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中有日本人聖誕夜愛吃炸雞的鐵証

大白吵著(統計這傢伙在本格中最常出現的動詞,排名第一的大概就是「吵」,第二名則是「哭」)今年聖誕夜一定要買肯德基炸雞和聖誕蛋糕慶祝,說他小時候都這麼過的。

日本人愛吃聖誕蛋糕我能理解,但肯德基是怎麼回事?

上網隨口嘀咕幾句,立刻發現是我這個外籍新娘少見多怪。網友報我知,在聖誕夜吃炸雞和聖誕蛋糕,是日本尋常百姓家的習俗,就像台灣人中秋節要烤肉、情人節要去薇閣一樣。君不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おくりびと)中的日本禮儀師,聖誕夜就窩在事務所裡啃炸雞?雖然沒有明言品牌,但依外觀研判是KFC的機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七。(最好是看得出來)

日本人聖誕夜吃炸雞,據說源自1974年日本肯德基的廣告行銷手法,成功將「聖誕大餐」和「肯德基」畫上等號;也有一種說法是在日本火雞取得不易,改用炸雞取代(個人認為不合邏輯,沒有烤火雞就吃烤雞啊,炸雞也扯太遠);還有人說是聖誕老公公和肯德基爺爺都有白鬍子,看起來慈祥親切,足以撫慰日本人在寒夜渴望(祖)父愛的小小心靈。

以價格考量,吃肯德基的確是比到高級餐廳享用聖誕大餐(隨便都是一兩萬元日幣起跳)實惠得多,而且逢年過節嘛,就是要拋開所有健康意識,敞開胸懷擁抱垃圾食物,一口炸雞一口鮮奶油蛋糕一口可樂,才有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老子就是要在一夜之間把心血管塞爆的氣魄。(事不宜遲,親愛的台灣捧油們,現在就開始籌備鹹酥雞珍珠奶茶聖誕趴跨海跟日本人拼了吧)

深明入境隨俗大義的我,至今仍寧死不屈,是因為日本的肯德基爆炸難吃。在我家日本人脅迫下,這兩年來我以臥薪嘗膽的精神吃過三次KFC外帶全家餐(都不是聖誕節吃的),賣相不佳也就算了,炸雞皮還又濕又油又軟,輕輕一捏就皮肉分家破爛不堪,這算哪門子的炸雞?這雞連幫肯德基爺爺提皮包拿柺杖的資格都沒有,速速投胎去吧!(說這種重話好怕被日本肯德基告或遭外交單位來函抗議,日本駐台代表最近辭職應該不是我平常愛亂講話害的吧)

 

日本KFC的聖誕大餐網頁,炸雞和鮮奶油蛋糕的組合既經典又微妙。這裡有電視廣告版

不幸的是日本人的味蕾顯然跟台灣人差很多,大白堅持日本肯德基是人間美味,一看到廣告就像巴伐洛夫的狗,口水流個沒完。往年聖誕夜我們都有工作或旅遊計畫纏身,沒空慶祝,今年大白老早就撂下狠話非吃不可,恐怕在劫難逃。

我曾多次想帶大白來台灣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美味的肯德基,但說歸說,每回光安排台灣小吃就餐餐相連到天邊,享用鹹酥雞滷味珍珠奶茶烤鴨小籠包都來不及,哪還捨得把寶貴的腸胃空間浪費在這種連鎖速食店身上,也因此我的「台灣肯德基無敵論」始終還停留在嘴砲階段。

日本的聖誕夜肯德基可是要事先預約的,不預約的話當天就算去排隊到死還有可能買不到。吃米其林餐廳要預約我可以接受,吃個垃圾速食也要預約就天理不容。所以我的最後一線生機,就是在接下來三週內裝死,祈禱工作繁忙的大白會忘記預訂肯德基這回事,到時候就可以眨著無辜雙眼歪著頭說「唉啊怎麼會忘了呢,好可惜喔」,改推薦他吃在日台灣網友大推的Ministop超商無骨辣味炸雞

 

不二家招牌的草莓鮮奶油聖誕蛋糕,神似生日蛋糕,插根數字蠟燭就可以許願了

聖誕夜炸雞還是聖誕大餐的諸多選項之一,可有可無,人妻真正使命必達的任務,是日本人聖誕夜的must have「聖誕蛋糕」(クリスマスケーキ)。

萬惡的聖誕蛋糕,起源是1922年日本知名甜點店「不二家」推出一款草莓鮮奶油蛋糕,以聖誕蛋糕之名大力促銷,大受歡迎,之後日本人就開始流行聖誕節一定要有聖誕蛋糕。在80~90年代,已屆適婚年齡而無結婚對象的日本女人常被戲稱為「聖誕蛋糕」,過了二十五就沒人要,現在大家愈來愈晚婚,應該比較少人敢拿這句開玩笑。至於平安夜和家人團聚、耶誕節早上在耶誕樹下拆禮物、耶穌誕生的典故之類,就像在台灣一樣,根本沒人在乎。

早在十一月,各大西點蛋糕店、便利商店、百貨公司的聖誕蛋糕宣傳訂購單就已滿天飛,有些甚至十月就開始,例如甜點激戰區新宿伊勢丹百貨聖誕蛋糕線上預約,就是十月十日開放。甜點控大白每光顧一家甜點店,就會帶回一張聖誕蛋糕宣傳單,像蒐集鼻煙壺的老人家一樣,每天晚上拿出來評比賞玩一番,看得科科笑。

 

大白最近常拿出來賞玩的聖誕蛋糕訂購單,這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最前方那張是青木定治AOKI的。

眼看已經十二月初,龜毛人還沒決定要訂哪款蛋糕,我其實有點著急。肯德基還有替代方案,蛋糕萬一錯過預定時間,臨時買不到他心儀的種類,或是買來的口味公主殿下不賞光,到時候苦的還是我這個宮女。

寫到這裡我愈來愈焦慮,決定草率收尾,把握時間上網做功課找蛋糕。有沒有東京的網友願意推薦一下哪家知名甜點店的聖誕蛋糕,加速我家的決策過程?(六本木或銀座尤佳)

最後提供上圖中幾個東京甜點名店的聖誕蛋糕型錄(以及大白最想買的款式)給甜食控們鑑賞,一個比一個貴是怎樣啊:

Le Chocolat De H:巧克力焦糖香蕉蛋糕捲「Bûche de Noël」(ビュッシュ・ドゥ・ノエル)4,100円
Toshi Yoroizuka
:和栗蒙布朗 「Noël Mont Blanc」(ノエル・モンブラン)4,200円
Sadaharu AOKI
:巧克力醋栗蛋糕「Noël de Paris」(ノエル・ドゥ・パリ)5,670円
Jean-Paul Hévin
:巧克力慕斯榛果蛋糕「Bûche Legere」(ビュッシュ レジェール)5,775円
PIERRE HERMÉ
:巧克力醋栗蛋糕「Bûche Chuao」(ビュッシュ・チュアオ)6,300円

【同場加映】New!

剛才看到日本女星松隆子爲山崎製パン拍的2009年聖誕蛋糕廣告,松隆子邊看蛋糕型錄邊傻笑的表情,與大白如出一轍。這裡還有20082007年的版本,松隆子好像都不會變老,真是太神奇了。

【酪梨壽司碎碎唸】

2003年我寫過一篇〈耶穌與三太子〉,嘲諷台灣人一窩蜂的聖誕慶祝儀式。現世報來得還真快,我這油麻菜籽命竟然漂洋過海嫁來全世界最一窩蜂兼愛排隊的國家,還敗給商人的陰謀,三太子和媽祖娘娘,請原諒我的軟弱......

另外還是要消毒一下啦,食物口味每個國家/每個人本來就差很多,以上發言純粹代表個人口味。我也知道全世界的肯德基只有台灣流行酥脆的辣味炸雞,其他國家的主流都是濕軟的原味雞。所以或許不是日本人的肯德基難吃,而是台灣人口味特殊,日本肯德基爺爺的粉絲賣計較啊。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