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開那繞樑三日的歌聲不談,終於想起劉子千最近風靡全台的《唸你》MV為什麼讓我起雞皮疙瘩:

他在影片中的臉蛋身材造型神韻,像極了我在紐約留學時曾短暫約會過的阿J。

阿J是個在投資銀行工作的小ABC,個性和長相其實都還算可愛,學歷家世也不賴,上班穿西裝時再加十分。可惜我當年是個充滿雄心壯志、幻想畢業後變身商場女強人的MBA學生,而他每次下班來電或見面都拼命撒嬌吐苦水討拍討摸,抱怨工作有多辛苦,嚷著要跳槽又遲遲不行動。約會過幾次後,我嫌這傢伙個性太軟弱沒出息,就慢慢疏遠他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阿J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約我看電影,故意選了恐怖片(依稀記得是好萊塢版的《咒怨》 ,無聊到爆炸),入場前還很MAN的開玩笑:「好像很恐怖耶,妳會不會怕?怕的話我的手可以借妳。

結果我看得幾乎打瞌睡之際,阿J突然靠過來,緊緊捏住我肉呼呼的胖手臂,嬌呼:「啊!人家好怕~」嚇得我整個人都清醒了,驚嘆這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娘炮的男人!僅存的一絲好感瞬間一掃而空。

事後證明娘炮界庭院深深浩瀚無垠,一娘還有一娘娘。和大白結婚後,每天被撒的嬌比山高,被吐的苦水比海深,夜夜都要無條件奉獻我的胸膛和手臂給男人依偎到麻痺為止。白首宮女忍不住揣想,當年若是選擇讓傲嬌阿J繼續捏我的手,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應該就跟現在差不多,只是場景從東京換成紐約,男主角帥一點又有錢一點而已。(咦!)

這個故事的啟示,嗯,就留給大家自行參透吧......

【酪梨壽司碎碎唸】

這兩個禮拜部落格很少更新,是因為好姊妹來訪,不怕死的我自告奮勇當她的東京地陪。昨天上午送走朋友後,大白給我一個大大的安慰擁抱,「妳一定很寂寞吧」。​我嘴硬說才不會,其實重拾宅女悠閒時光十分鐘後,已經開始想​念過去十天來陪我在艷陽下走到虛脫,嘻嘻哈哈吱吱喳喳的她了。

想念歸想念,終於不用在大太陽下揮汗奔波的感覺還是美好無比。上午我拼命洗曬完衣服毛巾床單枕頭套、擦完三扇落地窗的玻璃和紗窗、沖洗完整個大陽台的地板和牆壁,下午好不容易偷閒在床上滾一下,玄關就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

是下午三點十五分就提前下班回家的大白。(登愣)

錯愕的主婦問他為什麼,大白說:「因為今天早上妳看起來好像很寂寞啊......」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文章標籤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