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本木鬧區巷弄內的河津櫻

我在東京的台灣朋友KAYO,在日本住了十幾年,是位可愛幽默又真性情的媽媽。今晚我和她在MSN上交換地震發生時的心情,KAYO說了兩個小故事,一個是她的日本友人青柳太太,一個是她和讀小學的女兒在當下的反應。兩個故事都讓我感觸很深。

為了忠於原味,我只節錄MSN原文,加上標點符號、稍微順過文字,讓KAYO直接說故事給大家聽。

第一個故事:電車上的青柳太太

青柳太太算是個兼差教畫的家庭主婦吧。她是美術大學畢業的,我女兒一個月會去她家一次,和一堆小孩一起畫畫,收費便宜,像是個小小美術教室。

地震發生時,青柳太太正在地下鐵電車上, 一陣天搖地動後電車就停在六本木站,車門打開,所有人往外衝。 那時候覺得跑得慢塌下來就被活埋了,十分恐怖。 但是她發現有幾個小朋友抱在一起哭, 當下決定不能撇下孩子不管, 就開始在月台找不知所措的小孩,總共找到十八個。 還有另一位不認識的女士跟她一起,自願照顧這些孩子。  

青柳太太和這位陌生女士,帶著這一串小孩慢慢移動,一直到找到安全避難場所(東洋英和女學院), 然後還幫所有孩子打電話聯絡到家長報平安, 好像晚上九點多才自己走路到學校, 然後接到自己的二個孩子回到家。 

青柳太太說,她相信學校老師用會盡全力保護她的孩子, 所以她覺得她也應該這樣做

我把這件事寫下來,很想告訴誰,因為日本人都好像不覺得這有什麼偉大的,就只有我覺得好強。

第二個故事:KAYO和她的女兒

日本的避難訓練真的太扎實了。地震時我女兒在學校,她說就像平常訓練一樣 ,所以孩子們都沒有哭, 都很鎮定照著平常練習的 ,先戴防災頭巾長這樣,是一種保護頭部用的軟墊頭罩),躲在桌下, 老師開門窗,然後警報響 ,就衝到操場。小學是防震建築,常備有百人份毛毯、食物、水。

我後來一個人在家搖到怕了,想說去學校看看,發現很多家長都到了,我才想到我也練習過啊,一年一次,但我都忘記了:就是出事時孩子要留在學校,不能放孩子離開,家長要親自去接,還有名單。我家的名單上列了二個人,只有我和我先生可以把小孩接走。我是到學校才想起來,這真的要練很多次才學得會。

明明我家就離學校三分鐘,卻晚了一個小時去。太緊張了,不知如何是好。學校老師都很訓練有素,手上拿著名單一一清點。 我去領小孩時,小孩頭上戴防災頭巾 ,沒人哭,也沒講多餘的話。 媽媽們感覺都是硬忍住的,為了怕小孩會哭,怕會崩潰。

日本人都好拚哦,但那份冷靜是一種理性加努力,真的是有練過的。

我緊張到連小孩在哪都找不到耶,明明就在操場上。可能太緊張了,就是找不到,後來一個老師來幫我找的。回家後我女兒就叫我把門打開,我不知道為什麼, 還問她,她就說房子歪了才出得去啊,她才八歲,小學二年級耶。

我朋友說她有個和我女兒同年的女兒,在台灣唸國小二年級。明明只是海嘯警報提早放學 ,全班女生卻抱在一起哭,而且別班也是,不是特例。老師忙著聯絡家長,還要安慰同學。

(壽司說:唉啊,台灣人就是情緒比較大開大闔。可以這麼形容嗎?)

也對啦,我和你的反應就比一般日本人大,我很想跑到街上,但路上都沒人,我又跑回家。之後我馬上去最近的便利商店掃貨, 頭腦一片空白只想著要吃飽,不能餓肚子,我們台灣人不知是怎麼了。>_<

我女兒回來後,我也不知道要怎辦,明明可以收緊急包,可以整理重要東西放門口,關瓦斯什麼的,我就一直看電視,然後一直吃一直吃,還跟我女兒說,你就跟媽媽一起死就好了,不怕,有媽媽一起死,我女兒就說她才不想死咧

我果然是個大開大闔的品種啊!平常我可以裝日本人,這時候真的沒辦法。

不過日本人也有例外。有一家人,也是我女兒同學,爸爸去租了一台大車,把家當都搬上去,做好隨時逃難的準備。那爸爸是外交官,派駐過俄國,我就會幻想他一定知道什麼秘密,才會這麼緊張。我想歸想,還是沒去租大車,沒去搬家當,還是選擇來朋友家吃吃喝喝上網,而且明明很怕,但嗨一嗨就算了。

(壽司說:因為我們一方面容易緊張,卻沒什麼行動力,這也是台灣魂的一部分。)

說要學習日本人談何容易,一個小學會備百人份的毛毯食物水耶,我家前天買的零食我都開始拿來吃了,明明是為了要當緊急用買的。連我家的存糧我都沒法存過一星期,別說一直備著了。不過我老公好像比我好一點,雖然他不在日本,但也有打電話給我,說他打算弄個緊急救難包什麼的。

(壽司說:而且日本企業都會固定在防災之日,將那些即將過期的急難用乾糧,發給員工吃掉, 換成新的。 我家如果有那種罐頭麵包,不是一個禮拜內就貪嘴嗑光,就是會被放一百年變成化石。)

總之日本人真的很酷,像我有另一個媽媽朋友,娘家在宮城,我問她要不要把老爺爺接來東京,她說:我們才想回去幫忙咧,沒有想過要叫老爸來東京啊

 【酪梨壽司碎碎唸】

小提醒:以上皆為KAYO與我閒聊時分享的生活體驗,純屬個案,不見得能代表所有日本人和台灣人面對災難時的反應。請大家留言討論時,盡量保持心平氣和,不要吵起來喔。

主圖是今天在六本木鬧區巷弄內偶然發現的一株盛開河津櫻,對地震後精神緊繃的我頗有療癒作用。河津櫻是日本櫻花中較早開花的品種,花期約為2月中旬到3月上旬。

 【關於地震時可否躲在桌下的爭議Updated!

後記:幾位網友看完第一個故事後問我,日本小學生地震時怎麼還躲桌下?現在專家不都提倡「生命三角避震法」嗎?的確,生命三角近年來在網路上流傳甚廣,但我這兩天上網查證後發現,地震時能否躲在桌下,這點其實是很有爭議性的。目前台灣、日本、美國官方的防災訓練,仍教育民眾遇到地震應該盡可能躲在堅固的傢俱下。

詳細的正反論點,請見:維基百科的Triangle of Life條目、網路追追追。感謝網友補充其他資訊來源:【地震特辑】“生命三角”救生法不可信!FEMA(美國聯邦緊急救難署)網站提供的地震避難建議美國紅十字會網站提供的地震避難建議921地震教育園區的地震防災注意事項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文章標籤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8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