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大白公主觀察日誌!閱讀時請務必搭配主題曲:張學友〈我等到花兒也謝了〉

卸責警語:對話極度腦殘,文法狗屁不通,危險動作請勿模仿。

前情提要

外籍新娘早在去年十月底就訂好東京台北來回機票,爲自己規劃了一個假性單身農曆年假,1月26日奔向台灣,2月16日才飛回日本。台南三天,桃園十二天,台北七天,這次不帶拖油瓶,樂得逍遙快活。

回台前一個月(1月1日)

回公婆家過日本新年,被暖氣吹到爛臉,和大白多次口角,最後大白放話:「妳根本就不能在日本存活!以後乾脆整個冬天都回台灣吧!」(You can't survive in Japan! You should go back to Taiwan for the whole winter!

回台前一週(1月19日左右)

大白找不到他的小鑷子,在家翻箱倒櫃鬼吼鬼叫,重感冒EQ降低的我忍無可忍,說我頭很痛,要他別吵。大白怒極,說他找不到東西頭也很痛,我回答:「那就別讓兩個人的頭都痛」,大白就爆炸了,要我這次回台灣過年後,別再回日本了。(好熟悉的橋段啊哈哈哈)

我遞上紙筆,很冷靜地要大白有種就把這些話白紙黑字寫下來;他說沒必要,叫我把我上回珍藏的那張他已經簽名蓋章的離婚證書簽一簽。 (響應節能減碳,不必列印第五張。)

回台前一天(1月25日)

大白裝乖,上班時間連寫了三封幼稚email示愛。email都只有一句話,很短很幼稚。例如:「我愛我的咕咕壽司~咩~」(I love my goo goo Sushi~ Baa~  )

Goo goo是無意義發語詞,Sushi部分寫的是他常在家叫我的暱稱,Baa是英文中羊咩咩的叫聲。

除了email,他還提早回家,買了敘敘苑牛舌便當和七個Mister Donut甜甜圈為我送行,以為這樣老婆就會忘記他上週吵架時撂下要我永遠別再回日本的狠話。

我邊吃邊提醒他, 「我記得有人要我再也別回來了」(I remember someone asked me not to come back anymore),他立刻臭臉扁嘴:「那妳就不用回來了!我對妳這麼好,妳卻對我這麼壞.....」(Then you don't have to! I am so NICE to you, but you are so BAD to me....

臨行前問大白,我回娘家過年這段期間他要做什麼, 他口氣很大:「我要天天吃披薩,挑戰可以連續吃幾天。」(I'm going to eat pizza everyday. See I can eat pizza for how many days in a row.

回台後第四天(1月29日)

回台後的對話皆為email往返

大白:我的咕咕壽司....(My goo goo Sushi.... 

壽司:我剛從台南回來,你好嗎?(I just came back from Tainan. How are you?)

回台後第五天(1月30日)

大白:妳剛離開,我的背又開始癢了。應該是因為壓力。咩~(Right after you left, itchy back came back to me again. It should be stress. Baa~背癢的典故,參見舊文怪病,真相大白

壽司:喔那真糟糕。意思是你想念我嗎?(Oh that's too bad. Do you mean that you miss me?)

回台後第六天(1月31日)

大白:大白想壽司......(Big White miss Sushi....用第三人稱比較不害臊?

回台後第七天(2月1日)

壽司:你感冒好了嗎?你最近都吃些什麼?(Have you recovered from your cold? What have you been eating recently?)

大白:我已經死了。(I'm already dead.那回信是要用燒的嗎?

回台後第八天(2月2日)

壽司:我以為你正在享受暖氣和沒有我的生活。(I thought you are enjoying the heater and life without me.)

大白:我已經死了,所以你不用再管我了。(I'm already dead, so you don't have to  care about me.鬼來信!

回台後第九天(2月3日)

壽司:如果你已經死了,我現在在跟誰說話?(If you are dead, who am I talking to?)

大白:壽司妹。(Sushi sister.說謊精的終極境界。

回台後第十天(2月4日)

壽司:我的年夜飯!(My Chinese New Year Dinner!)附檔是年菜炫燿照,得意忘形手震了。

回台後第十二天(2月6日)

壽司:生日快樂!(Happy Birthday to you!)

大白:好寂寞......(Lonely....公主必備金句

壽司:為什麼寂寞?(Why lonely?)

回台後第十五天(2月9日 )

大白:我最近身體愈來愈差了。(I am getting unhealthy recently....我家的溫室花朵沒人澆水,快要枯萎了。

壽司:怎麼啦?你想要我早點回去嗎?(What happened? Do you want me to go back earlier?)

回台後第十七天(2月11日)

大白:咩....(Baa....

回台後第十八天(2月12日)

大白:感覺好糟。(Feel so bad.

壽司:為什麼?(Why? )

大白:我覺得我身體愈來愈差了.....所以感覺很糟。(I think I am getting unhealthy....so I feel bad.無限迴圈跳針中。

壽司:吃太多披薩了嗎?(Too much pizza?)

大白:因為沒人照顧大白。(Because nobody take care of Big White.

回台後第十九天(2月13日) 

壽司:我以為是因為有人要我整個冬天都留在台灣?(I thought it's because someone asked me to stay in Taiwan for the whole winter?)

大白:是妳堅持(要留)的。(You insisted.省字說謊精繼「Sushi sister」後再創巔峰!我可以出一本《日常傲嬌英語:大白教你用100個單字當公主》嗎?

回台後第二十天(2月14日) 

壽司:如果你答應再也不把離婚掛在嘴邊,我才會回去。(If you promise not to talk about divorce ever again, I will go back.)

大白:好寂寞....(Lonely....情人節應景大片:《鬼來信2之猛鬼打牆》

壽司:不答應,你就寂寞一輩子吧。(Make the promise, or you will be lonely forever.) 

寫完這句,我就出門和老友聚會,又逛了一下午書店。傍晚回家後,Gmail信箱裡躺著兩封信:

第一封 12:27 (6小時前)

大白:大白寂寞......(Big White lonely......

第二封 16:30 (2小時前)

大白:咩~大白答應。(Baa~ Big White promise.《鬼來信3之頑鬼點頭》

眾網友研判其中必有詐,要我乘勝追擊,回信請大白說清楚講明白

壽司:答應什麼?我需要完整的句子。(Promise WHAT? I need the complete sentence.)

大白:咩。(Baa.

壽司:咩不是答案。(Baa is not the answer.)

大白:好寂寞....大白要死掉了,掰掰。(Lonely...So Big White is going to be dead. Byebye.《鬼來信4之九命怪羊》。我取消觀眾,沒回信。

回台後第二十一天(2月15日) 

大白:我愛我的咕咕壽司。自從壽司離開,我已經做了好多事,讓我的壽司可以盡情享受在家滾來滾去的生活。咩~(I love my goo goo Sushi. After Sushi left, I have already done many things for my Sushi to enjoy goro life at home. Baa~ 

 注釋:goro life是大白自創片語,代表滾來滾去的廢柴生活。goro goro(ゴロゴロ)是日文「滾來滾去」的狀聲詞,每當有人問起我在忙什麼,大白都回答:「我老婆在家忙著滾來滾去」(She is busy goroing at home)大白這句話是在邀功賣乖,意指他這段時間把家裡打掃得很乾淨等我回來繼續滾。

壽司:很好。但我在等的答案呢?(Good. But where is the answer I've been waiting for?)

問完這句,我又出門忙了一整天,晚上回住處收信:

大白:不會再說要離婚了啦,咩~(もう離婚の話はしないよ、Baa~ 

狗急跳牆,羊急也是會說人話的。(還是雙語)至於為什麼要用日文承諾,我百思不解。大白平常幾乎不會對我說整句日文,頂多是幾個單字。

壽司:這句翻成英文是什麼意思?(What does it mean in English?)懷疑有詐,再次確認保平安。

大白:不會再說要離婚。咩~好寂寞......(Not talk about divorcing. Baa~Lonely....沒主詞還是好可疑。

壽司:「誰」不會再說要離婚?(WHO will not talk about divorce?)

大白:大白和壽司。(Big White and Sushi. 好險這次不是Sushi Sister。但幹嘛牽拖我?

壽司:那我明天就回去。你開心嗎?(Then I'm going back tomorrow. Are you happy?)

大白:開心!我已經幫妳辦好線上登機手續了!(HAPPY! I already checked-in online for you! 驚人的效率。

回到東京(2月16日)完結篇!

鬼打牆的email對話終於告一段落。按照原定行程,我在三十三歲生日當天踏進東京的家門。

回家時大白還在上班,我驚喜地發現,家中地板地毯一塵不染,衣服全數洗曬完畢,客廳還開了我最愛的加濕器。看到運轉中的加溼器有點感動,因為大白本來就還算愛乾淨,打掃洗衣不算太意外,但他平常一個人在家時沒有開加濕器的習慣,應該是為我預設的。

回收箱裡空蕩蕩,連一個披薩的空紙盒也沒有,不知道是毀屍滅跡了,還是嘴砲王大白沒有執行他的pizza everyday挑戰?

下班途中,大白迫不及待打手機給我:

「有沒有發現家裡有什麼不一樣?」「有啊,你洗了衣服清了地板倒了垃圾。」「還有呢?」「幫我開了加濕器。」「還有呢還有呢?」「換了兩台全新的空調!」(←現在抬頭才發現)「還有~」「還有什麼?」「妳開燈了嗎?」「......啊!」 

原來,之前我常抱怨大白堅持「這樣才夠亮」的白色日光燈太冷調太不溫馨,這回大白趁我離家,將客廳照明換成我喜歡的暖色系黃燈泡了。

除此之外,大白還把之前開刀住院的保險理賠申請書寄出(價值約二三十萬円)、上回多標到的PSP魔物獵人限定機上網賣掉(賺了五千円)、到家電賣場比較哪一台冰箱最實用(正在服役的這台太小太舊)。這幾件瑣事我催過大白幾百遍,他嫌麻煩拖著不肯處理,沒想到老婆回娘家一趟全部解決。寂寞力量大!

晚餐時間,大白親手做了好吃的豬排丼爲我接風。夫妻倆在餐桌上聊起近況,我心虛地報告在台北花了台幣一萬三千多元買了新相機Ricoh GRD3,因為水貨只和日本網拍最便宜的價格差七百元,早買早享受;大白說沒問題啊,接著也喜孜孜地獻寶,說他撿便宜用四折價買了套棉質家居服給自己。

「很可愛耶,多少錢?」「打完折後兩萬円。」(!我剛剛是在心虛什麼?)

原價五萬円的高貴家居服上有個幼稚到爆炸的圖案,是什麼圖案不能說,因為大白說他可能會穿這件下樓買便當或去7-ELEVEn,描述得太清楚,只怕公主的粉絲會攔路請他簽名。

今日的最後一驚,是大白說他這個禮拜五請了一整天假,因為 Sushi is back!

(之之說:沒看過比姊夫還任性的部囧了,到底是什麼差勁的公司啊?)

就這樣,花兒恢復生機重綻笑顏,愛到卡慘死的女僕又要開始加班了......

(全劇終)(趁還沒有中毒太深,快把上面學到的英文都忘了吧)

【酪梨壽司碎碎念】

到底是誰不能在日本存活?

YouTube有靈性,聽完主題曲,跳出來的相關影片也很點題,就用這首當片尾曲吧:

巫啟賢唱的國語版也不賴,不過國語歌詞太滄桑太看破紅塵了,還是粵語版的「孤孤單單的我有點凍~」比較符合傲嬌公主空虛寂寞覺得冷的心境。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