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點,大白就因翻箱倒櫃找不到室內毛長褲(比全東京提早兩個月過冬啊你)擺臭臉,害我在惺忪睡眼中忙的人仰馬翻。這廂還沒平定 倭寇 溫室花朵之亂,那廂就傳來一陣清脆的滴答聲,以為哪個笨蛋沒把水龍頭關緊,結果......

幹!天花板上的內嵌燈座竟然在滴水!

經過一夜風雨,樓上空屋該不會忘了關窗,變成東方威尼斯了吧?

腦中突然跳出屋漏偏逢連夜雨和貧賤夫妻百事哀兩句應景成語,還沒來得及牛衣對泣(請叫我國文小魔女),就快手抄出漏水良伴大臉盆安置在滴答聲的中心,再用舊毛巾築成水壩,提醒自己今天要請大白聯絡房東檢查漏水原因,還有,最近在找的新租處,一定要記得趁雨天去看過,確定在颱風天也不漏水才行。

依稀記得有一陣子台灣的室內設計師好像很愛強調「打造生活感」,然後交出IKEA型錄上那種偌大潔白書架上斜倚著三四本原文書(連書背都剛好同色系)的假掰小豪宅作品,顯然設計師與我對「生活」的定義大相逕庭。

生活感還需要特別花錢打造嗎?What happened to the 印滿加油站和地下錢莊廣告的面紙盒、馬桶邊的精神食糧壹週刊、浴室裡掛內衣褲用的塑膠曬衣夾、油漆像雪花般片片飄落的壁癌.....以及擁有由淺入深多層次黃漬圈、睡不著時可以用來凝視觀想的禪味天花板?(設計師說:這位太太妳指的是沒品味貧賤家庭的生活感吧)

漏水對身經百戰的寶島兒女而言,不是什麼值得說嘴的新鮮(鳥)事,我在台灣住過的厝,不分公寓洋房都會鄉村,全都是一下雨就要準備四五個臉盆預測「落點」、臉盆內還要放抹布靜音的爛屋。儘管已經請師傅做過整套防水清壁癌療程,過不了幾年同樣的狀況又捲土重來,俗話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大概就是呼籲大家對漏水要認命啊要認命。

認命歸認命,漏水屋在我的小小心靈中還是留下陰影。大概就是為什麼當年日本恐怖片流行時,唯獨《鬼水怪談》(2002年日文原片名《仄暗い水の底から》,2005年曾改編成英文電影《Dark Water》)讓我回家惡夢連連。故事是說剛離婚的單親媽媽黑木瞳帶著讀幼稚園的女兒,在漫長的雨季搬進一棟陰濕的舊公寓,兩人才剛安頓下來,就發現天花板開始滴水、水龍頭流出頭髮,隨著天花板上的黃漬逐漸擴大,主婦也隱約發現這棟房子不太對勁.....

接下來一連串恐怖靈異事件不重要(沒記錯的話,有一幕是她家樓上的空公寓裡大水流得像瀑布一樣,簡直是漏水屋住民的終極夢魘),因為光是看到這裡我就已經感同身受到抖個沒完。啊,那潮到生菇的陰濕鬱滯、滿室滴答卻只能坐以待斃的無助,樣樣都是讓人毛骨悚然的熟悉,很想拍黑木瞳的肩說「沒關係我懂妳」。經濟拮据的單親家庭住進漏水凶宅,如果有奧斯卡有最佳生活感獎,非《鬼水怪談》莫屬啊!

說到凶宅,最近台灣相關的新聞不少,例如「永邦抖住凶宅血淚史 2親人橫死舅發瘋」、「牛肉麵煮不香、關門大吉 全因在凶宅旁開店?」,讓怪奇新聞愛好者本人看得吮指回味樂無窮。孤狗搜尋「凶宅」,竟然給我找到一個「台灣凶宅網」論壇,英文名Unlucky House,logo是個很喜感的骷髏頭和眼睛會發光的綠色小幽靈(?),論壇中討論分享全台各地的凶宅資訊,在我看來超有生活感的,要是也有個台灣(或日本)漏水屋網(英文名我想好了就叫Dark Water)該有多好。嗯不過轉念一想,漏水這麼稀鬆平常的衰事好像自己在家發愁就夠了,不必特別上網野人獻曝。(那我現在在幹嘛?)

如果硬要在超級漏水屋和鬧鬼凶宅中二選一,大家應該都會寧可忍受漏水而不是鬼壓床吧?幸好我不用面對這樣的兩難抉擇,我已經跟(任性)鬼同居兩年,現在又發現房子漏水,接下來只要想辦法找到黑木瞳促膝談心就好了。

【酪梨壽司碎碎唸】

寫這篇文章時看到一對平常老愛在水塔上曬太陽兼打砲的鴿子,在風雨中狼狽的懸在我家窗外(爪子抓的是玻璃耶,莫非是鴿子界的spidercouple,蜘蛛俠侶來著),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至少我家的問題(目前為止)用臉盆就能解決,不用整個人浸在水裡,頓時心裡好過多了。

圖為日版《鬼水怪談》劇照。雖然我沒看過好萊塢版,但總覺得這種講究意境的恐怖片還是日本人拍的比較對味。

【廣告:PEKOE食品雜貨舖,由本站廣告連結下單購物,我可獲得回饋金,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