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憋了很久,說出來可能會讓人笑話的困擾,但我還是要說:

我,一個31歲的已婚婦人,還在想老公以外的男人。

我想的不是舊情人、外遇對象、金城武或藤木直人(好啦我說謊其實有想),而是男朋友──嚴格說來,是男性好友。 

不是嫌棄枕邊人想找第二春,不是芳心寂寞想染指郵差先生或水電工,更不是厭倦和手帕交出門喝下午茶聊小孩討論讀書心得,但午夜夢迴之際,我還是好想念與臭味相投的哥兒們把酒言歡狂說垃圾話的黃金歲月啊!

打從有意識以來,我的男性朋友數量就是女性朋友的兩倍有餘。在紐約過燈紅酒綠夜生活時,我從來就不是穿著細肩帶小洋裝高跟鞋掐著香檳酒杯巧笑倩兮的正咩,而是一身舊T恤破牛仔褲,為了陪哥兒們喇賽,明明不抽菸還站在店門口罰站發抖吸二手菸的三八阿花。

有位好友曾一針見血指出,我不是有男人緣,而是根本就有個雄性動物的腦袋,難怪跟男人相處比跟女人更自在。

跟男人搏感情好處多多。大部份男性天生比較沒心眼不計較,跟他們出門無需化妝打扮,一通電話隨約隨到,反正對方永遠比妳更邋遢。男人在他們沒有興/性趣的女人面前坦白的驚人,又比姐妹淘更能保守秘密,所以我當男人婆的全盛時期,幾乎每天都會聽到一兩個精采的冒險故事或爆炸性的告解。

若要說已婚有什麼致命缺點,大概就是愈來愈難交到異性的知心好友。有些網友怪我婚後日記不再辛辣刺激,懷疑是我辭去工作賦閒在家所致,並不,我這人本質上就是個乏味到極點的無聊宅女,婚後日記變平淡真正的原因,是我到日本後和許多賤嘴哥兒們斷了連絡。遷居日本後我的新朋友沒有刻意挑選,但多是未婚OL或已婚人妻。大白並不介意也不干涉我跟異性單獨出遊,可是說來矛盾,我潛意識裡也認為會主動邀約已婚婦女單獨出遊的男人居心叵測,密切交往也難保不開始搞曖昧或擦槍走火,將心比心,我也不願男友或老公死會後還成天跟紅粉知己鬼混。

男人就這樣一個個從我堅守婦道的生命中淡出,曾幾何時,身邊只剩下一個也不知道算不算半個男子漢的大白公主,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這兩段可以這樣亂湊嗎......說到唐詩,那天我在噗浪隨口感嘆「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結果竟然有網友問我「這是什麼詩?」「妳怎麼會這首詩?」害我打擊超大。代溝何時變這麼深了?)

最最最悽涼的場景,莫過於在桃園機場枯等市區巴士時將手機電話簿翻了兩輪,卻找不到一個可以打去喇賽的男性好友。婚前結交的哥兒們,不是結婚生子,就是距離太遠,再也不能隨便一通熱線就約出來喝酒。有些友情濃烈依舊,但顧忌對方女友/老婆可能會不開心,大半夜的不好意思讓大嫂誤會;有些人在地球的另一面打拼奮鬥,想談心還要算時差,話筒也就沉重了。

跟姐妹淘聊天不行嗎?當然可以,但我生性豪邁,再加上在日本結識的新朋友九成以上都是知書達禮的好女孩兒,難得回老家一趟,實在很想找些穿短褲拖鞋的真男人在海產攤乾杯飆髒話啊!

跟老公聊天不行嗎?誰不愛枕邊細語,但說夫妻間沒有秘密是騙人的,這世界上多的是只能跟朋友討論,卻不能跟另一半提起的話題,例如我跟大白還是純哥兒們時,他常與我熱情分享「從餐廳直送LOVE HOTEL」的聯誼當夜KO實戰秘笈(可見他當時是真的把我當男人),婚後就就像喝下孟婆湯一樣忘得一乾二淨,打死也不承認好漢曾有當年勇。

要不乾脆跟哥兒們的女友或老婆變成好友,或交幾對夫妻檔或情侶檔朋友吧?假日成雙成對相約出遊,其樂融融。很可惜,這種模式不適用於我家,我和大白都不覺得跟好朋友的另一半變成牽手逛街的手帕交有多快活── 一來大白這個自閉兒童根本沒幾個朋友,二來我還想跟好友繼續說老公的壞話而不心虛,三來在男性好友的另一半面前我通常都很矜持,不好意思勾肩搭背亂講黃色笑話,也不敢當著女友老婆的面問好友最近真正的困擾,以免回去讓他被罰跪算盤,導致每三分鐘就冷場一次,尷尬無比。

正因知音難覓,拋下大白回台灣度假最開心的事,除了回娘家彩衣娛親,就是和瀕臨絕種的老男友們(交情老的男性好友,不是相差二十三歲的那種)見面。

前天跟相識近二十年的老同學阿P相約,阿P是我從國中起認識將近二十年的麻吉(年輕時覺得老人家動不動就把「我們的交情有一甲子」掛在嘴邊很跩,沒想到我的友情也開始以十年為單位了),我們國高中同班六年,大學同校四年,感情好到只能用好自在來形容,他到現在還對我老家的電話號碼倒背如流。

週日阿P騎機車(上次坐機車是民國哪一年?)來載我,兩人在街頭分食客家大湯圓、油雞、粉肝、燙青菜和一碗超大的八寶冰,吃完午餐在星巴克喝咖啡聊是非(其中有30%是討論我家的公主怎麼能這麼機車),對《GQ》雜誌的封面大胸部辣妹(印象中是畫家劉其偉的孫女)品頭論足,阿P還用免費招待券請我看了場電影,喝可樂吃爆米花,頓時好像又回到青春無敵啥米攏無驚的十來歲。

電影散場時,我問阿P現在有沒有女朋友,他說暫時沒有,順口交代最近幾段沒有結果的戀情。阿P說其實他也不排斥相親,只要三個條件符合一項就可列入考慮:一是長得漂亮(俗話說得好,漂亮是一時的,但醜是一輩子的)、二是家裡有錢(可以少奮鬥二十年)、三是個性好(但當然還是不能太醜)。

宅男的誠實心聲:「我這個人奴性很重,正妹就算個性很差脾氣壞,我也會忍耐!」

我大笑虧他:「欸,那怎麼到現在還沒搞頭啊!」

阿P對不起,我是個心口不一的壞朋友,其實當下我偷偷許了一個超級自私的願望,求老天爺不要讓你太快有搞頭,這樣下次見面我才不會不好意思打電話逼你騎車載我出去玩,或是被迫和個性不好的正妹吃頓頻頻冷場的三人晚餐。

我知道你一定會原諒我,畢竟你奴性這麼重,又是我手機通訊錄裡最後幾個打起來完全不心虛的號碼之一了。

【酪梨壽司碎碎唸】

本人該不會是唯一一個有雙重標準兼小心眼的已婚婦女吧?就算是也拜託編幾個案例出來告訴我不是。除了努力維繫老友感情,我最近正考慮要不要在東京認真開發幾個新的「男朋友」,就算是gay也應該會比清一色女生來得有趣許多。

大白說他婚前也是異性朋友比同性多,但婚後全部斷了連絡,我不大相信,但也沒去深究。各位男性讀者,你們還偷偷和婚前的紅粉知己保持密切聯絡,還是婚後手機裡的女性號碼就自動刪到只剩太座大人一個?會和異性朋友單獨吃飯出遊,還是需要老婆在場監護?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