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司你好:

(前略)

我嫁來日本2年,與我先生之間有一個小孩剛滿一歲,先生1個月前辭掉工作,到現在還沒開始找工作,當初因為兩人都要上班,所以未滿一歲的兒子去保育園。我想說他現在都在家了,不如就幫忙顧小孩,好省下保育園的6萬日幣開銷,他又說他現在只是休息,有一天會出去找,若是等他想出去找時小孩在身邊,他就沒辦法出門或面試了。

我聽他的,但又希望他可以接送小孩上下課,因為我送小孩上課常常趕不及上班,接小孩下課就不能偶爾加班(你應該清楚日本的加班制度很緊迫盯人),他又說:「那幼稚園的老師會怎麼看我?他們會認為爸爸沒有在工作!」我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在心理默默臭罵:「渾帳,你就是沒有在工作啊!

我知道日本沒有因為先生沒有工作所以太太可以要求離婚的法律,這裡很實施男女平等,認為太太也可以出去工作養家,就是男主內女主外。我與我同事商量這件事,卻發現他們很羨慕我,因為我先生會幫忙照顧小孩(平時在家換尿布、洗澡、哄他睡覺、餵他吃飯),家裡的衣服也會幫忙洗,還會煮飯。我同事說,不像他們先生只會賺幾個臭錢就在家囂張裝大男人指揮東指揮西,連小孩尿布一包多少錢都不知道,只會怪太太生活費花太快。甚至我上司(女的)跟我說,不如就叫我先生不要工作了,讓他在家帶小孩,我們女人當自強,多賺點錢換我們講話大聲....

但是身為台灣人的我跟我的家人朋友沒法接受,或許我可以入境隨俗接受男主內女主外(我熱愛工作),但該怎麼讓我的家人朋友接受「我先生不是吃軟飯,他只是在作一般家庭主婦的工作」?

小安(化名)

Dear 小安,

首先我想說,辛苦妳啦。

意見就跟屁眼一樣,人人都有。不管怎麼做,親友都會有意見,就算費心解釋了,他們能不能打從心底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所以在我看來,這個問題的癥結,並不是「該怎麼讓我的家人朋友接受我先生不是吃軟飯的」,而是夫妻倆是否真心能接受這樣的安排,雙方都不覺得委屈犧牲?與其顧慮家人朋友的看法,陷入父子騎驢的窘境,不如回到原點,夫妻兩人坐下來深談後達成共識,做出當下最理想的決定。未來要怎麼調整分工,再且戰且走。

樂在工作的妳,或許可以學著不介意「女主外」,但你先生會說出「那幼稚園的老師會怎麼看我?他們會認為爸爸沒有在工作」這句話,就代表他目前還不能完全接受「男主內」的概念,覺得沒工作面子掛不住。家事做得稱職,並不代表他就甘願長期當家庭主夫,或能從這個角色中得到成就感。

換作是我,可能會先試著多聆聽他的心聲,問他打算「休息」多久?如果短期內沒有明確的求職計畫,在休息期間是否願意暫時分擔照顧小孩的職責,等到開始找工作時再將孩子送回保育園?不然就得負責接送小孩,因為少了他的薪水,六萬日圓的負擔不小。妳要加班,接送小孩也很不方便。不是出錢就是出力,兩人應該一起為這個家努力。

要是他臉皮薄,卡在「爸爸沒工作很丟臉」這關過不去,六萬日圓短期之內又對家計不會造成太大負擔,看在他認真分擔不少家事的份上,我也可能會顧全男人的面子,暫時繼續接送小孩,但請他在X個月內開始求職。

既然覺得在家丟臉,就只有兩條路:1. 調整心態,接受現實,不要覺得當主夫是件丟臉的事2.趕快出去找工作,終結這個丟臉的狀態。

當然啦,我沒有小孩,也不是個熱愛上班的人,所以一切都是假設,回答沒有太大參考價值。如果想要多聽聽其他網友的意見,我很樂意幫妳匿名刊登來信。需要馬賽克的部分再跟我說吧。

祝 海闊天空

壽司

親愛的壽司:

收到妳的回信時,我心臟都快從嘴裡跳出來了。謝謝你的分析,讓我知道原來他沒打算當主夫。但也讓我擔心他想一輩子躲在我背後靠我吃穿。

我跟他的相處模式是我作主為多,他從什麼都聽我到什麼都靠我。我不擅長說撕破臉的話,也知道要給男人留面子,所以我跟大部分朋友親人說我先生溫柔體貼,甚至有人覺得都我在欺負他。最後我連抱怨都不敢。

唉,甚至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向酪梨壽司抱怨我無能為力的生活。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可以聽聽更多意見,而不是只有「吃軟飯的去死!」

然後請馬賽克我的名字,真的很感謝妳❤

小安

【6/15下午5點更新】

親愛的壽司:

我還在上班,剛剛看完網友們的回應,很謝謝妳幫我刊登出來。

確實我是還無法接受他變身成主夫,這跟我從小所受的教育不太相同。或許我希望多看別人的建議,是因為我希望別人說服我主夫沒什麼....但現在我知道了,我們需要的還是多溝通。

謝謝妳聽我說煩惱,還回答了那麼大批網友的留言。

然後好消息是,剛剛我先生傳來了簡訊,說他要去面試豬排店的店長職位。他煮東西很好吃,希望他能得到這份可以讓他盡情發揮的工作,好來解決我家目前的窘境!

小安(笑)

小安:

看到這個後續真開心,介意我跟網友們分享好消息嗎?不管有沒有應徵上店長職位,這都是個好的開始。誠心祝福你們!

P.S. 請務必幫他好好加油,不要吝惜愛的鼓勵!

壽司

【酪梨壽司碎碎唸】

我很好奇大白會不會介意角色對換,讓我出外打拼扛起家計,他在家當全職主夫。在晚餐時順口提起這封信的內容,結果才唸完第一段,他就冷淡制止:「太長了,我對別人的事沒興趣

這種活在自己世界裡的人,不管是當上班族、家庭主夫、還是穿著香蕉裝逛大街,都視民意如浮雲吧....

後來我簡化問題,直接問大白是否介意女主外男主內。

大白:「妳又不喜歡上班。」
我:「呃,對,我是假設嘛,假設我喜歡上班。」
大白:「妳賺的錢又不多。」
我:「矮油,假設我熱愛工作又賺大錢,很多很多錢。」
大白:「假設根本不成立,妳說的那個人不是妳,我沒辦法想像。」

就這樣退堂了。(威武~)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