mmHg,脈拍數52 bpm(心跳每分鐘52下)。我的血壓向來偏低,心跳也比較慢(據說常跑步的人心跳都慢),兩三年前有一陣子出現輕微低血壓症狀,運動完在健身房沖澡時血壓曾低到差點暈倒,最近還算在正常範圍內。

體重我每日都會自行記錄。昨天起床後在自家測量的空腹體重是50.5公斤。(身高162公分,BMI 19.2)

懷孕進入第9週,這幾個禮拜體重差不多都維持在50.5~51.5公斤之間,高低起伏視當日排便是否順暢而定。因為我是肚子餓就會想盡辦法找東西放進嘴裡的貪吃鬼,害喜期間少量多餐(太飽太餓都會脹氣),吸收功能仍很好,目前並未因噁心反胃食慾欠佳而變瘦。

【陰道超音波】

兩次產檢照的都是陰道超音波,羞恥心蕩然無存的大嬸我也很習慣在醫生面前光屁股了。

圖中黑色長條型的部分是胎囊,胎囊中兩個十字記號之間的是胎兒,醫生說拍到的是寶寶的正面,左上角的十字是頭頂,右下角則是屁股,手腳縮在身體前。雖然要有天眼通才從超音波照中看得出來,近9週大的寶寶已有手有腳,頭和身體的分界也很明顯,活像兩截蓮藕(我媽說更像帶殼花生)。

忘了問醫生那條像尾巴的線是什麼?臍帶嗎?

迴響區200樓的婦產科醫師留言解惑:「那條細細長長的東西不是尾巴,也不是臍帶,是羊膜amnion,從粗細度,形狀,位置可以確定。因為超音波是2D切面,所以可以想像一個水囊的切面就是一個圓弧形 :)」

第一次產檢時頭臀距離只有0.31公分(3.1公厘)的寶寶,士別三週,第二次產檢已經長到1.85公分(18.5公厘),從一粒米變成一顆櫻桃大。

這回跟上次一樣看得到明顯的心跳博動,在做超音波時,寶寶的下半身還很配合的抖了一下(踢腿?),動作超大,讓爸爸嗨到爆炸:「小壽司在跟我打招呼耶!」媽媽本人則因為當下太過虛弱噁心,依舊無感。

我跟大白說過,台灣的婦產科都會給準爸媽聽寶寶的心跳,大白問日本醫生是不是也能用聽的,醫生搖頭說「對不起,本院沒有這種設備」,害他好生失望。讓我認真考慮要不要敗一台「天使之音」之類的胎兒心跳聽診器,當準爸爸的玩具。

【懷孕週數與預產期】

根據胎兒尺寸,將產檢當日的懷孕週數修正為8週又6天(也就是說11月6日的今天是第9週),預產期也向後推遲,從原本的6月6日改為6月11日我的預產期落在雙子座5/22- 6/21)的中段,八九不離十會生出個雙子寶寶吧

我計畫在懷孕末期(視屆時身體狀況和航空公司的上機週數限制而定)回台灣生產和坐月子,月子中心也請家人幫忙訂好了。

【子宮肌瘤】

醫生從超音波中發現我有兩顆「子宮筋腫」(uterine fibroid,台灣稱為子宮纖維瘤或子宮肌瘤),一顆3~4公分,一顆約1公分。這是一種長在子宮內的腫瘤,通常是良性的,會隨著孕期的荷爾蒙變化而長大,但一般而言都不會對胎兒或母體造成太大影響,只要在孕期中持續觀察變化就好了。

身邊不少親朋好友都深受子宮肌瘤之苦,肌瘤像異形一樣生生不息,每隔幾年就得上醫院開刀切除。有位朋友懷孕時子宮裡長了八顆肌瘤,剖腹產時醫生順便把比較方便摘除的四顆拿掉,朋友寄寶寶照片給我時,還順便把切下來的血淋淋肌瘤照片一併傳來。最大的那顆是9.5X8X7.5公分,無法一手掌握。據說也有人長到十幾公分的。

肌瘤本身並不讓我特別憂慮,比較介意的是第一次產檢照陰道超音波時,並未發現肌瘤的存在,究竟是上回疏忽了,還是肌瘤在三個禮拜內迅速長大了?這次的川名醫師照陰道超音波比上回的仔細很多,從各種視角觀查,檢查時間也長很多。上次的中山醫師有點心不在焉,草草了事的感覺。

【醫師問診】

除了交代胎兒生長狀況一切正常、請我不用太擔心子宮肌瘤的存在外,醫生也告知醫院提供唐氏症母血篩檢和羊膜穿刺的自費選項。我問醫生有什麼建議,她態度十分保守,聲明院方沒有立場建議我該不該做,只能告知篩檢的風險和生出唐氏症兒的機率(我34歲,機率是1/365),一切要由我自己抉擇。日本一般不鼓勵產婦做羊膜穿刺,也不傾向淘汰唐氏症寶寶。

由於之前已深入研究過現存所有唐氏症篩檢法(包括最新的非侵入性產前染色體檢測NIFTY test),考量大白和我的個性都喜歡黑白分明、一次搞定,不想算機率或在數關血液篩檢間的等待過程中擔心受怕,也能承受0.3%左右的流產風險,我已經決定在17週時回台灣找技術可靠的醫師做羊膜穿刺。比起流產,我們更介意生下重大基因缺陷的寶寶。

另外向醫生反映我深受嚴重脹氣所苦,噁心反胃,食慾欠佳,腰痠背痛,臉上狂冒痘,不時還會便秘,醫生說這些都是正常現象,請我忍耐,從飲食上著手調整,沒開任何藥給我。

說到調整飲食,最近我簡直是現代神農氏,試過無數治療噁心/脹氣/便秘的方法,吃的喝的擦的抹的按的動的,其中某幾種有點效果(梅精、芝麻糊、蜂蜜水、薑湯、紫蘇梅飲、表飛鳴、B6、蘇打餅乾、穴道按摩、伸展操、散步等),但沒有任何一個方法能完全根治不適症狀,身體狀況時好時壞,還是經常不舒服到哭著入睡或一夜無眠。改天來寫個神農嚐百草報告好了。

【助產師諮詢】

愛育病院的助產師(負責孕期衛教)是採輪班制,每次被分配到的都是不同人。相較於上回那位雙語流利又溫柔細心的助產師,這次的好像是新手,非常害羞,從頭到尾低著頭逐字唸衛教傳單上的注意事項,講英文時尤其畏縮,最後我乾脆麻煩她直接說日文,不然她的英文像蚊子叫,鬼才聽得見咧。

【產檢費用】

第二回產檢沒做任何昂貴檢查,只有陰道超音波和問診諮詢,產檢費用是7,000日圓,加上使用東京都港區區役所發的產檢補助券(姙婦健診受診票共補助14次產檢和2次的超音波),每次可補貼5,160日圓,這次結帳時只需要額外自付1,840日圓。

第一回的產檢費用,持姙婦健診票可補助8,460日圓,到醫院櫃檯持收據和健診票退錢。所以上次產檢驚人的27,310日圓帳單(前情提要:<第一次產檢:帳單比寶寶心跳更催淚>),扣掉補助後等於「只」付了18,850日圓,稍微止了一點血。

心痛的是,大白在醫院弄丟了他最喜歡的零錢包,裡面裝了一千多日圓的銅板,終究逃不了破財的命運啊。

【酪梨壽司碎碎唸】

 

最近脹氣脹得厲害,三餐後只要有機會就盡量出門散步走動,促進腸胃蠕動。

兩張風景圖是上週末趁天氣晴朗,身體又舒服一些,去代代木公園散心。樹葉剛開始轉紅的公園,完全不用修片就自然呈現油畫般的美麗色調。好愛日本的秋天:)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