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返台假期中,某天準備下樓吃飯,大白突然鬧起彆扭,說我這幾天對他態度太冷淡,「感覺不到妳的愛」,他決定提前回東京。語畢當場重新打包行李,將兩人的衣物分開,提著自己的登機箱負氣離去。(←這不是正常家庭中太太負責演的角色嗎)

我冷眼旁觀,什麼話也沒說,心裡科科笑,想說大型拖油瓶回去正好,我就能在台灣待到過完農曆春節了。

幾分鐘後依照原定計畫外出覓食,只見大白還在巷口,拉著浪跡天涯小箱箱,像隻剛被拋棄的流浪狗,茫然呆立在下著小雨的台北街頭。

走到他面前,大白哭喪著臉小聲說了「對不起」,我就伸手把狗狗牽回家了。剩下的旅程,他都乖得要命。

不戰而屈人之兵,感覺真好。

上週五下午,大白從辦公室發了封email給我:「今天要是收到亞馬遜的包裹,妳可以開,那是給妳的禮物」。

拆開包裹,是一本日文食譜。

日本年假那幾天,我在公婆家附近的書店裡翻了這本食譜好幾次,想買又怕增加回程行李重量,最後沒拿去結帳。大白當下沒說什麼,我也忘了這回事。

食譜沒多貴,網購也很方便,但有人默默把我的喜好看在眼裡、放在心上,感覺真好。

昨天去表參道一家新開的甜點店吃下午茶,服務生幫我們帶位後,大白一個箭步衝上前,伸手拉開靠內側的椅子。我以為他想坐那裡,轉身準備坐外側,結果大白急急叫住我:「我是要幫妳拉椅子啦!」

我嚇一跳,問他原因,他驕傲地說:「因為我是尖頭鰻(gentleman)啊。」

這才想起,不久前有次上法國餐廳,我曾隨口提及「人家外國的尖頭鰻都會幫女伴拉椅子或開車門」。

新生尖頭鰻一輩子沒幫女生拉過椅子,動作笨拙,跟瀟灑的外國紳士形象沾不上邊,但那一刻他在我眼裡帥呆了。

我不是習慣男人伺候的嬌嬌女,從小到大拉椅子開車門不求人,但偶爾有人願意把已經追到手的黃臉婆捧在手掌心疼愛一下,感覺真好。

問大白最近為什麼對我愈來愈好,他笑笑說:「我是鏡子人(Mirror Man),如果妳覺得我對你好,那是因為妳對我也很好啊。

【酪梨壽司碎碎唸】

近一兩年,大白主動分擔的家事愈來愈多,也愈來愈體貼。還是不時耍一下公主脾氣,但已經比之前馴良太多。

我沒什麼神奇的馭夫之術,只會在他每次做了貼心事時大灌迷湯,用「你好愛我,對我真好,跟你結婚好幸福」哄得他眉開眼笑;耍任性鬧脾氣時,就祭出「取消觀眾」絕招,盡可能狠下心嚴格執行,讓他記住會吵的孩子沒糖吃。

常言「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也怕閃光文寫多了遭天嫉,但最近大白表現讓我太欣慰,管他是奸是盜,有花堪折直須折,趁記憶猶新時記下來,大家戴上墨鏡忍一忍吧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