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昨晚睡前邊上網邊吃洋芋片邊看《咖啡王子一號店》(他這一年來瘋狂迷上韓劇),突然臉色一沉陷入無邊憂鬱,眼神渙散的說不想活了。

我問他為什麼(猜得出來就通靈了吧),他說他七月開刀後,持續關注一個病友討論區。

這樣不是很好嗎?病友們交流訊息、互相扶持,不必獨自和病魔奮戰,感覺好溫馨。

理論上是如此沒錯。不幸的是,討論區裡有一個衰小的網友,在小心翼翼照顧手術傷口兩個月後,以為已經完全康復, 不料某日傷口莫名其妙惡化,又要重新開刀。我家的疑病+恐病患者讀完那則分享,迫不及待對號入座,堅持自己命運如此坎坷,一定會發生相同的狀況(即使一千個人裡面只有一個人這麼衰),說他的傷口雖然大致上癒合得差不多,搞不好裡面已經爛光光。之前已經開了兩次刀,如果又要重新再來一次,他‧就‧自‧殺

明明上一秒還有說有笑,下一秒就愁雲慘霧,可以偷偷請人把這個該死的討論區駭掉嗎?

我忍住笑,溫言婉語好聲好氣安慰,不然這個禮拜回診求心安如何?他眉頭緊鎖,好像沒聽到我的建議,關燈上床翻身睡去,躺在床上還不停喃喃自語「我好想死.....我好想死.....」

今天在MSN跟之之討論到這件事,感嘆道:如果大白真要再開一次刀,那我還是回娘家避風頭吧。

之之的結論是:「回來就要幫他收屍了,不回家就是雙屍。」(按中肯)

中華電信成天推銷「色情守門員」服務(不用謝謝,有色情領航員再通知我),我覺得我家比較需要「絕路守門員」,嚴格過濾所有可能讓白黛玉傷春悲秋的網站和電視節目。又,誰來幫我把「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翻成日文?我要請法師寫成符貼在大白筆電的邊框上。

【酪梨壽司碎碎唸】

前情提要:恐怖的家庭醫學LIVE SHOW版,看來這篇有潛力發展出無數個番外篇。上篇文章寫大白「整個八月乖順貼心的像隻小貓」果然太早,八月還剩幾天才過完。

朋友打電話向我諮商感情問題,說她男友平常對她很好,偶爾卻情緒化和幼稚到令人髮指的程度(言語暴力,而非肢體暴力),她擔心後半輩子都得活在這顆不定時炸彈的陰影下,又實在捨不得分手。眼看卵子不等人,再不結婚就生不出小孩了(朋友非常想要孩子,又不願當未婚媽媽),該怎麼辦?

我苦笑回答:妳的心情我完全懂,但不確定妳是問對人,還是問錯人了耶。

後續報導New!

◎8月27日:今早大白起床,沒頭沒腦問我:「如果我死了,妳是不是會很傷心?」我答:「那還用說?為什麼問這個?」大白:「我昨天晚上夢到我死了,妳在旁邊哭得好傷心.....啊,對,就是現在這張臉。」(指著我的苦臉)

原想大白是不是偷看了這篇日記,但不對啊,昨晚部囧有應酬,半夜才回家,洗完澡就睡了,早上起床也還沒碰電腦。莫非是我生靈出竅託夢來著?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