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下午,大白爹打電話給大白,說佐賀的阿嬤過世了,請我們趕快準備喪服,隔日搭機至佐賀老家奔喪。

佐賀的阿嬤,不是島田洋七那個赫赫有名的「佐賀的超級阿嬤」,而是大白住在九州佐賀縣的阿嬤。

大白家的佐賀阿嬤,生於明治45年(1912年)1月3日,只比中華民國小兩天;卒於平成24年(2012年)4月23日,享壽100歲。

◎喪服

收到消息後我火速搭電車出門,手忙腳亂張羅了全套喪服、黑絲襪和葬禮專用手提包。

阿嬤年紀大,這幾年又臥病在床,大家早有心理準備。老實說,讓我最悲傷的不是素未謀面的阿嬤過世,而是花了好幾萬日幣添購又醜又貴的喪服。

日本的喪服設計和價格簡直是用來懲罰活人的。素面全黑,但可不是隨便一套上班的黑套裝就能打發,而是一種款式老派、質感廉價(多為化纖布料)、黑得很深沉的套裝,保證你不會想在其他場合穿,就算穿了也會一眼被識破是喪服。

女性的黑色喪服套裝,通常是領口很高、裙長過膝的連身裙,搭配袖子很長還有墊肩的西裝外套,設計保守端莊,一穿上就老了十歲:


圖片出處

逛平價連鎖西服店時,我在兩萬九千九和三萬九千九日圓兩種價位的女性喪服之間掙扎。照理說這麼少穿的衣服,買便宜的交差就好,但兩萬九千九的那款醜到天理不容,讓我倒抽一口寒氣,不想第一次見佐賀鄉親就是這模樣,最後咬牙買了貴的那款,心到現在還在滴血。只好安慰自己,這是對阿嬤的尊重。

男生也沒好到哪去。乍看都是黑西裝,日本人還是能辨別喪服和一般黑色西裝的差異。大白有幾套黑色西裝,仍得買一套黑色喪服,那套中等價位的男性喪服西裝,質料極差易皺,要價五萬日圓(西裝外套+西裝褲)。搭配純白襯衫、黑領帶、黑皮鞋、黑皮帶、黑襪子。

搭配喪服的高跟鞋和手提包都得是全黑素面的,不能有任何閃亮材質。我手邊的黑色包包的有銀色金屬扣,另外買了一個喪禮專用的化纖布面手提包,一萬日圓又飛了。

圖片出處

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找出一雙沒有任何金屬扣飾或閃亮材質的黑色高跟包鞋,才發現這幾年開始慢跑後腳變大了,右腳有點緊,但又捨不得重買這種幾年穿不到一次的鞋,只好學灰姑娘的姊姊忍痛硬塞。

圖片出處

首飾只能搭單圈珍珠項鍊,通常是短的白色珍珠項鍊,也有人會戴灰色或黑色的珍珠項鍊。項鍊沒有規定非戴不可,但是當妳穿上那套又黑又土的套裝,就會覺得還是配條項鍊會好一點點。

kaiparl-3 

圖片出處

另一個必要的喪禮配件是念珠,日本人稱「数珠」。男性念珠的珠子大顆粗獷,女性的小顆秀氣,喪禮全程握在左手中,悼祭或誦經時雙手合十,掛在虎口,不同宗派有不同的使用方式。我沒買念珠,先跟婆婆借用。

圖片出處

通夜或喪禮後,如果要進喪家的廚房幫忙,記得還要自備黑圍裙。


圖片出處

我懶得買,幸好阿嬤家也沒這麼講究,在場所有女眷都直接使用廚房裡現有的花圍裙。

極少數人會穿繡上家紋的和式喪服,美則美矣,要價不斐。通常是繼承家中長輩代代相傳的喪服,或上流社會的人才穿。例如後藤真希兩年前母親過世時身上穿的這套,身著喪服的美女,更顯楚楚可憐,讓日本鄉民心醉不已:

後藤1 後藤2 
圖片出處

出席阿嬤喪禮的上百人中,我只看到兩個人穿這種和式喪服,兩位都是阿嬤的孫女,前襟繡了家紋,應該是阿嬤傳給她們的。

有網友問我,為什麼不上網買或是用租的?最便宜的網購喪服一萬日圓有找,據說也有租借服務,但是我沒試穿過覺得不保險,而且趕著隔天就要穿,萬一稍有延遲或是不合身就來不及換了。只能祈禱自己未來數十年身材都不變形,這套就能穿一輩子了。

◎瞻仰大體

日本喪禮的主要儀式通常在兩三天之內完成,一般而言,分成「通夜」(在自宅舉辦的守靈儀式)和「葬儀」(公開的告別式),告別式當天就會火化,之後骨灰會供在家中佛堂前一段時間(七七四十九天?),再交由死者生前信仰的寺廟下葬。日式葬禮細節依據地區和宗教而有不同,但與台灣繁複冗長的傳統喪禮相較,算是效率極高。

我和大白在阿嬤過世後隔日晚上才趕到,當時大白爹和佐賀當地的親友鄰居已經辦完「通夜」,將阿嬤移靈到專門舉辦告別式的會館,在此籌備排練隔天的葬禮。

寒喧致意後,公婆請我上前瞻仰阿嬤的遺體。棺木裡躺著一個身形嬌小、頭髮花白稀疏、抹了脣膏的老太太,身體全被衣物裹著,只露出一張臉。或許是禮儀師妝化得好,絲毫不顯僵硬蒼白,臥病多年的阿嬤,氣色卻看起來健康自然,彷彿睡著了一樣安祥。大白也很驚訝阿嬤一點也沒變。

這幾年阿嬤中風臥病在床,已經認不得人,婚後大白並沒有帶我回九州拜見她。這是我見阿嬤的第一面,也是最後一面。我在心裡向阿嬤打招呼:阿嬤,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原以為看不熟識的人的遺體很毛,但現場氣氛莊嚴,根本不會胡思亂想,不用自己嚇自己啦。

◎鞠躬車輪戰

阿嬤的喪禮是依照她生前信仰的「淨土真宗本願寺派」(日本佛教的一支)習俗舉辦,告別式氣氛平靜肅穆,無人淒聲號哭,只有席間偶爾傳來的細微啜泣。家屬和親友代表分別上台發表追思感言後,就在僧侶莊嚴的誦經聲中,眾親友輪番上前悼祭。

直系血親先上場,向僧侶鞠躬,轉身向在場賓客鞠躬,走到阿嬤的靈位前鞠躬,拈一小撮香粉到香爐中焚燒,手持念珠合十祈禱,後退一小步,朝阿嬤的照片鞠躬,再向僧侶鞠躬、向賓客鞠躬,回到座位。

之後輪到觀禮賓客按照座次,在禮儀師的引導下依序上前焚香祭拜。

現場賓客約上百人,每個人悼祭阿嬤時都要過來朝死者家屬鞠躬致意,我們則鞠躬答禮。送客時再排排站,向離場的賓客一一鞠躬,口中還要不斷感謝他們來參加葬禮。遇上比較多禮的賓客,你來我往的鞠個三四回合也是正常的。

葬禮全程不過兩小時左右,就回禮回到我腰都直不起來了。真佩服腰骨軟Q的日本人啊。

◎ 火化

葬禮當天遺體就會火化,通常是在葬禮結束後遺棺到火葬場,進行火化儀式,但是當日火葬場的時間表很滿,所以阿嬤是先在上午舉辦家祭,供至親瞻仰儀容,中午前火化,下午的告別式(公祭)現場只有骨灰罈和遺照。

在蓋上棺蓋前,至親們在阿嬤的棺內放滿各色花朵,最後再放上幾隻自己折的紙鶴,代表無盡的追思和祝福。阿媽的女兒和孫女,因為和她相處時間最久,感情也最好,連棺木內的花朵都費盡心思斟酌擺放的角度和配色,喬了好久,邊放邊流淚。那場面太溫柔催淚,我的眼眶也紅了。

棺木推入火葬場前,現場工作人員將棺木上方的小窗打開,讓親人見阿嬤最後一面。大夥兒排隊輪流撫摸阿嬤的臉頰和額頭,對她低聲說話。 即便我跟阿嬤如此不熟,也不好意思不摸。

摸完阿嬤的臉,我心頭一驚──不是因為害怕或冰冷,而是百歲阿嬤的皮膚,比年紀只有三分之一的我細嫩柔軟好多!

我要是活到一百歲,皮膚可能跟阿嬤一樣好嗎?

想起超級名模海蒂克隆的名言:「許多人問我,我生完孩子後也能看起來跟妳一樣嗎?我反問:別開玩笑了,妳生孩子前有看起來像我這樣嗎?」

◎撿骨接力

遺體火化後,親人分列於棺木兩側,右側的人先用長筷子挾起骨頭,左側的人在空中用筷子接過,再放入骨灰罈。

這就是為什麼日本在用餐時嚴禁直接用自己的筷子遞食物到另一個人的筷子前。只有在葬禮撿骨時,才用這種人傳人的方式挾東西。

百歲阿嬤的骨質非常鬆脆,高溫燒過後幾乎是一挾就碎成粉末,自己挾就已經有難度,要用挾嫩豆腐的巧勁才能保持完整,還要跟別人接力對挾,嚴格考驗使用筷子的功夫,不小心就有可能在放入骨灰罈前將阿嬤的骨灰撒一地,壓力很大。

不只我緊張,現場親友也挾得險象環生,滿頭大汗啊。

◎跪坐大考驗

喪禮過後,比較親近的親戚和鄰居會一起送骨灰回家,進行下一輪的誦經和用餐。

骨灰供在家中靈堂前,眾親友跪坐在榻榻米上聽僧侶繼續誦經,手持念珠一同為阿嬤祈福。這個儀式費時多久不確定,但我個人覺得是一輩子。婆婆和大白體貼我是不擅跪坐的外國人,要我躲在最後面的角落,每當跪到痠又麻,就偷換個姿勢伸展雙腿,休息一下。

但蠢蛋就連這樣都能捅出簍子。當眾人低頭誦經到一半,我腿太麻失了重心,換姿勢時一個踉蹌,右腳大拇趾趾甲就這樣硬生生戳進榻榻米縫折了一下,痛得我悶哼一聲,眼淚當場飆出來,全場親友都用餘光瞄我,糗到我寧可承受滿清十大酷刑。幸好有穿絲襪,趾甲沒斷,但隔天就瘀青了。

我問大白他跪了這麼久,不會難受嗎?他說一點也不,小時候練劍道時(嬌滴滴的大白說他小學就拿到劍道最高段位,是唬我的吧?)(是我自己耍笨把大白口中的kendo first grade 「初段」誤會成最高段位了,而且他是國小三年級開始練到中學二年級才拿到的啦)跪的可是硬地板,一跪就是幾小時,習慣了。看來日本人不只腰骨軟Q,腳骨構造也和我們差很多。

◎喪禮後的晚餐

在漫長的誦經後,大夥兒將和式矮桌搬回榻榻米,在靈堂前邊吃晚餐邊喝酒聊天,氣氛熱絡歡愉,與方才的莊嚴肅穆有如兩個世界。

大家吃著外送壽司配啤酒或熱茶,回憶阿嬤的往事。老人家說的佐賀方言鄉音很重,我的日文又破,靠著大白不時低聲翻譯,勉強聽懂一些小故事。

阿公和阿嬤都是小學老師,阿公在大白爹五歲時就英年早逝,阿嬤獨力將三個小孩拉拔大。大白爹上有一姊,下有一妹,在家排行老二,也是唯一的男孩。

大白媽和大白爹是同鄉,彼此在佐賀時並不相識,成年後分別赴東京工作,才由大白阿嬤從中牽線,介紹兩人認識,進而交往結婚。大白媽是大白阿嬤的學生,大白媽一直把她當成嚴師,又敬又怕。

大白爸媽結婚後,每次阿嬤從家鄉寄來禮物特產,大白媽寫感謝信致意,都會被原信退回,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紅筆修改的痕跡,一一訂正錯別字和敬語的正確用法。

大白說,阿嬤不只對媳婦特別嚴格,所有晚輩的來信她都會用紅筆訂正後寄回,是當老師的職業病。

有位親戚回憶,阿嬤家住在山坡上,某次有位女性晚輩帶了夫婿一同造訪阿嬤。那個年代的規矩是,女性要走在男性的後面幾步,但那位女晚輩因為對路比較熟,在前面領路。阿嬤見狀,直斥對方失禮又沒教養,怎麼可以走在丈夫的前面?

於是阿嬤勒令那對夫妻立刻下山,重走一遍

聽完這些溫馨勵志(?)小故事,我真心慶幸自己生對時代。

◎餐桌上的眉角

喪禮當晚,我和大白借住在大白的小姑姑家。大白的小姑姑,也就是大白爹的妹妹,曾遠嫁長崎,離婚後帶著小孩回娘家長住。小姑姑平日笑容和藹,但板起臉來教訓人時,頗有乃母之風。

隔天早上全家人一起吃早餐,大白媽遞給我味噌湯和白飯,我依序接過擺在面前,小姑姑看了一眼,厲聲糾正:「味噌湯要擺在白飯的右手邊!

從來不知道有這等規矩的我,急著將湯和飯調換位置,手一抖,湯灑了滿桌,頓時羞紅了臉,連聲賠罪,大白媽也跟著道歉,找來抹布幫我擦桌子,要我趕快去廚房洗手。

小姑姑嘴上很客氣,笑著說沒關係,心裡可能已經將這個外國笨媳婦打了一百個叉。

好不容易將殘局收拾好,驚魂未定地開始用餐,小姑姑又突然盯著我的手瞧,淡淡說了一句話。

我當下沒聽仔細,想說慘了,不會又壞了什麼規矩吧,嚇得魂飛魄散。結果她只是想肯定我「拿筷子的姿勢非常標準」。

這麼說可能是為了化解方才的尷尬,但我懷疑是說給我婆婆聽的,因為放眼望去,飯桌上只有婆婆的筷子拿法稍微比較不標準。

那一瞬間我鬆了一大口氣,也突然好想拍拍婆婆的肩,這些年來辛苦妳了.....

餐後大白低聲告訴我,這些餐桌上的眉眉角角,都是阿嬤生前最堅持的禮數。

隔著一個西方極樂世界的距離,佐賀阿嬤還是沒忘了給初次見面的笨蛋孫媳婦一記當頭棒喝。

親愛的阿嬤,一路走好,請保佑我傻人有傻福,早日將您的愛孫教育成一個鐵錚錚的男子漢吧。

【酪梨壽司碎碎唸】

阿嬤家在佐賀鄉下的山裡,老家被政府徵收作為水壩用地,搬到附近再蓋了一棟新屋。照片中是阿嬤老家附近的風景。大白生於東京長於東京,童年時幾乎每年暑假都會被送回佐賀阿嬤家住一個月。(顯然一個月太短,不足以將公主變男子漢)

佐賀是個美麗的好地方,但那三天兩夜辦喪事的精神壓力太大,腰酸背痛腳麻,晚上打地舖又沒睡好,我回東京後整整萎靡了兩天才恢復元氣。緊接著是日本黃金週假期,又得迎戰更激烈的挑戰了。(綁頭巾)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6) 人氣()


留言列表 (176)

發表留言
  • 匿名希望
  • 原來慢跑腳會變大!(筆記)(重點誤)
  • 訪客
  • 辛苦了......黃金週真的來了~!
  • judy
  • 這幾年受日劇的薫陶下對日本喪禮都快比台灣熟了....
    我父親過世時我講了一句怎麼不學日本三天結束,差點沒被我姐打的滿地找牙....

  • 小狸仔
  • 後藤真希好漂亮,果然美女穿什麼都好看(顯示為完全畫錯重點)
  • Kate
  • 壽司加油!
  • Danielle
  • 辛苦了
  • 阿撒Boo魯
  • 挖~好多規矩啊!
    我想一般人對日本人的印象"嚴謹"八成就是從這裡來的吧
    讓我想到鄉下受日本教育的阿北告訴我的
    當年他還是小孩~在家裡大拉拉慣了
    突然被送進小學,受日本老師超嚴謹的教育
    沒兩三天就逃回家寧可種田也不去上學了
    (這樣應該不算是"受日本教育"吼...)

    (舉手發問)
    為什麼黃金週假期是激烈的挑戰啊?
    是因為大白公主放假在家嗎?
  • 小朱
  • 日本人果然是很有很多規矩要遵守的民族啊~
    好累的感覺 囧
  • 小魚
  • 壽司 辛苦妳了!! 看完感覺真是當日本人好辛苦阿! 加油加油!!
  • 訪客
  • 接力那邊,真的都沒有失手!真的好厲害!!!
    一個女人要撫養三個小孩長大,感覺上聽到的故事都是女強人,要很兇悍,否則孤兒寡母似乎容易落得好欺負的印象?!
    姑姑有點可怕....辛苦你了~跪坐對我們還說應該不是我們的必備技能吧XP
  • 布魯克
  • 真的好辛苦><
    我個人最害怕這種要面對對方大陣仗家人的這種場面..
  • Sydney
  • 辛苦壽司了,希望佐賀的奶奶可以一路好走
    想到之前被罰跪坐的情景,不難想像壽司痛到飆淚的模樣
    真的好痛..............
  • René Yi-Chin Chen
  • 啊.....夾骨灰那段好生動...那真的是考驗筷功的一件事..好在台灣不用傳遞..那種緊張的感覺都過了這麼久了都還是活跳跳的記憶啊...
  • meli
  • 辛苦你了壽司
  • 花比
  • 看這篇讓我想起小時候過世的外公,
    那時候也是甚麼都不懂,
    但現在想起來,還是有點鼻痠,
    分離這種事,經歷多少次也不會習慣的啊
  • Henna
  • 拍拍~~原來並不是只有台灣的喪禮才這麼麻煩,我實在不是很喜歡喪禮冗長然後又跪又拜的.....整個喪禮結束,真的要昏睡個幾天才能恢復力氣
  • 豬豬咪
  • 阿嬤把信訂正完又退回讓我不由得笑出來,是說當事人應該笑不出來吧。日本人真的很嚴謹,辛苦了!
  • colacola
  • 好辛苦的餐桌禮儀
    標準的筷子拿法是什麼?
    我都拿筷子的最尾巴 據說會嫁很遠但是並沒有阿
  • lemoyuyu
  • 好詳細,辛苦你,好顫顫驚驚
  • 您的暱稱 ...
  • 祝阿嬤一路好走呀
  • 蘇珊
  • 哇! 看完文章我的腳也跟著麻起來了 ...
    讓我想起小時候曾祖母過世時 也要跪這誦經...
    但是因為當時才三歲 所以跪一下以後就可以退場休息了...

    所以壽司也變成小史學長了?
    寧可多花錢變成帥哥也不要當企鵝???
  • miaomiao
  • 經過佐賀震撼教育,壽司更像日本媳婦了!
    這個喪禮的過程聽起來很平和
    安安靜靜的感覺
  • 熊熊
  • 看到這句我笑了請保佑我傻人有傻福,早日將您的愛孫教育成一個鐵錚錚的男子漢吧。
    喪禮和台灣很不一樣

  • karen
  • 壽司真的辛苦了~~看完這麼繁文縟節的喪禮,只能說佩服你阿~外籍新娘果然不是好當的,折到指甲後還要繼續穿著包鞋嗎?想到就好痛啊!!
  • DuShuRen
  • 真的~還好生對年代~!!!=口=
  • blueflyrain
  • 跪坐的地方看了特別有感覺,
    高中祖父過世時也有請師傅來念經祈禱,也是要跪著跟著念,
    不記得到底念多久,總之幾時分後我都沒辦法專心祈禱念經,
    一直想著什麼時後會念完(腳跪的好痛...)
    現在想想,有點對不起祖父啊~
  • davidtso
  • 名模的名言真是一針見血...
    希望壽司可以平安的渡過黃金週
    加油!!!
  • 幻月御靈
  • 辛苦了,雖然日本只有三天的時間,但三天已經夠多的複雜禮儀,跟台灣真的不相上下呀!
  • Chieh-Mei Lee
  • 日本人的規矩真的好多好繁雜!!

    我比較想知道如果把味噌湯擺在白飯的左邊會發生什麼事嗎??
  • 我不知道耶。

    cwyuni 於 2012/04/29 14:05 回覆

  • BB
  • 看完我腳都累了,也一身冷汗了
    日本人真的是個非常非常多禮數又重小細節的民族啊
    還是去玩玩就好了,當遊客比較開心
  • Emilysays
  • 我在讀妳描寫撿骨那一段時都緊張得憋氣了,讓人壓力好大的葬禮!還有,這種大家族聚在一起的壓迫感原來每個家庭都有啊!
  • kkk0j2002
  • 有家紋的和服真的滿酷的!日本人家家都有家紋嗎?
    還是只有上流社會有?(武士後代?)
  • 我猜可能大部分人家都有,不只上流社會。大白家是普通的平民,也有家紋啊。(我也是這次才知道的)

    cwyuni 於 2012/04/29 14:04 回覆

  • sue
  • 壽司在那麼陌生又嚴肅的場合要表現完全不失常 實是太難 還好真的生對年代又嫁對老公 - 向上一輩的女性至上最高敬意.
    去年經歷公公的葬禮後 我也曾不識相的跟大姑提過 將來我自己的告別式要選基督教式 應該不會有那麼多繁文縟節吧 還好沒被大姑修理!
  • 小蜜蜂
  • 只有在日劇看過日本喪禮的橋段,看多了卻還是一知半解,難得可以聽到如此仔細的分享每個環節,謝謝壽司,也希望阿嬤一路好走。趁著黃金周好好休息吧(!)(?)
  • 黃金週之類的長假,向來是主婦的戰場啊,不累死就要偷笑了,怎麼可能休息....

    cwyuni 於 2012/05/02 10:10 回覆

  • lovely kate
  • 首圖的風景看了就好放鬆...可惜回去是為了送行..沒能好好享受沿途風光...

    原來完整的喪禮是這樣的密密麻麻的眉角..
    以前看日劇的喪禮都想說他們的好安靜喔..不用哭哭鬧鬧..道士在前面比手畫腳大唸經..沒想到其中還有這樣多的儀式阿..

    還好最大的優點速戰速決已經大勝台灣式的葬禮了..

  • 焦糖蘋果
  • 真是辛苦了~沒想到大白桑的佐賀阿嬤沒有島田洋七的「佐賀的超級阿嬤」那麼有名,但人走了精神仍在就夠讓人佩服不已......
  • yeah
  • 筷子怎麼拿對日本人來說才算標準阿?
  • Pei
  • 天啊 壽司辛苦了~~
    不同國家的文化習俗真的好不一樣~
  • 奔奔
  • 日本的喪禮果真繁瑣....
    其實台灣得要認真起來,大概也不會輸。
    喪禮最重要的是懷念死者;一些禮儀我覺得也真的過時了~~
    去年我三姑姑走的時候,因為我三姑姑沒嫁人;
    也是有閒雜人在碎嘴說我三姑姑沒嫁、沒孩子,
    沒人幫她"捧斗"好可憐;
    當下聽到真的是氣到哭!!!
    後來我弟默默的接過牌位,叫我妹撐傘我拿竹子。
    說:姑姑還有我們,有些人有孩子也不見的要幫她捧!!
    當下覺得我弟好帥氣!!!
    想起三姑姑,都覺得還好全家都有好好陪她走人生最後一段;
    將後悔減到最小,每次聊起她;都是美好的記憶。
  • 路人甲學到的事
  • 日本料理的飲食原則是熱食趁熱吃、冷食趁冷吃,宴客時將白飯或是味噌湯上蓋子送到客人面前。飯和味噌湯有固定擺法,一定要左邊白飯,右邊味噌湯。一般日本人都屬右撇子,這樣右手拿著筷子,左手去端飯碗時,白飯在左手邊就會比較順,所以才將白飯放在左手邊。味噌湯放在左邊,拿味噌湯前,必須先放下筷子再去拿,用筷子夾湯裡的料,再拿起筷子「持箸」夾就可以,否則,可是會犯了「持つ箸」的小忌諱呀!
    日本事情課老師交的日本禮儀問題。
  • 那左撇子怎麼辦呢?要遷就右撇子的禮儀嗎?

    cwyuni 於 2012/04/29 14:54 回覆

  • 也在練劍道的人
  • 呃...潛水很久看到這裡要浮出來一下...劍道沒有「黑帶」這種東西,
    只有段位,滿14歲以後可以去考初段,接下來的升段有年資限制,
    如果真的從小開始學大概高中畢業就可以拿到三段了
    接下來就看個人興趣及努力,菁英份子絕大多數是警察

    劍道練習是在木地板上,
    正座(也就是我們說的跪座)是練習很重要的一環,
    不過就算是我們道場的日本小朋友正座時間久了點也還是會扭來扭去啦~
    所以不是每個日本人都可以撐得住的XD



  • 啊啊那真是抱歉誤會了,大白只說他拿到最高段位,我這個外行人就傻傻以為是「黑帶」。讓我改一下好了。(但我還是懷疑他是唬我的,就算是從小學,拿到最高段位有這麼容易嗎)

    大白真的很習慣正座,他連坐飛機都會忍不住跪起來,一跪就是好久好久,有沒有這麼愛跪啊。

    cwyuni 於 2012/04/29 14:53 回覆

  • 允兒
  • 光聽就是個大陣仗,因為風俗跟習慣不同,光熟悉不要出錯就是很大的功夫呢...
    辛苦了耶。
  • 安
  • 辛苦了。也許妳有興趣參考日本媳婦參加完台灣喪禮後的感言。〔下篇隱藏式留言附連結〕。總歸也是「拜拜超多。好累。」
  • 台灣的葬禮絕對是比日式葬禮累人的,這點我完全沒有疑問。

    cwyuni 於 2012/04/29 14:54 回覆

  • 悄悄話
  • 咚咚
  • 嫁日本人,當日本媳婦真不容易
  • 時代不同囉
  • 辛苦妳了.
    還是呆丸好啊!
  • 這很難說。撇開當外籍配偶的辛酸不談,呆丸的葬禮可比日本的辛苦好幾倍啊!

    cwyuni 於 2012/04/30 10:16 回覆

  • 訪客
  • 祝阿嬤一路好走 話說回來 希望台灣也能改掉鬼哭神號的喪禮方式(更不用說還花錢請人哭) 有心意 生前好好相處 死後讓往生走寧靜有尊嚴的好走
  • 深有同感。自家人哭得慘一點也就算了,花錢請別人哭的用意到底是什麼,我從來搞不懂。

    cwyuni 於 2012/04/30 10:15 回覆

  • Bryan Li
  • 看到用紅字訂正退回那一段蠻令人感動的
    我們往往在長輩在時會嫌長輩管太多、太嘮叨
    但在體認到長輩逐漸年老的事實時,又會開始感慨、懷念長輩以前對自己的關心與教誨
    曾經收過阿嬤訂正退回的紅字書信的親戚們,某一天若把那些留滿阿嬤嘮叨字句的信件翻閱出來,一定更為懷念
  • 小米
  • 我也不是個能跪坐的人,
    但後來發現跪坐其實比盤坐舒服,
    跪坐時整個上身自然會挺,
    也許會腿麻,但起身後人可以很快復原。
    但盤坐易駝背,骨盤易開,坐久反而易腰痠背痛。
    所以遇到沒有椅子的情況,
    只要不是太久,
    我反而喜歡跪坐。
    壽司有機會也可以試試~~
  • Yvonne
  • 這頓飯我光這樣看都快胃酸逆流 ...
    壽司能ㄍㄧㄥ完真該給妳頒個獎之類的 0.0
    辛苦了。
  • Carrie Kuo
  • 老一輩規矩多的家庭真的很累 , 還好這時代已經很少了 ,
    第一次要見青森婆婆之前 ... 我老公也一直交代要我學拿筷子的標準姿勢 ,
    每次吃飯一直矯正我的筷子 , 還有手指甲的長度要留的剛好 ... 搞的我壓力好大 ,
    還好見面時婆婆沒說什麼 , 根本是我老公想太多了
  • jokerbomb
  • 超長壽的啦!!!
  • SOLA
  • 辛苦壽司了。
    這篇文章讓我更多認識日本的習俗文化,謝謝壽司的分享:)
  • 弥子
  • 好讲究礼节...要是我去到哪里可能早已被人喷死了,个人最不喜欢受守礼节束缚。
    小姑姑训话当下还打翻汤碗……好窘噢……
    指甲插进榻榻米缝隙里肯定很痛吧……?我以前也被门缝夹过手指,骨都碎了,恢复后手指灵活度都不大如前……(这个完全是不同性质吧?!)
    还有我想问寿司大白公主的亲戚们对你这个外籍新娘都不感兴趣吗><?
    大白公主丧礼当天的表现如何?和在家时的傲娇模样有很大的不同吗?

    p/s:阿嬷一路走好……
  • 瀅瀅
  • 太可怕了...
    這時候突然覺得民視或是三立的婆媳大戰算什麼...
    小姑姑一句話就秒殺才威猛阿...
  • 咧嘎
  • 小姑姑延續阿嬤的堅持,這也是一種思念吧!
  • 小魚吐泡泡
  • 庶務二課裡,江角真紀子的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
    男人都會對喪服特別心動!(大意)

    因為她穿的是迷你裙啊!囧

    喪服這麼貴又這麼差......還好我不是生在日本......昏

    超級名模海蒂克隆的名言這句我也很有印象,超好笑的。XD
    壽司還年輕,又有在運動,指日可待啊。
  • kikia
  • 還好大白媽沒這麼這麼嚴謹,原來湯的位置也有規定呀,吃飯壓力好大喔。
  • tulipy
  • 之前曾經聽一個朋友說
    他外婆是很守禮的日本人

    每個禮數都要做到好
    像是如果晚上有訪客
    家裡的女眷要穿上和服,跪坐在門口迎接客人

    他那時都不懂,只覺得都已經睡了
    還要被挖起來穿和服
    真佩服重禮數的日本人....
  • 訪客
  • 在台灣有些上班族的黑色套裝
    跟你照片中的日本黑色喪服套裝很像耶

    請問日本的上班族不會選全黑的套裝嗎?
  • 會啊,但是像歸像,還是不一樣喔,日本人多半都能一眼看出喪服和一般西服質料款式上的差異,連我這個台灣人多看幾套也能認得出來。

    cwyuni 於 2012/04/29 22:31 回覆

  • marta801225
  • 台灣這邊好像對筷子不是很執著
    都用手檢骨灰捏@@
    還是是我們這邊的習俗!!!
  • 張
  • 喪服也這麼嚴格嗎?記得以前看過日本節目,有教說喪服的變通方法,
    就是如果黑色西裝外套不巧釦子很閃亮鮮豔,可以用黑色絲襪包住直接扣上;
    壽司有銀色釦子的黑包包或許也可如法炮製(雖然來不及了.......)
  • 我的黑色包包不只是有銀色「扣子」,而是提帶邊緣都有銀色的環扣,或是一整條銀色鎖鏈,都是黑絲襪包不住的啦。再說款式也太休閒了,不適合帶出參加喪禮捏。

    cwyuni 於 2012/04/29 23:52 回覆

  • 露西
  • 有個疑問...民國元年應該是西元1911年吧? 還是我算錯了?
  • 妳的疑問有沒有試著問過孤狗大神?

    cwyuni 於 2012/04/29 22:57 回覆

  • Jessie Kuo
  • 祝阿嬤一路好走
    壽司也辛苦了~

    老實說看到阿嬤斥責媳婦不該走在丈夫前面時
    心裡感覺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有些時候, 男尊女卑的觀念不是男人給的
    而是經歷過委屈(洗腦?)的女人灌輸給下一代的阿!!
    幸好我們是生在這個時代...
  • aprial
  • 好辛苦喔.......
    可是越傳統的家族對這些禮節就越在意
    記得我爺爺過世時....
    一直不停的拜拜儀式讓大家都站、拜、跪、好幾個小時...
    最後某長輩看我們這群小毛頭都累了
    直接要我們坐在地上不需用跪姿
    長輩說爺爺很疼這些小的...不會在意的啦
  • 變形蟲
  • 壽司辛苦了~

    希望妳的黃金週能夠輕鬆的渡過,以補這幾天的辛勞
  • kiki
  • 日本人的腳骨,可能天生就跟我們不一樣。我女兒(台日混血)10個半月就自己會跪坐了!
  • chuchu
  • 雖然是喪禮,妳的文筆真的太好了,忍不住發出會心的一笑.
  • 瑞瑞娘
  • DEAR壽司
    請問"火化"那段的第一行的"通常是在葬禮結束後((遺棺
    ))到火葬場"這句話,是((移棺))的錯別字嗎?還是日本的用法呢?

    迷之音:其實是把棺木遺忘在火葬場......((喂!!!
  • 是錯別字,謝謝妳的提醒!這就改過來。

    cwyuni 於 2012/04/29 22:52 回覆

  • 路人甲學會的事
  • 左撇子怎麼辦呀?!記得當初問老師,老師說因為日本人大部分都會用右手吃飯,左撇子厲害的是雙手都能用,所以沒這問題。
    當初聽到答案感覺好爛,現在想想台灣似乎也差不多這樣,從小就強迫左撇子小孩用右手吃飯,至少我看我家姐姐就這樣。
  • 貓頭
  • 文筆好細膩,我的螢幕上赫赫然浮現了四個字:音容宛在 ... ...
    願佐賀阿嬤一路好走。

    ----
    大白公主搭飛機,OS:喔喔!!不管搭幾次,飛機就是很可怕!不行!我不能鬆懈啊~~
  • flame80710
  • 好像看了一部感人的微電影...
    淡淡的~深深的~
    眼框微微泛紅...
    (好啦!我承認我是多情的巨蟹座)
  • Liebe51244
  • 好驚悚(?) 的種種禮儀!!
  • 鄉民意見
  • 原來大白爹五歲就沒了老爸,
    這也難怪他們家沒什麼男性的威嚴
  • wellwin
  • 說到哪個真珠項鍊,我家附近的寶雅有一條39元的
    之前我們去參加市府的集團婚禮時後,我有買一條
    外加2個金光閃閃的假鑽戒(59元/個)
    很便宜就解決了那天的裝飾品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婆婆問我說那條項鍊多少的時候,我很直接就回他"39元"

    不過後來我被我媽罵了,他說"你幹嘛不多加2個0阿!!!!!"
    因為我婆婆脖子上面帶的是10000以上的,而且我公公說我的那條比較好看
    所以他老人家不太高興........

    我是一個一直常出錯的媳婦!!!!!!
  • 鄉民意見
  • 感覺佐賀阿嬤的女兒比較有在遵守日本傳統的禮數,
    兒子(也就是大白爹)反而不太在乎那些禮節;
    連帶地,好像大白爹的兒子跟老婆都不會很堅持傳統規矩,
    應該是這樣吧?
     
    這樣對嫁進他們家的人兒,尤其是外國人,壓力應該會比較小一點
  • 大白爹也是受嚴格教育長大的,背負了很多期望,不過他二十歲就離家發展了,天高皇帝遠,也就沒有像阿嬤這麼多的堅持啦。

    cwyuni 於 2012/04/29 23:40 回覆

  • Funzoo
  • 眾親友跪坐在榻榻米上聽僧侶繼續誦經,手持念珠一同為阿嬤祈福。這個儀式費時多久不確定,但我個人覺得是一輩子。

    ==>雖然是嚴肅的主題, 但看到最後一句還是笑出來了XD
  • Alice
  • 好辛苦阿!!!面對一大群素未蒙面的親戚就夠累人了
    還要適應這些從未遇過的葬禮習俗
    壽司真是辛苦了~不過經歷這之後
    應付日本文化的功力想必已經大增了吧!?
  • 蛤仔
  • 每次看到拿筷子的規矩都令人發抖....
    我就是個不會拿筷子的人....><...
    在日本應該會活不下去的fu....= =...
  • 立花MIKAN
  • 佐賀是個好地方呀...
    曾經在佐賀某地的溫泉旅館當過一個月的實習生。
    現在最懷念的不是聽不習慣的日語、吃不習慣的食物口味,而是那可愛的佐賀方言。
    特別喜歡佐賀人們的講話語調,聽起來很親切,有種溫柔的feel。
  • 我也很喜歡他們的溫柔腔調,不過老人家的佐賀方言,就連大白都說他聽不太懂呢。

    cwyuni 於 2012/04/30 10:09 回覆

  • 貓四
  • 我知道我擺錯了重點,但海蒂克隆的那段話一直在我腦海不斷重複:「別開玩笑了,妳生孩子前有看起來像我這樣嗎?」...XD
  • 紛紛
  • 大家應該會想要放棄嫁給金城武吧!~~(呼......)
  • 體育用品店大女兒
  • 壽司壽司
    你的跑鞋是不是穿太大雙了
    不要貪圖鞋子大雙穿起來舒服阿阿
    你的腳變大是不是也有點變平
    足弓他都要消失了啦
    跑鞋買的時候還是要買剛好有點緊緊的
    雖然會覺得有點綁腳,但不會有壞處的阿

    (也許會被覺得多事,但我們家是真的都這樣建議客人的)
  • 沒有耶,我的跑鞋不會太大雙,之前還曾經一度買太緊跑到趾甲受壓迫,都黑青剝落了,後來才在專業足測分析後買剛好合腳型的跑鞋。

    cwyuni 於 2012/04/29 23:58 回覆

  • 426
  • 這次的重點
    1.後藤真希真的有楚楚可憐的感覺
    2.壽司辛苦了
    不用擔心衣服.之後一定都穿的下(有不著痕跡的說:其實壽司是很瘦的.雖然沒看過).不過還是要少穿
    3.公主有段位.真的嗎?下次帶他去看劍道比賽.然後公主應該又有內心戲+表演了
    4.誠心發問.公主家的家紋可以看看嗎?一般人也可以有?有的標準又會是什麼?
    最後
    好羨慕壽司可以睡2天
    剛好這2天早上7點出門晚上2點回家

    臺灣責任制
  • 求證結果:公主真的有段位,不過是初中時拿到的初段,這麼多年後早就忘光光了吧。

    維基百科說:「家紋一般來說常用來彰顯個人的血統出身、家業、地位。在江戶時代之前,家紋是貴族與武士的專利;到了江戶中期,家紋也開始在庶民間普遍起來,甚至還被用來作為商標之用。」

    cwyuni 於 2012/04/29 23:37 回覆

  • 也在練劍道的人
  • 劍道目前最高段位是八段,前面說過劍道升段有年資限制,
    全日本劍道規定的升段年資如下:
    1 初段 一級受有者で、中学校2年生以上の者
    2 二段 初段受有後1年以上修業した者
    3 三段 二段受有後2年以上修業した者
    4 四段 三段受有後3年以上修業した者
    5 五段 四段受有後4年以上修業した者
    6 六段 五段受有後5年以上修業した者
    7 七段 六段受有後6年以上修業した者
    8 八段 七段受有後10年以上修業し、年齢46歳以上の者
    六段以上就算是老師級的高段者,
    八段考試非常困難,能夠在46歲第一次就考上的恐怕一隻手就可以數完了

    其實正座是有小撇步的,重心要放在大腿前端靠近膝蓋位置,
    兩腳大拇指重疊,腰桿挺直,兩膝可微微分開,肩膀放鬆,
    這樣就算再不擅長的人都至少可以撐20分鐘
    而且還可以讓體態更好,算是附加價值XD
    不要傻傻的把重心都放在屁股然後壓在腳上,這樣大概五分鐘就不行了~
    有興趣的話可以試試看~~
  • 看完你對劍道段位的介紹,我頭一個念頭是:大白果然是唬我的!結果剛剛找他求證,發現是我自己誤會了,他說他國小開始練劍道,一直練到初中,初段是在中學二年級拿到的,但當年他是用英文跟我說kendo first grade,我傻傻以為first grade = 最高段位,沒想到是最低段位,噗嗤。

    cwyuni 於 2012/04/29 22:43 回覆

  • 訪客
  • 住在佐賀,又有家徽,你家大白該不會是什麼秘密忍者吧?
  • 日本有家紋的平民百姓很多啦,大白家並不特別。

    cwyuni 於 2012/04/29 23:34 回覆

  • 悄悄話
  • 前訪客
  • 真是辛苦壽司了,好好休息把元氣養回來吧!

    不過不知道日式喪禮在火化時會要求說什麼嗎?參加過的喪禮在火化時,禮儀師有要求家屬向往生者喊「快走喔!火要來了!!」,提醒往生者不要徘徊留連,速往極樂世界,當下聽到時真的有種酸酸又有種溫暖的感動。
  • 好像不需要,至少現場的工作人員沒有要我們說什麼。你口中的台灣火葬習俗,我也耳熟能詳。

    cwyuni 於 2012/04/29 23:03 回覆

  • banker
  • Dear 壽司: 當年在學校學日文(學校規定是必修課),也是受到日文老師超嚴格的教導,每次上課都感覺如坐針氈,日式教育真的很嚴啊,唯一的好處是去日本自助旅遊時,靠著基礎日語也沒在怕的~
    *題外話*如果大白那麼會跪坐的話,以後做錯事罰他跪算盤看看,哈哈~
  • 好辛苦的日本禮數
  • 喔喔~突然想起阿信的丈夫龍三也是佐賀出身的 (去年冬天突然重新煲這齣劇,好懷念喔~小時候因為常常要上課都斷斷續續地看)
    劇裡頭阿信的佐賀婆婆也是超不好惹的人物啊~
    即使阿信生下了孫子還是把她當外人"扣毒",她和丈夫一起下田做苦勞卻只給她吃少量的剩菜。。。

    如果佐賀阿嬤還在世,依她對語文要求這麼高,我想她搞不好會心裡OS:
    都嫁來日本這麼久了日文還講得這麼零落...
    (壽司不好意思不是要批評妳,但是我覺得可能性滿高的,尤其看文中的小姑這麼不好惹的樣子...)

    他們那年代的人真的都很嚴格耶, 我已故的爺爺也是受日本教育的,當年因為他病重了家裡忙不來請了越傭,他雖然生病但是神智清明(音量還是很大氣很足),那時候就聽他數落越傭, 都來多久了中文還不會講,我至今都忘不了爺爺說: "六個月程度就要跟上來!"的神情跟語氣...


  • 原來阿信的老公和婆婆也是佐賀人,難怪....

    日文零落在面對眾親友時是優點不是缺點,因為日本人對講英文的外國人潛意識上就敬畏三分,能少跟我說話就盡量避開。落得我耳根清靜啊。

    "六個月程度就要跟上來!"←這是游泳訓練班的教練嗎?

    cwyuni 於 2012/04/30 10:03 回覆

  • Hazel
  • 突然覺得台灣人的禮數怎麼這麼輕鬆....
  • 如果你有經歷過台灣的喪禮,就會知道台灣人的禮數並沒有比較輕鬆( 應該是更麻煩),只是累的方式不同啊....

    cwyuni 於 2012/05/02 10:53 回覆

  • mmsheep
  • 印象中這一生只參加過一次外公的喪禮,當時年紀還小,對外公也沒有太多回憶。只記得突然被爸媽從學校叫回家裡,連夜整理了簡單的行囊急忙回到鄉下。
    雖然是外公,但是一年也才見一面,到了喪禮現場我只好傻傻地站在棺木旁聽著周遭親戚不時傳來或大或小的哭泣聲。當時覺得自己過度冷靜與無情,現在仔細回想起來這就是人與人的緣份不是嗎?
    只有彼此的回憶可以衡量對往生者的思念與哀傷,有時就算是血緣關係最近的親人也不見得是最傷心的人。
  • 我一點也不覺得你冷血無情。非常同意「只有彼此的回憶可以衡量對往生者的思念與哀傷,有時就算是血緣關係最近的親人也不見得是最傷心的人」。

    我從小和爺爺奶奶比較親,跟外公相處時間很少(外婆很早就過世),所以同樣是老人家過世,爺爺奶奶過世很難過,外公離開卻沒什麼感覺。

    cwyuni 於 2012/05/02 11:17 回覆

  • miyako
  • 壽司辛苦了!

    大白媽這幾年真的辛苦了,
    小姑姑糾正餐桌禮儀的那段看起來真的很可怕...
    這應該也是大白媽對壽司很好的原因之一吧
    不希望自己的媳婦也受到這麼大的壓力(亂猜XD)

    看完這篇的心得是要嫁日本人,真的要三思XDD
    尤其我又是個大剌剌的台灣人Orz
  • 不管要嫁什麼人都得三思,異國婚姻要克服的文化語言習慣障礙更多,更要四思五思六思,千萬別只因為「混血兒很可愛」就誤了一生啊。

    cwyuni 於 2012/05/02 11:19 回覆

  • 小白花

  • 禮數真的不少吶,如果是我,
    光是面對那些親戚我就會挫到不知所措。
    但還好這種goodbye場面就這麼一次,忍忍忍。
    阿嬤會很感激妳去看到,會暗暗保祐妳和大白san.

    姑姑應該不會看妳的文章吧?!如果知道妳寫這些不知做何感想?

    PS.希望妳的腳指甲有好一點
  • 姑姑應該不會看到啦,六十幾歲的日本鄉下老太太,只會說日語,家裡連網路都沒裝呢。

    cwyuni 於 2012/04/29 23:01 回覆

  • Chia Ying Li
  • 我在看這篇時也頓時壓力大了起來~
  • uu
  • (顯然一個月太短,不足以將公主變男子漢)

    我比較懷疑大白會自動變身,在佐賀時是男子漢,只有在壽司前面才是公主xd
  • 紅茶濃的奶茶
  • 看完我只覺得壽司好可憐喔.............
    真是折騰人,還好大白還算體貼溫柔XDDD
  • 辛苦了
  • 不好意思,這是篇嚴肅的文章,
    但看到"換姿勢時一個踉蹌"那段我還是笑了出來....
  • 還好沒有跌趴在前面那位親戚的背上,不然就更糗了。

    cwyuni 於 2012/04/29 23:55 回覆

  • 媳婦難為
  • 其實壽司某方面也要感謝阿嬤和姑姑,
    大白媽這麼體貼妳也許是因為她經歷過這樣當媳婦。
    但也是大白媽有智慧,
    有些沒智慧的婆婆會想說我也是這樣過來的,
    反而會變本加厲對待媳婦。
  • 大白說他媽是個很天真單純心地善良的人,沒什麼心眼,有點天然呆,當她的媳婦壓力也就沒這麼大了。

    cwyuni 於 2012/04/29 23:43 回覆

  • 不像不像
  • 很難想像大白公主是劍道最高段的狠角色,
    還好壽司有考證,
    還了公主和劍道的清白...
  • 劍道委屈的都快哭了吧。

    cwyuni 於 2012/04/29 23:37 回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