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手指4.jpg


不論是電影《告白》裡的木村佳乃,還是新參者冬季SP《紅手指》中的西田尚美,日本戲劇中寵溺兒子的慈母角色,總讓我頭皮發麻倒抽好幾口寒氣。

我常邊看邊想,大白的爛脾氣低EQ,是不是就是給他娘寵出來的?但這種事總不好意思跟婆婆求證。

在噗浪和臉書上提到這件事,有網友問,大白家是不是重男輕女,或大白是被寵壞的獨子?並不是,大白只有一個大他一歲的哥哥。而且據大白自己表示,他家的家庭教育還滿嚴格的。(這點我很懷疑) 

會懷疑大白的說法,是因為每次回公婆家,大白都像條蟲一樣賴在和室地板上打電動看漫畫,餐前餐後完全不幫忙準備收拾,吃飯時也繼續邊打電動邊看漫畫。如果我提醒他「幫忙擦一下桌子吧」,他只會不耐煩地白我一眼。 

在公婆家用餐時,大白從不等婆婆坐定再開動,用餐過程中總是不斷用單詞使喚他媽,「茶」、「飯」、「牛奶」、「蛋糕」,不說請也不言謝,婆婆忙到連坐下來吃飯的時間都沒有,還樂在其中,一點也不生氣。

如果桌上有一盤大白喜歡吃的菜,例如玉子燒、炸雞塊、叉燒肉,大白會在大白媽還沒上桌前,就把四分之三盤都嗑光,完全不管其他家人想不想吃;偶爾我在大白快把整盤解決前,將盤子移到長桌另一頭,讓公婆比較好挾,大白還會生氣:「我媽本來就是做給我吃的!」公婆都只能撿大白公主的剩菜吃。

有一次,婆婆上菜時順手移動桌上的餐盤,大白正好想挾某道菜,不滿老木礙事擋路,立刻大吼:「妳沒看到我正要挾嗎!」大白媽立刻委屈又溫柔的向兒子賠罪:「對不起。」我當場看傻了眼。吼,如果我有懶趴,整懶趴都是火了吧。

這樣的親子互動,應該是從小養成的?因為大白在家不太敢這樣對我,對他媽卻活像使喚傭人。若我私下規勸,他會說「妳不懂,我是給媽媽寵愛我的機會,這樣她很開心」。

我可以理解「給媽媽寵愛我的機會」這邏輯,因為我逢年過節回家時也會跟媽媽撒嬌耍賴,但起碼該用溫柔的態度請媽媽幫忙,被寵愛後也好歹笑著說聲謝謝吧。

那些基本生活技能和餐桌禮儀,離家獨居多年的大白明明都有,只是在母親面前就失能了。我家浴室、地板、洗碗槽,愛乾淨的大白每個週末都會擦洗,垃圾也都是他在倒,我在家也規定他吃完晚餐,碗盤要自己放進水槽。

據我觀察,大白爹並不是那種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丈夫,都會主動幫忙擺碗筷、端菜、擦桌子之類的,也應該可以排除「爸爸是大男人,兒子有樣學樣」的可能性。

於是每次回去過日本新年,心情都很複雜,公婆對我很好,但大白對婆婆的不體貼不尊重,讓我如坐針氈。此時就會很明顯感覺自己是個外人,對別人的家務事沒有插嘴的餘地。私下勸過大白別這樣,他當耳邊風,婆婆也似乎樂在其中,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媳婦也就不好意思說什麼了。(攤手) 

只能默默在心中告訴自己,以後我絕對不能變成這樣的媽媽,養出這樣的孩子;作為兒女,我也提醒自己千萬別將父母的好意視為理所當然。撒嬌和失禮,是兩回事啊。

【酪梨壽司碎碎唸】

1. 大白哥不跟我們一起吃年菜(原因不明),只會在正月一日或二日下午帶老婆小孩來拜年,所以無法深入觀察他和公婆的互動。但大白哥據說(看起來也是)性格十分溫順,對婆婆的態度也挺有禮貌。結論是婆婆其實重女(大白公主)輕男 (大白哥)吧?

補充:大白曾說過,大白媽在兩兄弟小時候,經常被老師請去學校,不是大白哥被同學欺負,就是大白欺負同學

2. 截圖出自日劇《新參者》的新春特別企劃《紅手指》(赤い指)。這部戲中母子互動的部分,我每看五到十分鐘就要按暫停喘口氣,否則會氣到腦中風。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