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耕作榮升社長時,啤酒廠商Suntory特別製作的祝賀圖。佐藤同學在我心中就是這樣的形象

上週末的MBA同學會後,夫妻倆深受某位神采飛揚的成功人士激勵,決定早起晨跑,週一早上設定了六點的鬧鐘。結果:鬧鐘總共響了三次,大白都按掉轉身繼續睡。這就是成功人士和墮落人士在起點的差異吧。

我口中的「成功人士」,是MBA同學佐藤,英文流利,在知名大型外商投資銀行工作,有個婚前曾是芭蕾舞者的溫柔美女老婆,和一雙讀明星小學/幼稚園的可愛兒女;身高一八Ο,年近四十仍瀟灑英挺,不見鮪魚肚。身為投資銀行主管,佐藤幾乎每晚都要應酬,凌晨兩點回家睡覺,六點起床晨跑,週末清晨打高爾夫,帶小孩出門游泳或爬山露營,平日晚上還抽空和二十幾歲的年輕美眉約會調情。

已婚男人留戀花叢間絶不可取,但我光是聽佐藤一天只睡四小時還有精力泡年輕女孩+晨跑就肅然起敬。要我在和帥哥約會和睡眠之間二選一,我心無限嚮往帥哥,身體卻會義無反顧撲向床鋪。(當然兩者能夠結合最理想....)

佐藤的新興趣是高爾夫,最近早起除了晨跑,還會去練習場練推杆,問在場同學有沒有人想加入,大白立刻氣呼呼又楚楚可憐的回絶:「才不要!之前跟山本學長一起去練習場,山本教我打球時好嚴格,害我對高爾夫產生陰影。」

佐藤最近在郊區買了房子(大白說是知名高級住宅區),我問他為什麼選那一區,佐藤換上好爸爸的笑容,說那裡學區好,也方便讓小孩多接觸大自然。說完力邀我和大白和他們全家一起開車去富士山附近露營。蛤,露營?別開玩笑,公主怎麼可能接受沒有空調和乾淨馬桶的荒郊野外呢?

週五的MBA同學會,第一攤約海產店吃晚餐,七點到十一點,下班後直接趕來的大白睡眼惺忪;十一點後續第二攤,大白已經直接睡死在酒吧沙發上(太睏,不是喝醉),完全無視其他人努力娛樂從首爾來東京出差的韓國同學。當睡眼惺忪頭髮蓬亂的大白,坐在精神抖擻西裝筆挺的佐藤身旁,看在眼裡,人妻感覺真的很複雜。 一方面為了大白愛我(應該吧)而開心/安心,一方面又感嘆「哇賽,瀟灑度也差太多了吧!」

畢業四年後過著爆肝人生的佐藤,氣色看起來比在學校時更好,應該是我認識的中年男子中看起來最快樂的一個。聚會中,我問他打算繼續在投資銀行界發展嗎?是否考慮轉換跑道?他微笑道:「再過幾年吧,目前我還很享受這份工作啊。」看的出句句真心。對照其他在險惡投銀叢林裡闖蕩的MBA同學,在亞洲金融風暴後多半死的死傷的傷,要不就是為了錢/前途忍耐超長工時和超大壓力。佐藤是我認識極少數樂在工作的人,在變態的投銀界中仍遊刃有餘,步步高升,活生生是島耕作的人生翻版。

米蟲主婦我六年前剛進MBA時,也曾幻想成為職場女強人,當時的偶像就是同班同學佐藤。佐藤功課好,能力強,最難得的是 個性也好。一般成功人士難免陰險狡詐,踩著別人頭頂往上爬,但佐藤開朗幽默,除了異性緣好,同性朋友緣也極佳。佐藤是最受歡迎的派對嗨咖,有他在絕不冷場,在學校就常擔任社團會長或活動主辦人,是喝酒聊八卦的好搭檔,但仔細回想,好像從沒聽他說過誰的壞話,口業都嘛是我在造。

當晚我好奇詢問在場幾位男同學,日本人在跟女生聯誼或約會時,是不是都是男生付錢?低調老實的米倉同學看起來不像是愛參加聯誼的人,笑笑沒說話;佐藤同學點頭,說他一定買單──這是真的,以前在紐約時常跟佐藤出去喝酒跳舞,佐藤從沒讓在場女生酒杯空過,也堅持不讓我付一毛錢;大白則回答不一定,看情況,有時會各付各的。

我繼續追問大白,有些女生會在結帳前會故意去上廁所,這樣你就非買單不可了吧?大白說:「怎麼可能!她不這麼做,我還可能幫忙買單,愈想賴賬,我愈要逮到她!」大白義憤填膺的補充,一定會等該女從廁所出來再告訴她要付多少錢,不在乎得罪人,反正這種愛佔便宜的女生他也不會想約第二次。(突然覺得這怪咖我行我素行走江湖多年還交得到女友也真神奇)

當佐藤的朋友、同學、同事、情人、小孩很幸福,當他的老婆卻很辛苦。

多年前讀島耕作系列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島耕作女人緣好的出奇,總是在床上化解事業危機,當時嫌劇情誇張,認識佐藤以後,發現是我少見多怪,世界上真有這種實力和運氣兼具,職場情場上都能叱吒風雲的企業菁英。

佐藤家裡有個漂亮老婆,玩心仍重,讀MBA時他由公司贊助,攜家帶眷來紐約唸書,從不錯過任何派對,約會也沒斷過。有回看他在夜店舞池裡和來紐約玩的前公司女同事跳三貼兼熱吻,之後像個沒事人一樣步出舞池,到吧台找我喝酒,我問:「喂,你剛剛在幹什麼?這樣經常玩到凌晨才回家,老婆沒意見嗎?」他露出「被妳抓到了」的靦腆迷人笑容,聳聳肩說:「她習慣了吧,我有回家就不錯了。」佐藤的花邊情史老婆都知情,也曾一度鬧離婚,最後看開了,將重心放在教養小孩身上,眼不見為淨。

畢業多年後,佐藤愛玩的個性還是沒變。同學會中他和我們分享最近的新歡,是西麻布一個二十來歲的酒店小姐。「你結了婚還跟小妹妹談戀愛,都不怕玩出問題來嗎?」「不會啊,我不會讓外面的女人影響家庭。」「你都老實跟對方說自己已婚?」「沒錯,至少在上床以前。」「對方要是纏上你呢?」「那是不可能的,我會斷的乾乾淨淨。」

酒過三巡,佐藤坦承他不是個好老公。上次結婚紀念日,他完全忘的一乾二淨,喝的爛醉凌晨到家,發現老婆竟然還醒著等門。他問老婆有什麼事嗎?老婆哀怨的回答:「至少也該有一張卡片吧?(意指手寫的賀卡)」醉醺醺的他會錯意,從皮夾裡掏出美國運通卡,說:「這張妳拿去用吧!

想到這裡,就得暫停偶像崇拜,幫大白說句好話。當天晚餐除了生魚片,幾乎每一道都是有刺帶皮的魚,大白不顧在場男士的眼光,主動挾了一大堆挑完刺、去了皮的魚肉放在我碗裡。同學開他玩笑:「你對老婆這麼好喔?」大白理直氣壯回答:「因為她不會挑魚刺。」

凌晨一點結束第二攤,一行人乘著酒意,晃到六本木鬧區十字路口,佐藤還興致高昂的問:「第三攤你們想去哪裡?」

我牽起不會打高爾夫、但會幫我挑魚刺的那隻手,和成功人士相擁道別:「對不起,下一攤我不能跟,要帶我家的sleepy boy回家睡覺啦。」

【酪梨壽司碎碎念】

成功人士體力過人、個性開朗、樂在工作、出手大方。只可惜成功人士背後,往往不只一個女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