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大白在公司廁所昏倒,就醫後愁眉苦臉的回家宣佈,他得了梅尼爾氏症

梅尼爾氏症?恕我孤陋寡聞,聽都沒聽過,但這名字很嚇人。根據小老百姓的刻板印象,用老外姓氏命名的病症通常都非同小可,阿玆海默症、帕金森氏症、妥瑞氏症、威爾森氏症......,個個如毒蛇猛獸,整得病人和家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於是慌忙上網孤狗找資料,什麼是梅尼爾氏症?

根據彰化秀傳醫院耳鼻喉部部長鍾從得的解釋,「梅尼爾氏症是一種內耳病變所導致的平衡功能失調,因而引發眩暈,由於病情發作時,頓時感到天旋地轉,聽力障礙,甚至惡心、嘔吐,耳朵很不舒服,甚至有疼痛感,影響生活品質至鉅,好發於30至50歲成年人。以目前所知,成因仍不明,可能是壓力過大、自體免疫出問題,或上呼吸道感染,造成病毒或細菌入侵內耳道,引發內淋巴水腫,造成陣發性眩暈、耳鳴及時好時壞的感覺神經聽力喪失。」(引用自《聯合報》〈梅尼爾氏症 天旋地轉〉

高醫的耳鼻喉科主治醫師張漢明說:「病人常會抱怨怕聽到吵雜的聲音,在市場或車站等喧嘩公共場所會很不舒服。」(引用自高醫醫訊月刊

欸,難怪最近在大白耳邊講話大聲一點他就抓狂,打PS3還要戴耳塞。除此之外,他有嚴重耳鳴,不時會眩暈,經大醫院檢查後還發現他的左耳聽力受損,已經聽不到低頻聲音。

我認真研究了幾個醫療網頁,壞消息是,這種病可能跟一輩子,最嚴重的狀況下會失聰,好消息是,不是什麼罕見疾病,多半可用藥物控制,死不了人。耳鼻喉科醫生就開了一個禮拜份的藥給他,叮囑他請假休息幾天,若症狀持續,每週回診觀察。

「醫生說我是因為工作壓力太大才會得病,要多休息、放輕鬆,家人也盡量不要給病人壓力。」

小白兔病奄奄,我見猶憐。老公都這麼說了,當妻子的當然要疼惜呵護,表現難得貼心的一面。我柔情似水的允諾:「你放心,我絶對不會給你壓力的。」

禍從口出,莫此為甚。

大白發病才不過幾天,我家的權力結構徹底翻轉,本人從每天翹腳看電視的廢柴人妻,變身為24小時貼身奴婢,用心準備三餐,包辦大小家事,供脾氣很大的老爺呼來喚去。他連一杯開水都不肯自己倒,暖氣28度C開到爽(我吹暖氣會頭痛),睡衣毛襪也撒嬌要我幫忙穿。慢性病人的家屬要多擔待,這道理我懂,但原本天真的以為梅尼爾氏症病患應該有氣無力,安靜乖巧,我只要在旁邊幫忙端茶煮飯蓋棉被偶爾聽他靠夭兩聲就好,無奈代誌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跟大白一起逛超市,當我正在選購醫生建議的低鹽健康料理食材,他猛然從旁邊殺出,喜孜孜將滿手洋芋片和巧克力丟進購物籃裡。

「書上說梅尼爾氏症要盡量避免高鹽飲食耶,洋芋片鹽分超高的,還有巧克力聽說也不能多吃。我們改買這個好不好?」我循循善誘,指著旁邊貨架上相對沒有那麼垃圾的零食。

大白立刻哭臉扁嘴:「不能隨心所欲吃零食,我肚子會餓,一飢餓我就有壓力。」

「好好好,通通買給你。」苦情主婦只好咬牙提了一籃垃圾食物去結帳。

前幾天部落格文章遭電視台盜用,一肚子鳥氣,大白下班回家,我迫不及待向他吐苦水:「我跟你說,我的文章又被媒體盜用了,第四家了耶,你說扯不扯?」

「Stop!以後請報喜不報憂,聽到壞消息我會憂鬱,一憂鬱我就有壓力。」

「好好好,我閉嘴。」幸好還有部落格和噗浪,不能跟另一半說的,上網靠夭囉。

週末午後,當我正沉迷於新買的東野圭吾全集,聽到大白在床上鬼叫:「快過來陪我睡午覺!」

「可是睡午覺我會頭痛,晚上還睡不著,我坐在旁邊看書陪你好不好?」

沒有人陪我睡,我很寂寞,一寂寞我就有壓力......」皇上化身大毛蟲在床上蠕動。

「好好好,這就來。」賤妾嘆口氣,闔上書,鑽進被窩侍寢。

昨晚熄燈入睡前,又有人發號施令:「嘿,妳鼻子靠過來讓我舔一下!」

「免談,噁心死了。」

舔不到妳的鼻子,我很挫折,一挫折我就有壓力.....」

士可殺,不可辱。夠了沒?到底是誰准你用「一XX我就有壓力」照樣造句的!

裝了幾天甜姊兒,我終於火山爆發:「喂,你每天照三餐耍任性,我壓力就不大嗎?」

大白很認真的凝視我的雙眼,拍拍我的肩:

妳是健康的人,要有適度的壓力才會更堅強,我是病人,不能有一丁點壓力,人生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懂嗎?

那一刻,我驚覺國立大醫院也會誤診,日本也有庸醫。

這傢伙得的才不是什麼梅尼爾氏症,明明是公主病!

【延伸閱讀】

恐怖的家庭醫學真人版
歐多桑的武士道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9) 人氣()