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疵品】

壽司:我有沒有跟你說,大白外套拉鍊的事?

之之:沒有。

壽司:他前兩個禮拜買了一件外套很得意。前幾天天氣冷了,迫不及待把新衣拿出來穿。
  :第一次穿,就驚覺拉鍊布條上的繡字起毛抽絲了,而且是出門走了一段路後才發現。
  :他大大大大抓狂。

之之:那怎麼辦呢?

壽司:妳覺得怎麼辦?

之之:剪掉不就好了?

壽司:對不對?

之之:就剪掉嘛。感覺沒什麼。  

壽司:他當下很氣很氣,氣到失去前進的動力, 說他要回家了。 

之之:......

壽司:我安慰他,隨便去路邊一家店借個剪刀, 我馬上幫你剪掉就好啦。
  :他很堅持不要,失魂落魄像個稻草人。

之之:他真的是個情緒障礙的病患。

壽司:他唉聲嘆氣自己怎麼這麼倒楣買到瑕疵品,站在原地不肯走。
  :我很冷靜的說好啊,你想回家我們就回家。(←取消觀眾
  :他想了一下,很不情願地繼續走。
  :我們當時正打算去賣這件外套的店附近逛街,我就說,那就請店員幫你剪掉好了。
  :或是跟他抗議或換貨,反正是第一次穿嘛。
  :路上我小心翼翼地問他,你試穿時不是在鏡子前考慮了半小時嘛,怎麼沒發現?
  :他說,店員拿了一件新的給他,不是試穿時那件。
  :但是那個很仔細的店員,包裝前還有把那件從塑膠袋裡拿出來檢查過。
  :試試拉鍊拉起來是不是夠順,看看縫線有沒有瑕疵之類的,怎麼可能沒注意到呢....
  :結果我們到了那家店,赫然發現......貨架上每一件同款外套的拉鍊都長這樣!!

壽司:原來那是設計!

之之:瞎瞇

壽司:對,我都傻眼了。
  :當初沒發現的原因,我瞬間也找到了。
  :就是貨架上有一件,只有一件喔,是拉鍊沒抽絲的。
  :也就是說,這一件才是例外,極可能它他才是瑕疵品。

之之: ......  有問店員嗎?

壽司:沒有,但那個外套有三四種顏色, 現場備貨很多。
  :每一款每一件我都檢查了,抽絲也抽得一模模一樣樣。
  :結果咧,我就跟大白說,沒關係,那我們回去自己剪掉吧。妳猜大白怎麼說?

之之:他堅持不要了吧。

壽司:他整個破涕為笑!
  :「這是設計,不是瑕疵This is DESIGN, not DEFECT!)
  :然後就無比滿足的,堅持保留這個激似瑕疵品的設計,快快樂樂地回家了。

之之:設計師賣狗屎給他大概也會吃吧。

壽司:而且我中間有跟他說,你要不要問問看店員,那件唯一沒抽絲的可否換給你。
  :「我不要!那是瑕疵品!No! THAT is DEFECT!)
  :總之他對瑕疵品這個概念非常堅持。

之之:他自己就是個瑕疵品吧。

壽司:他不只是瑕疵而已。

之之:前幾天看韓劇,壞心的上司就這樣跟員工說: 「你是個瑕疵品。」

壽司:嫁給他是我人生的瑕疵。

之之:我看很難說。

壽司:不是有一句勵志的話嘛,老天爺給你檸檬,你就做檸檬水。 我靠消費瘋老公做檸檬水。

之之:我沒聽過耶。

壽司:If God gives you lemons, make lemonade.
  :(比較常見的版本是When life gives you lemons, make lemonade.)

之之:不然祂本來是想給什麼,蘋果嗎?

壽司:我不知道,老天爺很任性,只差大白一點點吧。

圖說:圖一是大白的外套拉鍊,圖二是該品牌網站上抓來的外套拉鍊局部照片,證明拉鏈抽絲果然是設計啊

【油額頭事件簿】

2010/11/05(五)21:46 第一天(LIVE版在這裡

SOS!我做了一件罪該萬死的事,不敢跟某人說。

剛剛一起去買菜,在電梯裡忘了因為什麼事,我跟大白撒嬌,用臉(其實是額頭)磨蹭他的肩膀.....

走出電梯一看,大白新買的皮衣左肩偏後方,竟然被我素顏的油臉磨出一個油印!( 大抖,我還沒敢跟他說... )

回家後偷偷用吸油面紙吸過,油漬完全沒消失,也沒有吸到任何油。大白經常穿這件皮衣,我不可能瞞著他拿去送洗。就算打死不承認羊是我殺的,他發現皮衣髒了,不管是誰弄的,都會大抓狂。

好忐忑啊我的媽,聯考都沒這麼緊張。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一回家我就裝乖幫他把衣服拿去掛起來了,完全不給他機會發現。打算等到明天看看會不會自然消失。反正今晚應該不會被抓包。( 但為什麼我還是這麼剉? )

2010/11/06(六)21:42 第二天

大白今早果然穿著心愛的皮衣出門,油印在自然日光下很明顯,但疑似有比昨晚淡一咪咪。重點是因為污漬在背後,他照鏡子時沒發現。

我藉口手邊有稿子要寫,沒跟他一起出門,以免在一路上看著那塊油印,無法忍受良心的折磨,突然精神崩潰和盤托出跪地求饒。連一個可以瞬間剪掉的拉鍊布條抽絲都可以讓這傢伙在天堂和地獄之間坐雲霄飛車,更別說是不知道有沒有救的皮衣油漬了。

2010/11/07(日)09:30 第三天

剛剛大白在翻衣櫃時驚呼一聲「欸?!」差點把我嚇到腦中風。手刀衝往案發現場才發現他只是找不到慢跑穿的運動外套,不是針對皮衣.....

好消息是,今天早上我檢查過皮衣,那個油漬印痕變得比昨天更淡一點了耶,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期待以致產生幻覺。小羊加油!

圖說:照片是第二天晚上照的,皮衣是極軟的小羊皮,顏色偏淺,實物上的油印很明顯。照片有點反光還有色差,看不太清楚,對話框右下方較深色的一小塊就是油印。

2010/11/20 (六)15:50 第十六天

最新報導請看新文:油額頭事件之守得雲開見月明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