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歲那年的夏天,我穿涼鞋短褲出門,走了一段後發現腳上隱約有濕濕熱熱的微妙感覺,想說不會吧都這麼大了還尿失禁真是羞羞臉,低頭一看赫然發現右腳大拇指血肉糢糊,原來方才開門時整片大拇趾指甲被大門下緣給掀了,這才慢慢覺得好像有點刺痛,很鎮定的回家向媽媽求援。印象中那片指甲整整花了半年才長回來。

後來看電影,善良的配角在槍林彈雨中成功搶救主角脫險後,在車上才驚覺自己腹部有個彈孔失血過多(而且通常還是眼尖的主角發現的),瞬間變得好虛弱,交代幾句遺言就帶著微笑壯烈辭世,朋友走出戲院後直呼太扯肚子上有個流血的大洞怎麼可能不痛,只有我眼眶中噙著淚想輕拍編劇的肩膀說沒關係我懂你,畢竟這種沒神經又慢半拍的悲壯情節極有可能發生在我身上啊。(所以我也一直很潔身自愛沒有加入幫派之類的)

還有還有,我從小就常常看著電線杆暗自提醒自己「要小心!」,幾秒後就砰的一聲狠狠撞上去。高中護理課時,在大醫院當過護士的老師曾說,她在急診室遇過一個病人,騎機車撞上電線杆,爬起來後好像沒事就回家休息,隔天突然嘔吐昏迷被緊急送醫,不久就死翹翹了。開刀後醫師發現他雖然沒有外傷,但腦子撞得活像攪拌過後的巧克力布丁,害我有好一陣子看到電線杆和巧克力布丁就直犯噁心。(老師大概是為了嚇唬年幼無知的我們不要無照駕駛和吃太多垃圾食物)

二十五歲取得汽車駕照後,我很佛心的從不上路,深怕快快樂樂的出門,背了好幾條人命回家(那當初到底為什麼鬼迷心竅要花錢去考咧)。駕訓班教練感嘆我是他看過最沒有距離感的學生,車都只敢開在路中間,完全無法同時注意前方路況/儀表板/後照鏡,鬼遮眼到不能判斷前後左右的車子到底距離多遠,永遠不知何時該踩煞車,就算知道了也比別人慢踩好幾拍。

一晃眼數十年就這樣咻的一聲飛過,這些症頭絲毫也沒有改善的跡象,反而愈來愈嚴重了。

也不知道是我家太小,還是本人眼腦不協調,或者兩者都有?婚後我幾乎每天都會傻呼呼的將茶几、床脚、書桌、櫥櫃輪流撞個一輪,洗澡時常發現自己額頭、膝蓋、手腳上都是瘀青和割傷,哪天想從婚姻中脫身而老公不肯放人應該可以直接去開驗傷單告他家暴來著。(結果弄巧成拙,被醫生判定有自戕傾向而被抓去精神病院關)

於是我這兩年都不敢隨便亂看《恐怖的家庭醫學》,深怕哪天看完發現自己其實是得了脊髓小腦萎縮症之類的絕症,電視看著看著就喪失求生意志實在太划不來了。

類似的事證我可以舉出上百項,但我怕全都寫出來網友會依公共危險罪或偽造文書未遂罪(意圖假造家暴驗傷單)報警將我強制送醫,所以還是先懷舊到這裡就好。這只是一個遍體鱗傷宅婦的無病呻吟,請大家千萬不要真的去報警啊~

【酪梨壽司碎碎唸】

原本只是在噗浪上感嘆自己身上瘀青多沒辦法參加選美比賽,沒想到這種沒有建設性的主題也能囉唆一大篇,廢話多也是中年婦女常見的症頭吧。

大白走路習慣頭低低看他脚下的路,問他幹嘛這樣,他說因為小時候常常因為專心看地上而撿到錢,久而久之就成了習慣。我很擔心他哪天過馬路時會被撞死。

結論是我們夫妻倆能平安活到三十幾歲沒有斷腿少胳臂,真是老天保佑的奇蹟。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