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富裕王國的王子,想找一位門當戶對的公主結婚,卻遍尋不著理想伴侶。某個風雨交加的夜裡,一位自稱是公主的女孩來敲城堡的門,皇后留女孩住下,為了測試她的身分,偷偷在床墊下擺上一顆小豌豆,又在豌豆上鋪了二十張床墊和二十張羽絨被。

隔天早晨,皇后問女孩昨夜睡得是否安穩,女孩抱怨:「嗯!很不好!我幾乎整夜沒閤眼,天曉得床裡到底包了什麼,我只覺得躺在一個硬硬的東西上頭,現在全身都是瘀青。真是太糟了!」

皇后於是立刻安排了一場盛大的婚禮──只有真正的公主擁有如此細緻的皮膚,能感受到四十層的床單下有一顆小豌豆。

(原著/豌豆公主,作者/安徒生,故事節錄自維基百科

這個恐怖小故事教我們兩個寶貴的大道理:

一、童話之所以美好,是因為它們永遠只寫到婚禮那一刻──也就是悲劇發生以前──就結束。

二、如果不是擁有超級大城堡和無數下人可使喚的有錢王子,千萬別想不開把來路不明的異國公主娶回家(就算你媽再愛她),除非你打算每晚幫她搬開幾十層床墊檢查有沒有豆子。

-------------------------------壽司姊姊的小故事大道理分隔線------------------------------

在日本租房子,房客要負責填寫一張「入居時奌檢連絡表」,也就是房屋現況確認書。顧名思義,這張表是請房客在入住當下仔細檢查租屋有哪些缺陷故障,通知房東一併檢修,另一方面也可自保,證明房屋原本就有哪些小問題,以免前人砍樹後人曬太陽,未來退租時被當成冤大頭,平白被扣押金(在日本叫「敷金」)。

如果奧林匹克舉辦奌檢連絡表填寫大賽,我家的豌豆公主絶對有資格以國手身分代表日本參賽。上週大白國手行程很滿,先遣助理我勘查場地,我到新家晃了一圈,東摸摸西摸摸,花了半小時確認每組水龍頭都能出水,每盞電燈都會亮,窗戶和櫥櫃門開關順暢,冷暖氣運作正常,天花板牆壁全無滲漏痕跡,在確認表格上打完勾,信心滿滿的向下班回家的大白報告:「一切OK!」

大白用悲憫的眼神望了我一眼,無可奈何的搖搖頭,當下又帶我跑了新家一趟。

兩小時後,大白帶回一張密密麻麻的奌檢連絡表,上面極細原子筆條列了二三十條,兩面A4都寫滿蠅頭小字還附具體而微的精美手繪圖,其中包括「洗面台上方的日光燈要等三秒才會亮」、「大門口玄關牆壁有兩條褐色小擦痕」、「廚房水槽下方櫥櫃裡有三小塊一平方公分左右的藍色污漬」、「馬桶坐墊掀起後會自動緩緩落下,無法固定」、「空調遙控器疑似快沒電了,請更換電池」......

我邊看邊點頭,佩服A型人心思果然細膩,總能發現粗枝大葉O型人看不到的問題。

欸,等等,最後這條是什麼?「客廳空調開關機時有咔啦咔啦嚴重雜音,請盡速修復」

「我今天測試空調好幾遍,沒有聽到什麼雜音啊?」我滿腹疑惑。

「有啊!妳聾啦?明明就很大聲!」大白隨手拿起遙控器現場示範:「妳聽......有沒有,最後那個咔啦咔啦聲?」

我屏息傾聽,耳邊好像還真的飄來傳說中的「咔啦咔啦」,但那空谷跫音不是歸人只是過客,比拎祖媽的青春小鳥還稍縱即逝,只有在剛開機的兩秒和關機的三秒內才有緣相會。為了證明所言不虛,大白拿起遙控器重複開關空調十幾遍,直到我擔心原本沒問題的也會被他玩出問題來,舉白旗投降:「好啦好啦,有雜音,我沒意見,你就這麼寫吧!」

說完以後人妻心裡科科笑,寫就寫,反正又不是我負責修,就不信哪個時間太多的房東會隨有幻聽的公主病房客起舞咧。我敢打賭,房東太太一定會這麼回答:「唉啊,空調老了難免會有點小雜音,反正只有幾秒鐘,過久就習慣了,您就多擔待點吧,喔齁齁齁~」(學日劇裡的太太仰頭掩嘴笑)

誰會料到那個需要「多擔待」的人最後竟然是我(不是一直都是嗎,我到底在意外什麼)。週一趁搬運行李時順便將奌檢連絡表交至管理室,管理員北北不到五分鐘立刻上來按門鈴,一一檢查大白列出的所有問題,還真用電子錶計算日光燈管幾秒才亮,又將空調開開關關數次,嘴裡唸唸有詞,一臉恍然大悟貌。過了一會兒房東太太也來了,也玩了空調遙控器幾分鐘,和管理員北北低聲討論,兩人一起嚴肅點頭,帶著「拯救世界的任務就包在我們身上吧」的表情離去。現在是在演國王的新衣part 2「公主的雜音」嗎?全世界都聽得到,只有我沒感覺?

過了一小時,管理員北北塞了張紙條給我,上面是他認真翻和英字典寫出的:「Tomorrow Electrical Appliance Store PM 1:00 Come. Air Conditioner. Mr. XX  be at home? Yes/ No」(翻譯:明天下午一點水電工會來檢修空調,大白桑屆時在家嗎?在/不在←選項是給我圈選用的)

大白週間要上班,監工的屋主代表理所當然是我。週二下午我準時在新家恭候,來敲門的除了著全套深藍色制服的大金冷氣檢修員,還有管理員北北和房東太太,當場宣告「水電工VS.團地妻」夢碎。

就這樣,公主一聲「我睡不好」,全國上下出動緝拿罪該萬死的豌豆。四位豌豆國子民在一台空調前罰站整整三小時(因為新家還沒有椅子),公主本人還趁午休時回來巡察一小時。怕無聊的我帶了本小說去看,但根本沒能看幾頁,中間被打斷十幾次,房東太太和管理員北北頻頻請我開機關機、測試暖氣強度,用謙卑語氣詢問「現在這樣可以嗎」,讓我彷彿置身按摩中心。

我滿口嗯嗯啊啊,不好意思承認其實本人從頭到尾都沒有覺得哪裡不可以,那雜音如此虛無飄渺,只有八字夠輕的貴族體質才能感應得到,吾少也賤,早就習慣冷氣就是要跟坦克車一樣轟隆隆才熱鬧帶勁,完全靜音的空調我還怕出門會忘了關浪費電咧。

時光飛逝,一轉眼就四點,管理員下班時間到了,空調檢修員也顯然另有要務。正當我鬆口氣,準備說聲大家辛苦了,稍息後不敬禮解散,檢修員竟滿懷歉意的宣布,今天暫時無法解決雜音問題,會帶其他裝備再來挑戰,請靜待通知,我們下次見。

為什麼!為什麼還有下次啊!難道《廣辭苑》或《大辭林》裡沒有收錄「敷衍塞責」、「虛與委蛇」、「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聽久了就習慣」這幾個好用詞條嗎?(確實沒有)

在那個moment,我突然自暴自棄的懷念起台灣那種雙手一攤說「沒辦法耶,不然你想怎樣」的笑呵呵賴皮鬼房東。大和民族的認真負責令人感佩,細心龜毛我也不介意,但個人造業個人擔,豪情萬丈的江湖兒女如我到底誤犯了什麼天條才被打入撿豌豆地獄永不超生?

當天晚上我小心翼翼回家上奏公主:「修了三小時還沒修好,乾脆算了吧?其實我一點也不在乎那點開關機時才有的小雜音。」

公主立刻哭喪著臉說:「可是我很在乎!」(請跟我唸一遍「豌豆公主」最後一句:只有真正的公主擁有如此細緻的皮膚,能感受到四十層的床單下有一顆小豌豆。)

「如果下次還是修不好怎麼辦?」

「那就慢慢修到好為止。」

「那我不管了。你那麼在乎,自己去監工好了。」

妳不想去沒關係,我找我媽去!」(畢取!是誰准你出無敵媽媽牌的)

賤婢膽子小,還真怕公主會急摳太后出巡,所以今天還是認命去撿了第二次豌豆,又花了三小時。不幸中的大幸是這回新沙發和餐桌椅已送到,監工時至少不用罰站,空調也真的修好了。撿完豆子那刻人生整個變彩色,差點沒放鞭炮,應該算是外籍新娘生涯一大里程碑。

最後要跟大家報告一樁離奇懸案,我想破頭還是無法參透其中奧妙,在噗浪上討論半天也沒有一個滿意的結果,再想不出來就要到眭澔平神秘世界部落格留言求援了:

下午去新家監工時,買了脆皮泡芙和熱茶/咖啡放在桌上請房東太太、管理員北北和水電工吃,三人一開始都推辭,最後我把點心包成一人一份塞進他們手中,管理員和水電工連聲道謝後收下,只剩房東太太帶著笑容婉拒到底,我也不再堅持。

將一行人送走後兩分鐘,門鈴響起,赫然是管理員北北,笑著問我可不可以幫房東太太拿她的那份點心。我愣了一下答當然好啊,想說北北真貼心,應該是要幫我拿去給臉皮薄的房東太太吧?結果把點心拿出來後,發現房東太太根本就站在管理員北北旁邊!她伸手接過泡芙,帶著滿臉笑意和歉意跟我說謝謝。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當時應該堅持至少五次以上嗎?(我問了大概三四次)

如果房東太太不好意思拿,派管理員出面我可以理解,或是管理員揣測房東太太不好意思拿,幫她代領我也懂,但是兩人一起回來?或許日本人有什麼我不熟悉的送禮文化,但在外籍新娘的小小心靈中,回頭按門鈴來要點心,明明比當面收下尷尬個一百萬倍啊......

這朵烏雲唯一的銀邊是他們門鈴按得早,再晚一分鐘,剩下那顆泡芙就會在我嘴裡,那才真是糗到爆炸了。

【酪梨壽司碎碎唸】

關於我和新家管理員北北跨越語言和國籍的忘年之交,我在這噗這噗這噗這噗中有討論過,他真是一個超可愛熱情又認真的歐吉桑,可以預測未來戲份應該會很吃重。(這個陰盛陽衰的部落格終於有第二男主角了喔耶←更正,網友提醒我大白公主是第一女主角,所以北北應該是第一男主角才對。)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